×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来过,走了

发表日期:2011-12-18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00D(Rebel XTi) 点击数: 投票数:



    就像是眷念一场不愿醒来的梦,我依然听歌入眠,依然抬头望天,天真地以为保持着这样一份情绪就可以继续我的旅行梦。
    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不舍了,很多次以来,旅行归来的感受时常是空白,原以为是自己老得没有了感受力,现在想想,或许是每种旅行的方式与心情,都会让人有着不一样的体验:与熟悉的朋友一起旅行,更多时候只是一种纯粹空间交换的吃喝玩乐;与沿途邂逅的朋友结伴,会带来许多意想之外的惊喜与感动;而一个人的旅行,可以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与放空。其实,无论是怎样一种方式,也不管当初启程时的初衷为何,我都深爱着那种在路上的感觉---尽管知道目的地在哪儿,心却茫茫然。
    旅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更多的只是“让心自然地休息”,或许又如多多所说的那样--离开我们熟悉的参考点,关于成功、关于幸福、关于欲望,离开这一切,与孑然一身的自己对话,问问她:如果没有任何人来要求你应该要怎么样,你自己会最想要怎么样?对,通俗地说,就是寻找真实的自己。不知道为什么,怎么有那么多人需要寻找真实的自己,难道我们每天的生活都是虚假的吗?如果是虚假的,那真实的生活又该是什么样的呢?记得沿途忍受一路尘土与风寒打着摩的进出山寨时,又或与一群瞪着好奇双眼的男人共同挤在狭小的车厢内,听着喇叭里俗气的网络歌曲,在盘山公路上颠簸时,我都感慨那样的生活是否足够真实,因为它离我熟悉的城市生活很遥远,但我又不得不承认,后者才是我真正的生活。城市就是如此的强大,它在逼迫你出逃的同时却仍让你惦记着它的好,而山里的生活再悠然自得,时间久了我也怕会成为另一个城。
    旅行,或许就是一种生活和另一种生活的相遇,于我而言,只要在相互的碰撞中留下些什么就足已了。其实,生活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真实的,只不过某些时候心中的欲望太多,与心灵的对话太少,于是就迷失了,于是就遍体鳞伤了。成长的道路总是艰辛,但还是要满怀希望,对吗?

