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金秋北疆摄影采风十日行之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发表日期:2011-12-19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西北第一村 白哈巴 点击数: 投票数:

 金秋北疆摄影采风十日行之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时间:2011年10月4日下午、10月5日

目的地:白哈巴、喀纳斯湖

拍摄:禾木至白巴哈沿途景观、夕阳下的白巴哈、晨曦中的白巴哈、白巴哈自由创作,喀纳斯湖日落。



喀纳斯河

按照行程安排,4日凌晨在禾木拍摄日出之后,上午的时间仍为自由创作。

上午11点全部人员回到客栈,早饭与午饭二餐并一餐,饭后驱车往白哈巴。

由于汽车的启动电机烧了,汽车无法自启动,等全部行李装车之后,需要我们推车启动。军哥一声吼:“是男人都下去推车……”,话音未落,车上的男人无不争先恐后下车,呵呵,谁不下谁就不是男人了!这句够狠!



喀纳斯神仙湾

从禾木去白哈巴,走的还是进去禾木的那条路。其中有一段与喀纳斯河伴行,不时可见到穿行于山谷中的喀纳斯河。在经过喀纳斯河大桥时,驻车拍摄。先后经过卧龙湾、月亮湾、神仙湾,至喀纳斯景区大门。


喀纳斯月亮湾

从喀纳斯到白哈巴,约有30公里车程。路修得很是平整,只是急转弯较多。由于白哈巴已经是边境所在,凡是进入的人和车,都要办理边境通行证的。手续倒也简单,在边防派出所,出示身份证即可随时办理。

在车子距白巴哈还有一、二公里的时候,车上的色男色女们已经蠢蠢欲动了。司机师傅停车,放下了我们,我们就边拍边进村。而司机径直将车开去了客栈。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当天傍晚的云霞,出奇的美。但阴差阳错,下车的时候,带队的郭老师没有告诉我们,应该在哪儿拍摄白哈巴的日落,也没有交待我们晚上将入住的客栈的名称大号。面对夕阳下的白巴哈,拍摄的兴致高得很,却错过了在最佳位置拍摄白哈巴云霞满天的机会。可惜!可惜!!可惜!!!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幸亏白哈巴不大,暮色中我们一路拍摄一路进村,游客也不多,外来车辆更是少之又少,见到了大巴,也就见到了我们的客栈,一个颇有趣的名字:大脚客栈。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和禾木一样,白哈巴也没有通电,客栈依然是靠自己的柴油机定时发电。不知道是资源紧缺还是没有这样的服务意识,所谓的客房内居然没有一个插座,一个都没有!!幸亏,出发前就得到通知,早在乌鲁木齐的时候,我们就买了多孔插座带在身边。找遍整个外间(几间房子共用的外间),终于看到了惟一的一个插座,于是乎,多个插座首尾相接,分散出若干个位置来。手机直充、手机电池、相机电池、摄像机电池、笔记本等,全部在外间“团聚”,蔚为壮观。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早就听说,能够拍摄白哈巴日出及全貌的观景台机位不多,明天得早起! 在这样的客栈,洗澡是不可能的。冰冷的水洗漱,早早地上床。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白哈巴村,小而精致。贯穿整个村子的,是一条水泥马路。从南到北,也就是一公里左右吧。随意点缀在村中木屋栏栅旁的白桦树、松树,或金黄或翠绿,在晨光和夕阳下,闪烁金光,与木屋、炊烟、挑水的村妇,以及牧羊的孩童一起,营造着家园的温馨,释放着一种生命独有的暖意。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据了解,白哈巴居住的大多为图瓦人。他们久居山林地带,以放牧、狩猎为生,有“林中百姓”“云间部落”之称。生活在白哈巴村的图瓦人,淳朴、善良、豪爽。这里的木屋与在禾木里见到的一样,是用松木垒砌的尖斜顶木屋。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5日,凌晨6.30起床,洗漱后直接出发。由于拍摄平台距客栈不远(村子本来也不大),顺着大道一路北行,尽头便是。

