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再见,城市】04,Day1,今夜,法国没有浪漫

发表日期:2011-12-23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车型:进口菲亚特 1.4 时尚版 景区:法国 荷兰 阿姆斯特丹 点击数: 投票数:




Day1 Oct.6

行程:成都-阿姆斯特丹-巴塞尔-巴特内姆

方式:飞机、出租车 (机票预定 点击进入)

住宿:Parc D'activité, 2, Rue Robert Schuman Bartenheim, 68870 法国 (住宿详情 点击进入)

关键词:囧、踏入欧洲、出租车、不浪漫、沟通不畅

    如果看一下西欧国家夜间的卫星照片,你会发现,这一大片土地闪烁着代表着繁荣的亮光。即使从数十公里飞机上看下来,广告牌、车灯、街灯,以及商店的霓虹灯都变成一个个细小的光点,展示着人类世界的文明与发达。

    在这样的夜色中,KL2039次航班从阿姆斯特丹急速飞向巴塞尔机场,机舱里十分安静,只能听到引擎的轰鸣。

    3 小时前,我们在一片吵杂声中走下成都—阿姆斯特丹的航班,第一次踏上欧罗巴的土地。飞机上大都是川渝两地的乘客,即使飞机上有先进的娱乐设施,可他们早已因为长途飞行的疲惫在机舱过道内散步、摆龙门阵,下了飞机更是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川味吆喝此起彼伏响彻整个入境大厅。加之荷兰海关官员标准“你好”的问候和史基浦机场“成都欢迎您”的中文广告,让人感觉只是参加一个国际研讨会。

    史基浦机场是欧洲主要的中转站之一,各个肤色各种语言的人都能遇到。随着繁忙的人流穿过繁忙的机场,到了要找的登机口,一起下飞机的中国人不见了,喧闹的声音也没有了,大家都在耐心的等待登机。这时我们才真正感觉到,嗯,到欧洲了。

    飞机随着气流不停的波动,我的思绪也从史基浦机场回到了这趟航班上。空乘人员用英、德、法三国语言告诉乘客“飞机正在下降”,外面已经完全漆黑,透过雨水打湿的窗户,朦胧中看到一个个亮灯的城市,不知道它们属于法国还是瑞士。

    22:15,飞机准时降落在巴塞尔机场,由于申根条约取消了欧洲25个国家之间的边境控制,没有海关、没有边检,自由的像乘坐“国内”航班一样。16个小时前我们在中国成都,16个小时追逐太阳的旅程,我们向西跨越6个时区,延长了白天到了地球的另一端。

    巴塞尔机场是法国、瑞士两国共建的机场,尽管瑞士在2004年已经加入了申根条约,机场仍然区分着瑞士出口和法国/德国出口。机场不大,航班也不多,一起下飞机
的人流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可是我们却因找不到行李独自徘徊。国际航班要转机,丢失行李时有发生,难道今天被我们碰上了?耐心的等待、耐心的询问, 终于在Lost and found(失物招领)处找到了行李。

    找到行李已经是11点,机场外下着雨,温度比国内寒冷,大约只有15度左右,出口比空气的温度更加冷清,出租车也稀稀拉拉那么几辆。我们预定的酒店在离机场最近的法国小镇Bartenheim,约9公里路程。

    无论是坐机场大巴还是打出租车,我们只想快点睡觉——我们已经有21个小时没合眼了。穿着体面的出租车司机却总是为打车费用纠缠:“No Swiss Frank,at least 25Europ!'(不收瑞士法郎,至少25欧元)。这让我们十分犯难,在国内时,中国银行为我们兑换了一张面额为500元的欧元,并声称“去欧洲换开花 即可”。事实上这么大面额的钞票在欧洲很难花出去。无奈,我和JoLee又到机场内的ATM机里取了一些小面额的欧元,出来与出租司机讨价还价到20欧, 才坐上一辆崭新的雷诺出租车。

    雷诺司机打开GPS驶上高速公路,道路旁树木的黑影向后蹿去,这是法国,世界上最浪漫的国家的夜晚。可是每50米一跳的计价器,总让我的视线回到车内然后又看着那无边的黑暗。