    时间:11月27日到12月15日
    线路:上海-兰州-敦煌-嘉峪关-张掖-吐鲁番-乌鲁木齐-贵阳-凯里-西江-岜沙-小黄-肇兴-三江-桂林-上海

   
    篇一:丝路行
    近20天的行程跨越很大,从西北到西南,从大漠戈壁走到了苗侗村寨,从结伴而行变成了孤身上路。其实这样的冬季,原本也只打算沿丝绸之路潦草地走走看看,临行前甚至不打算研究攻略,但还是坚持熬夜看了关于敦煌的纪录片,并不是想要恶补些什么,只是想激发自己足够的兴趣去完成这样一次旅行。
   很幸运,西北行一路都和小Z结伴来完成,当然,这期间也遇到了不少有趣的驴友:鸣沙山碰到的清华,是我遇到的第一个老乡,这家伙来甘肃支教,竟然先在开工前犒劳自己一下;与清华在一起的文分,跟我一样都是上海这座都市的寄居客,后来我们一起包车去雅丹,本还想相约一起游张掖,但由于工作原因她提前结束了旅程;随后在青旅里又遇到一个老乡,经鉴定是帅哥一枚,可惜女友在旁虎视眈眈,听说此二人一路逃票至敦煌,并在客栈的“玉女心经”中无私分享其逃票心得;在乌市青旅遇到的金婷,是个非常酷的九零后MM,嗜酒如命,临别前的那晚宿醉应该是我此行最大的放纵,从饭店喝到卡拉OK厅,从卡拉OK厅又喝回了旅舍,还拉着老板和老板娘陪喝陪聊至凌晨五点钟,害得我第二天在飞往贵阳的飞机上简直是痛不欲生,连跳机的心都有了。当然,最最最感谢的就是小Z,这个自称有点木纳的小兄弟确实挺憨厚,我自恃有几年旅行经验,经常对他指手划脚,尽管大部分时间他都虚心接受,但偶尔不服的时候也会讽刺我是个生活白痴:五谷杂粮分不清,连自己手机卡使用的是什么套餐都不知道。嘿嘿,这个我接受。
    西北之行仿佛一直都在赶路,每天都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中奔走游离。那天跟小Z交流起我们这十天的感受,我脑海里只浮现出四个字--来过,走了。的确,作为一名匆匆往来的游客,我们不属于这里的任何地方,这片地土上的疾苦与欢乐,我们都是隔着一层距离来感受。所以,更多时候我们只是在体会不同风景给我们带来的视觉转换,除此之外,就是每位司机师傅带给我们的对于这个城市最直接的一种印象,然后籍由这种印象,来评判对这座城市的喜欢或厌恶。都说出租车司机是一座城市的第一张名片,这话真不假。从敦煌的赵师傅,到嘉峪关的**师傅(实在想不起来了,看来人的选择性遗忘功能是天生就有的,因为这位师傅是我此行中最不喜欢的一个),再到张掖的张师傅,再到吐鲁番的盛师傅,还有去天山时载了我们一小程的刘师傅,他们都是我们抵达每个陌生城市后接触到的第一人,尽管我们都是以一种俗气的方式(讨价还价)开始,而且也会在满足各自所需后很快就告别,但每位师傅给我的感受却不尽相同,这也直接影响着我对这个城市的好恶。
  *敦煌
    抵达敦煌时已经快8点了,但由于时差,天却没亮。刚出车站,就被在外拉客的赵师傅劝上了他的车,并顺利地被他忽悠住进了一家商务宾馆(就住宿条件来说,与价格还是成正比的。原打算住的是青年旅舍),最终还以500元的价格包车两日。赵师傅全家都是吃旅游这口饭的,老婆负责带省外团,就是带着本地人去北京上海等大都市旅游,他则负责在敦煌接待外地游客,所以赵师傅应该算得上是彻彻底底的生意人,因此在他身上体会不到太多所谓的纯朴,但也还算热情周到,风情人土、美食美景等都能介绍到位,最感谢的是,为了能让我们赶上去嘉峪关的火车,他还冒着超速挨罚的风险,一路急驰将我们送到了车站,最后相拥道别时,心中竟也涌现一股暖意,这像极了我对敦煌的感受--那么远,那么近。
    *嘉峪关