不得不记上一笔的是,客栈主人家的那只可爱的小狗和小猫。我们出门的时候,天还没有放亮。由于一众人等,有人快,有人慢,而军哥我是有名的急性子,左等右等,总也不见后面的人出来。我就自己走在了最前面,一路前行。说实在的,第一次进这个地方,这观景台到底在哪个位置,黑夜里根本没法知道。只听郭老师说,一路往前走。走着走着,我看到有一条小白狗欢快地在我的前面奔跑,跑一会,又回头看看我,似乎在等我。待我走到近前,它再次往前一路小跑,再站定等我。在小狗的向导下,走在最前面的我,居然顺利地到达了观景台,一点冤枉路都没走。之后到达的色友们闻说,无不称奇。后来想想,或许是客栈的小猫小狗,这些天来,总是跟随住客每天凌晨来此守候,慢慢地,居然识得带路做向导了。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东方露白,晨曦初现。隐约间见到白哈吧的东方是一道高高的山梁,山顶已经有了明显的积雪。这样的地形,日出是不可能拍摄到的吧。待到太阳从东面的山梁上露出来,应该已经是日出之后的很久了。那就拍摄朝阳下的白哈巴吧。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8点左右,天才开始放亮。

8.10,东方山梁上露出了云霞。

8.20,村中的马儿、羊儿、牛儿走出了围栏,走进村前村后的草地。

9.10,西北面哈萨克斯坦境内的山梁被日光照亮。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9.15,太阳露出东面的山梁,金色的阳光洒遍整个白哈巴。村中懒洋洋地升起袅袅炊烟。一群群牛、羊、马走出栅栏,漫步进入草地,啃食业已枯黄的牧草, 整个白哈巴村及其附近的山、水、树木、人家变幻无穷,仿佛就是个童话世界,安宁、静谧、祥和。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拍摄完“日出”,10点左右的样子,回到大脚客栈,早餐是“油角”和稀饭。奇怪的是,并没见到羊肉,但几乎所有的餐具上都有股浓浓的羊膻味,食之难以下咽……

早晚后,大队伍由郭老师带队,进入白哈巴村内拍摄。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在上午的拍摄即将结束的时候,军哥、猛哥、猛嫂经过一个木屋,一个中午汉子热情地邀请我们喝奶。由于途中听旺旺姐姐说,这儿的酸奶非常的香,我们三人当然不想放过这个一饱口福的机会。问了价,5元一碗,想想也不贵,于是兴致勃勃地跟随主人进入木屋。进到屋内,男主人对女主人说了句什么(估计是说我们喝酸奶之类吧),之后发生的一切,让我们三个目瞪口呆。那个胖胖的中午妇女,端出了一个铝锅。用一个大大的勺子在里面使劲地搅和。我们看到,锅里是结块的奶酪样的东西,随着她的搅拌,慢慢地融化。看起来,那些颗粒很粗。让人没想到的是,胖女主人居然伸出她那个乌黑的五爪,用手指去捏那些粗大的奶疙瘩,之后,又将手指放在嘴里尝尝……我们狂晕,面面相觑。看到此,我们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在这样的少数民族地区,我们哪敢不喝就走?于是赶紧声明,我们只要一碗,尝尝再说。女主人极不情愿地给我们装了一碗,我们又要了一个空碗,一分为二,我一半,猛哥一半,端在手里,不停地作呕,哪喝得下去!更没想到的是,男主人可能是看出了我们的痛苦样,让女主人给他舀了一碗,呼拉拉,只三下,倒了进去。之后,大声对我们吼了句:“喝完,不能浪费” 我和猛哥,如遭雷劈,三二下痛苦地喝下去,付款,狂奔而出,仿佛从鬼门关逃出来一样。作呕事少,逃命事大!