    酒店坐落在小镇的边缘,土木结构的小楼被苍天大树遮挡着,昏暗的灯光照亮着宽敞的停车场。雨渐渐变小,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泥土味道。雷诺司机把车停到酒店入 口的草丛边,帮我们取下行李,计价器上显示17.36欧。JoLee按之前说好的价钱递给司机20欧元,想拿行李去Check-in。不料,雷诺司机在兜 里翻了半天找出2.64欧的硬币,找给我们。敢情不是一口价,那之前的讨价还价白说了啊。

     我和JoLee面面相觑,看来中式英语和法式英语之间存在沟通障碍。雷诺走后,我们打量四周,停车场停满了汽车,停车场的尽头就是客房。酒店有4层楼高,木制的楼梯从楼的一端盘旋到楼顶。客房的窗户不大,却足以透出令人向往的温暖光线。

     然而,温暖不属于我们。在院子里绕了几圈都没有见到接待处。不check-in就无法入住,难道今晚就窝在房檐下睡一晚吗?在客房的右边有座独立的小房 子,门口有一台自动售货机着灯,门锁着但上面贴着一张纸,用法语写的什么也看不懂,好像有一串数字是紧急联络电话。心情也越发的冷,拿出酒店预订单,仔细 的核对了一下地址,看了一下酒店老板回复的电子邮件“It’s possible for you to check late, don’t worry about it”(你可以晚点入住,不用担心)。可是四下无人,怎么能不担心呢?

     没办法,只能拿出中国联通的手机,打个国际长途看看了。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转入自动录音功能。这样连续打了4、5次,电话通了。

     电话那头好像是个老人,浓重的法国口音加之没睡醒的迷糊,完全听不懂他在讲什么。JoLee在这边也很着急,反复的说:“We booked your hotel,It's rainning outside,We have no place to sleep.”(我们预定过你们的酒店,外面下着雨,我们没有地方过夜。)电话那头大概说了“too late”(太晚了)、“close”(关门)等几个英文单词,就挂了电话。

     客房亮着灯的窗户越来越少,夜晚安静的可以听到房间里传出的电视机的声音。

     雨又开始下了,在法国的第一夜却感觉不到一丝的浪漫。

     “wait a few minutes...”(等几分钟)。第二次拨通电话,电话那头蹦出这句话。

     等了很久很久,房间里的灯亮了,又过了一会房间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光头男人,穿着T恤、拖鞋,长相颇像萨科奇。尽管十分不情愿的开门,但他还是说了一句 “welcome”(欢迎)。即使我们拿出打印好的预订单,他还是说“没有预定成功”、“房间没有了”之类的话,让我们费解。从话语中,我们觉得他可能是喝多了,一身酒气而且说话含含糊糊。

     白纸黑字的预订单却不会含糊。最后,他给我们开了一间二层的房子,还很热情的给我们指怎么上楼梯。顺着房号找到了那间房子,房间很小,床也很小,两张小床每张床只足够睡一个人,和火车硬卧的宽度差不多。

     我们进了门,萨科奇却把自己锁在了门外。寒风吹关了门,眼看着钥匙在玻璃门的里却取不出,他又是翘又是砸,酒也醒了一大半。我把手机给他,让他打电话给其他工作人员,他却忘记了号码。没办法,他让我回去并说“Go to sleep,Have a good night.'(晚安)然后转身进了夜色。此时法国已是深秋,我见他只穿一身T恤,回去给他取了一件冲锋衣,让他保暖。

     回到房间,无暇回想今天窘迫的经历,刚一躺下就睡着了。而此时,在万里之外的西安,东方已经露出了一抹鱼肚白。

本博客所有图片、文字均为原创作品,转载请联系作者 cofavor@qq.com QQ231756738 作者很乐意在被告知且被允许的情况下与您分享所有文字、影像资料,如不告知作者必纠








 

 

 

12月22日更新 点击进入

【再见,城市】04,今夜,法国没有浪漫成都-阿姆斯特丹-巴塞尔-巴内特姆

 12月14日更新 点击进入

【再见,城市】03,住小镇,享田园,欧洲酒店预订/住宿详情 
 

 

 

 

 

 12月7日更新 点击进入

【再见,城市】02 瑞士个人旅游签证申请攻略/机票预定攻略

12月6日更新 点击进入

【再见,城市】01,欧洲租车/加油/洗车/交通习惯

【再见,城市】 目录/索引/首页

点击进入

关键词:法国浪漫cofavor史基浦荷兰

作者:一手遮天

《【再见,城市】04,Day1,今夜,法国没有浪漫》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一手遮天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