    相比而言,嘉峪关的某某师傅就让我心生很多不悦。同样是付钱包车,而这位师傅竟然在第一景点就嫌弃我们用时太多,并在接下来的每个景点都对我们提出“要一快点”的警告。真是气人,包车不就是想让自己玩得尽兴点吗,怎么搞得比旅行团还让人不爽。最讨厌的是,他沿途跟我们讲的最多的话就是抱怨这社会的不公,政府的腐败等,再后来发现我们不悦后,他还算识趣,就干脆不语了。说实话,嘉峪关的景点本来就平淡无奇,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连绵的寸草不生,即便是那茫茫戈壁,仿佛也缺少些苍劲与旷达。所以,对于嘉峪关的印象,我只能说--相当模糊。
    *张掖
    张掖是个让人喜欢的城市,虽然也地处河西走廊,但却是块富庶的土地。来过这里,仿佛才能真正体会诗中所描绘的“不望祁连山顶雪,错将张掖认江南”(此诗句刚刚得知,确实道出我对张掖的好印象)。而在张掖碰到的张师傅也是个憨厚的老实人,以相当公道的价格载我们去看丹霞地貌,虽然沿途他的言语不多,但让人很自在。对张掖的好印象还缘于这里的人们,无论是公交车上问站点,还是夜市摊边问路况,无一不得到热情的回应,再加上在飞机上偶遇并随后同坐一趟车的燕妮MM就是张掖人,所有的这一切都拼凑而成了我对张掖的好印象--包容、热忱。
    *吐鲁番
    吐鲁番是我们进入新疆的第一站,吐鲁番大饭店也是我此行住过的唯一一处还带早饭的住所,果然是“大”饭店,价格也很公道,好像90左右,而盛师傅就是大堂打扫卫生的阿姨给我们推荐的包车师傅。盛师傅应该是我们遇到这么多师傅中唯一一个兼职的师傅,他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周末时就利用自己的私家车赚点外块,因为本身从事与教育有关的工作,所以盛师傅会讲一些简单的维语,这对于在维族人口占绝大多数的吐鲁番来说还是相当有帮助的,最起码在我们游玩景点以及下馆吃饭时,能达到沟通零障碍。盛师傅最值得称道的地方,就是带我们品尝了地道的维族美食:手抓肉、手抓饭、烤羊肉串、拉条子,每一样都很美味,如果说这沿途我对美食有记忆的话,那这一份记忆一定属于吐鲁番的。坦白讲,我觉得300元的包车费有点高,但盛师傅也算是不卑不亢、客客气气,服务颇令人满意。就如同我对吐鲁番的印象--初次邂逅便留下了念想,如果有机会,我还愿意再来。
    *乌鲁木齐
    乌鲁木齐是我丝路之行的最后一站,原本打算要把南疆北疆都游个遍,但在这样的季节想要完成似乎很有难度。首先,同行一路的小Z就要结束他的旅程了;其次,在新疆这种地方一个人包车如同在烧钱。所以,临时改道黔东南,原因很简单,那边好像不下雪。在乌市近三天的行程还是很让人难忘的,还记得和小Z讨论这一路哪天玩得最开心的时候,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鸣沙山和天池,可能体验沙漠与雪山这两种极致的自然风光更容易让人感到欣喜和满足吧。去天池的交通比较麻烦,当我们转了多趟车抵达阜康时,却被告知没有去往天池的班车,所以我们还得包车往返,按人头收费,两人共80元,想想就气啊,当初不跟团一日游的部分原因当然也包括省钱,没想到费劲周章后该吐的血还是得吐,正在与刘师傅就旅游中的不公现象进行奋力争辩时,刘师傅中肯地甩下一句话:你们出来旅游肯定就是要挨宰的嘛。唉,得了,这话听着没理儿,但还真就这个理儿,不挨宰的游客不是好游客,对吗?无论如何,与天池的美景相比,这些小小的插曲都无足轻重,我们玩得很开心,就如同我对乌市的矛盾情感--有着令人生畏的一面,却也有让人无法抵挡的魅力。