西北第一哨

 

逃回客栈,收拾东西,装车。

午餐是大脚客栈吃面条。很普通的挂面、打卤。下面条的是个20刚出头的小伙子。剃了个平头,但刻意地在流海处留了长长的一撮,并且染成了黄色,很酷的样子。一桌十人,上来一小盆面条,一人只得一小碗。动作慢的还没捞着,盆已经见底了。众人大呼小叫“要面”(要命),没想到的是,小伙子语出惊人:“还要?做了你们可得吃完,可别浪费了”。

有此二例,军哥在想,这儿的人,可真的会“节约”。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从白哈巴原路折返,个把小时的样子,我们回到贾嶝峪喀纳斯景区大门附近的酒店——喀纳斯小溪园度假村。当车停在酒店门前的时候,大家都有点不敢相信这是我们行将入住的酒店。因为,酒店看起来很高级的样子。连日来“住牛棚”的经历,让大家已经“习惯”了,哪敢有什么奢望?当确认真的是住在这的时候,军哥长叹一声:“终于可以洗澡了!再不洗,人就臭了。”尽管是要自己多加钱,也认了。写个热水澡比什么都重要!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安顿好了之后,集中去喀纳斯湖。原来的计划是拍摄喀纳斯湖日落,而拍摄的最佳机位在“观鱼亭”,由于已近傍晚,上“观鱼亭”拍摄喀纳斯湖全景根本来不及,只好沿湖随机拍摄了。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喀纳斯湖是“神灵后花园中的天堂”。形成于距今20多万年前的第四纪冰川期,面积约45平方公里,湖水最深处达188.4米,是中国最深的高山淡水湖。

喀纳斯是蒙古语,意为“美丽富饶、神秘莫测”或者“峡谷中的湖”,又一说喀纳斯意为“王者之水”。在成吉思汗出征途中,军师曾打此水,因此得名。它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境内北部,距县城150公里,是一个坐落在阿尔泰深山密林中的高山湖泊。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与我国绝大部分的江河属于太平洋水系不同,喀纳斯属于北冰洋水系。环湖四周原始森林密布,阳坡被茂密的草丛覆盖。湖水来自奎屯、友谊峰等山的冰川融水和当地降水,从地表或地下泻入喀纳斯湖。湖面海拔1374米,面积44.78平方公里,湖水最深处达196米左右。是中国唯一的西伯利亚区系动植物保护分布区。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现在这里以喀纳斯湖为中心建立了喀纳斯湖自然景观保护区。总面积达5588平方公里,保护区自上而下分别为冰川恒雪带、山地冻雪带、高山草甸带、山地草原带等,垂直分布。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喀纳斯湖另一奇观是变色,被称之为“变色湖”。春夏时节,湖水会随着季节和天气的变化而变换颜色。从每年的4、5月间开化到11月冰雪封湖,湖水在不同的季节呈现出不同的色彩。5月的湖水,冰雪消融,湖水幽暗,呈青灰色;到了6月,湖水随周山的植物泛绿,呈浅绿或碧蓝色;7月以后为洪水期,上游白湖的白色湖水大量补给,由碧绿色变成微带蓝绿的乳白色;到了8月湖水受降雨的影响,呈现出墨绿色;进入9、10月,湖水的补给明显减少,周围的植物色彩斑斓,一池翡翠色的湖水光彩夺目。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变色湖的成因,是季节变化所引起上游河水所含矿物成分变化的缘故,且与周围群山植物随季节变化的不同色彩倒映在湖中,以及阳光角度变化和不同季节的光合作用对湖水的影响也有一定关系。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由于天突然转阴,云层太厚,连阳光的影子都没了,别说晚霞,太阳早早就“下班”了。喀纳斯湖几无图片,不能不说,这是个遗憾的结果。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当晚,在喀纳斯小溪园度假村酒店用晚餐,不仅有了热腾腾的炒菜,居然每桌还上了二支啤酒,尽管不多,也已经是“奢侈”的了。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洗了澡,也洗去了几天的疲惫,一身轻松。晚上早早入睡(说早,也不早了,快午夜十二点吧)。明天早起,期待拍摄晨雾中的神仙湾。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关键词:西北第一村白巴哈

作者:羊城军哥

《金秋北疆摄影采风十日行之西北第一村--白哈巴》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羊城军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