    篇二:黔东南
    黔东南是实实在在一个人完成的旅行,也是我最爱的一段,甚至有好多个瞬间,我希望自己能这样一直走下去,不再回头,不用停歇,直至生命的终结。
    喜欢那种深深的孤独感,让心更加自由。我不再急着赶路,不再忙着拍照,不再四处觅食,甚至可以不用再说话了。一路走走停停,疲倦时就在田边坐坐,开心时就对着大山吼吼,想发呆时就听听歌,想思考时就歇歇脚。没有了我熟悉的一切,才体会到什么是放空,那种感觉说上不来,谈不上幸福,但心很轻。一个人的时候,你也会更加融入那片土地,像当地人一样打着摩的在山路上颠簸,踩着石板路飞奔急弛,住着嘎吱作响的木屋,在鼓楼下家长里短,尽管只是短暂且粗浅的体验,但也算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黔东南这一路走来,给我感受最深的不是那里的苗舞侗歌,而是生活的艰辛,尤其是妇女,在我眼里,她们好像每天都在不停的劳作:小黄村口几十个妇人热火朝天地铺路、盖房子;肇兴侗寨里从早到晚不绝于耳的侗布敲打声;还有随处可见的佝偻身躯的老妇人,她们的腰弯得很低很低,向你兜售东西时需要很努力地抬起头。其中,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天在寨外碰到的一位中年妇女,直愣愣盯人看的眼神让我感觉她一定很纯朴。由于她们家的房子在寨外,所以无法像村里其它人一样依靠旅游为生,而种田只能维持基本生活,却没有任何额外的收入。妇人很自豪地说她家女儿学习成绩非常优秀,三个县6000多名学生的统考中,她女儿能考前5名,但她也很忧虑自己付不起女儿的学费和生活费,心疼寄宿在校的女儿经常只能吃白米饭拌辣椒。她说她曾经去广州打过工,一个月只能赚900元,现在听说可以给到1500元,所以决定开春后就南下,而他的老公因为觉得打工不自由,将不会与她一同前往。说实话,我当时很想记下她的地址,但她说连名字都不记得怎么写了。临行的前一天,我又去了她家的小木屋外转了一圈,但脚步始终没有踏进,我怕自己唐突的想法会惊扰了别人的正常生活。
    唉,怎么说呢,或许每个地方都有属于自己的生存方式,我觉得自己也无需用一个用怜悯的眼光来看待这里的生活现状。我相信,那天下午的倾诉或许已经给她带来了一些勇气和力量,而我也在这样的倾听中学会了感恩。
    如果说这些妇人的生活触动了我的内心的话,那我觉得关于那边孩子的事我也想说说。其实关于孩子跟游客要钱要糖的现象在其它地方也见过,只不过好像没有这么普遍。这一路几个寨子走下来,发现不怎么会讲普通话的小小孩竟然都能口齿清晰地向你吐出三个字“给我钱”。记得第一次在西江遭遇这种情况时,我还义愤填膺地对人家进行说服教育,到后来我自己都麻木了,直到那天去堂安徒步时遇到了三位拾木柴的姐弟们,她们羞涩的表情和互助的举动,是我这一路看来关于孩子的最美好的画面,当征得同意为她们拍照留念时,大姐姐竟然还跟我说谢谢,真的很感动,那也是我唯一一次心甘情愿拿出我的糖跟他们分享。唉,其实关于这个现象我没有什么想说的,孩子的想法或许永比我们所想的要简单得多,糖很甜,他们很喜欢吃,仅此而已,而我们这些旅客时常就是为了拍两张可以向别人炫耀的照片,然后不断地利用这些东西去诱惑他们,所以,不要怪山里的孩子不纯朴了,很多时候这些都是我们带进去的。
    其实关于黔东南,我还有很多美好的记忆。因为事先没有做过太多攻略,所以感觉每天都走得很惊心动魄。
    *贵阳
    贵阳应该是让我最意外的一个地方,我竟然在黔灵山公园碰到了上海的熟人,哇噻,当时都有买彩票的冲动了。确实,也很感谢这样一次巧遇,至少为当时的我驱赶了不少阴霾。原因是这样的:原以为在火车站就可以乘到去凯里的大巴车,后在火车站问了一圈人,对于去哪里买去凯里的票说法不一,有人说去金阳车站,又有人说现在都改到东站去了,但东站离市区很远。正在纠结之时,被一妇人拦住说她可以卖票给我,下午一点发车,并劝说可以把行李寄存在她那,然后自己找个地方打发时间便可。现在想想觉得自己脑子是有点短路,竟然就把行李往那一丢,然后付了80元车票钱,什么也没问就这么走了。后来在公交车上心里就一直打鼓,这不会是专门拐卖妇女的犯罪集团,不会把我拉到山里卖了吧,某网友关于贵阳的告诫突然全部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顿时一身冷汗,拉住公交车的一位老伯问起贵阳的治安情况以及我这车票的可靠度,老伯是个好人,给我介绍了很多贵阳的好去处,但对于车票的真假,他也 无从知晓,只说“贵喽”(贵州话怎么听上去那么像四川话)。哈,事实证明:我遇上了黄牛,多花了我20元钱,浪费了我3个小时,但如果不是我遇上这黄牛,我想我也不会在贵阳街头遇到熟人,真的太巧了,黔东南之行的惊险新奇似乎从那一刻开始了。
    *凯里
    凯里应该是让我最满载而归的一个地方,关于那里的工商银行,我很熟,忍了一路的购物欲终于在那里的银饰加工市场泛滥了,结局就是两次取钱买单。后来从西江回凯里时,又去了一次,最后跟那家店里的老板娘都混熟了。老板娘是苗族人,比我还小好几岁,可两个孩子都已经上小学了。她说她羡慕我这样的随性旅行,感慨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有这样的经历,话题很快便转到了她目前生活的不如意:老公不仅好吃懒做,还好赌,但她对于这样的现状似乎也无能为力,就如同她当初用两天时间就把自己嫁给这个男人一样无力,因为这是家里人的安排,她没有选择的权力。唉,要我怎么劝呢,如果这是一种宿命,我希望她能把两个小孩带好,事实上我也只能说这些。
    *西江
    西江千户苗寨应该是让我印象最浅显的地方,一种成功的商业化运作后让人很程式化的平淡感:进寨门票100元,观景台的小车10元(还是5元,我忘了,反正我喜欢用走的,就几步路),上午11点半和下午5点半在中央广场各一场民俗表演,晚上7点到观景台看夜景。很程序化,但也不得不承认人家商业运作的成功。还记得在肇兴与三笑饭店的老板娘聊旅游开发时,她就感慨西江的后来居上。她说肇兴当时是黔东南第一个搞旅游开发的寨子,当时西江还专门派人来学习,可现在看看肇兴,连门票都不收了,更没有资金去投入搞治理或是提升,寨子里的水沟都是又黑又臭,那些表演队也只有像旅行团这种大户愿意花个四到八百的价格去听一次时才一展武艺,而我们这些散客在这种淡季想蹭个旅行团几乎都不太可能,这样的恶性循环让现在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少,听说村里今年还打算去西江学习取经呢,哈。关于在西江的趣闻,还有个不得不说的:在凯里去往西江的车上,来了两个上海人,随后又上来一个浓妆的老女人,道:这么破的车,随后又朝着那两个上海人说:你们上海人很傻的,哪儿都去。晕!那个女的是东北人,果然是劲爆!
    *从江
    从江这个县城可真是小,连公交车都没有,感觉直直的马路从这头开到那头就出县城了。本来从西江回凯里可以直接坐10点钟的的车去从江,后因在西江的最后一分钟碰到了一个正宗老乡,那乡音听起来叫一个亲切呢,于是互留电话号码,并在先行抵达凯里后帮他买了一张11点半去从江的票,这可是此行唯一有人相伴的5个小时。在车上我们聊性甚欢,陈大哥是出来搞旅游考查的,他想兼职带团赚点外块,等业务成熟后就可以当事业来经营了,目前拟针对的客户群有明显的特征,就是那种既想去旅行团到达不了的地方,但又不想像背包客一样奔波辛苦,并且坚决抵制购物或是限时限点的一些高端人士。陈大哥通过做旅社的朋友得知该业务有很大的市场前景,而且利润也很可观,加上自己本身也是旅游爱好者,所以就动起了心思。沿途我们一起研究了好几条线路,并讨论如何利用一些额外的服务吸引顾客,例如全程跟拍,行程自行调整等。五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便甩在了身后,抵达从江后我们便分道扬镳了。
    *岜沙
    岜沙是从江最有名的景点之一,离县城只有7.5公里。早上在车站等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拼车的的人,只能自己打一辆七座的面的前往,还好很近,只需30大洋即可。寨子里的风景很美,只是刚逛没多久就遭遇要糖的小孩,最崩溃的是刚应付完小孩,竟然又来了一位老大爷,手中拿着一把刀(应该是刚割完草)也开口跟我要钱,尽管我没感受到他的一丝恶意,但看着那把刀我也担心这世间存在的一种叫概率的东西,所以赶紧破财消灾,其实也就给一块钱的事,但那种感觉真的很复杂。我真无意去苛责这些跟我们要钱的老人和小孩,说到底,他们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还好在随后的途中又遇到一对骑摩托车游行的情侣,跟他们聊天也算是不错的享受,男人是个摄影师,90年代初期就来过这里,现在带着小女朋友故地重游。真幸福,刚刚我脑海还在重温着张小砚对摩托骑行川藏线的描述,这么快就见到了类似的画面。一顿寒暄过后,我准备出寨了,却找不到面的了。因为要赶下午两点去小黄的车,所以只能打个摩的出去,也就是从这次开始,我貌似喜欢上了打摩的的。。

    *小黄
    去小黄的遭遇是此行最大的悲剧。从岜沙打着摩的赶到县城车站等了近两小时后被告之班车坏了,今天不走了。我K,还有这倒霉事,只能去车站门口打听包车的价格,25公里的路程,小面的竟然要价100大洋,放弃!正无助时竟还有人调戏称免费,气得我拦了一辆摩的以50元价格带我进山,摩托车飞驰而出的瞬间我对着那个臭男人大声骂了一句“SB”,不知道他听懂没有,反正我心里爽了,但车没开出多久我又开始犯嘀咕了,这位我都没来得瞅清楚长啥样的摩托车师傅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吧,不会发生什么截财截色的悲剧吧。还好经过近一小时的颠簸后终于平安抵达,一路的尘土飞扬和寒风肆虐让我都没来得及向师傅道谢,师傅人挺好,说明天如果没人带我出山,他可以再来接我。好人哪,感动一个!不过,我在小黄的悲剧还在延续:这个地方主要以侗哥闻名,像这样的季节根本就没有旅行团来,所以我根本就听不到侗歌。唉,这里可真原始,村民们各忙各活,女人们在盖房子,老人们在晒太阳,孩子们在玩耍,我感觉自己出现在这里就像个异类。很快地便把寨子逛完了,天也快黑了,但我入住的吴师傅家却还是一个人都没有,而且我竟然遭遇村里难得一遇的停水停电,一个人关在小木屋里,没水没电,只有一扇A4纸大的窗,倒是真的可以望见星空,就是冻死我了,饿死我了,而且想离开也没车,惨啦!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在村口等昨晚约好的赵师傅,他说早上有班车可以回从江,等了近一个小时终于等来一辆装满了八九个男人的小面的,就这样,与一群瞪着好奇双眼的男人一起挤坐在狭小的车厢内,晃晃悠悠地出山了。沿途喇叭里不断放着那些俗气的网络歌曲,但听上去还挺悦耳,先前嫌弃从江这个县城足够小,而此时却有一种要去往大都市的期待。嘿嘿!
    *肇兴
    肇兴侗寨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寨子,也是我停留最久的一站,三天行程过后我甚至想推迟离开的时间。尽管没能如愿,但我知道如果有机会我还愿意再回来,最起码青蛙推荐的发现徒步线路(肇兴-宰柳-上地坪-肇兴)我还想尝试一下。真正喜欢上一个人旅行应该是从肇兴开始,每天睡到自然醒,想清闲时就在寨子找个地方晒太阳,想找累时就找条徒步线路走一走。去堂安看梯田应该是三天中最美好的一天,有发给小Z的一条短信为证,全文内容如下:徒步中。风景很美,左边是层层叠叠的梯田,右边是随风轻舞的芦苇,脚下是高高低低的石板路,耳边放着我最爱的音乐,我大声唱着,走着,一个人都没有,仿佛整座大山都属于我,爽!免回。嘿嘿,看来当时心情确实不错,难怪别人用时3个小时走完全程,我却花了5个多小时,回寨时天都快黑了,却又不嫌累地跑到过客居隔壁卖纪念品的小店里跟老板娘侃侃我今天的所见所闻。不知道为什么,与这位老板娘特别投缘,可能她是这里为数不多的汉族人,也可能我是她近两月来最大的客户(她看见我也很开心滴)。当她把店里最贵的一副侗族刺绣作品放在我眼前时,我知道,如果我不把它收了,那肯定就不是我。真的很爱!那天晚上,我心满意足,睡得特别香!关于肇兴趣事,有个插曲还真得记录一下:临走前的那一晚,客栈来三只老外强驴,一路从成都徒步到了肇兴,他们指手划脚地跟我阐述他们一路的艰辛:“no bus,no trains ,just hiking”,其实为的也只是能让秀花少收一点房费,因为他们只有50元的预算(按每张25元床位费算的话,其实他们需要付75元)。老外真的很强,又是要求亲自跟老板沟通,又是拿出沿途收费证明,又是自行在客栈中上串下跳,反正是无所不用其及,秀花最终只能无奈地拿了几个破旧沙发垫帮他们临时架了一张床,三个老外很满足,为了感谢我沟通有功,还请我去他们屋喝啤酒,后为我婉拒。但没想到兴奋的三人直到凌晨两点钟还在聊,难道他们没有看到房间里的那张中英文告示上第五条清楚地写着:木板屋隔音效果差,请勿大场喧哗!要不是看在外宾的份上,真想砸门。
    *桂林
    因为要从桂林返沪,所以最后一天的行程安排在这里。也算是故地重游了,去年去阳朔时曾在此逗留,依稀还记得曾在一家米粉店吃过一份无比美味的米粉和鸭头,凭着超强的记忆力以及超好的脚力,我终于找到它,并要了一碗三两的,嘿嘿,心满意足!23时点50分,飞机准时从两江机场起飞,窗外一片漆黑,很困,却睡不着,就如同每次旅程要结束时那样,心空荡荡的。有人说,回家是最美好的旅行,或许是吧,我祈祷着: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下一刻降落。
   
   20天的旅程仿佛很漫长,又仿佛很短暂,相信这所有的一切都将沉淀成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就像旅行中我最爱的那首歌中唱到的那样: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歌声里……


 



 

关键词:旅行

作者:koala

《来过,走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koala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