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巴黎小姐的午夜

发表日期:2012-01-07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午夜巴黎

 

      巴黎是这样一座城市:在我们童年时起,它就在那里。像高大贤淑的新娘。永远被小女孩仰视。它被唇膏涂抹,城市热辣性感,风里满是飞吻,像天真开朗的白鸽,飞得自负而优雅。你迎着风站立,脸一会儿就渐渐被唇印覆盖了,硬汉就此也变成淑女,忸捏地行走在大道上。巴黎是红酒,不是香槟;是长裙,丝绸质地,不是麻质;是中度高跟鞋,质量上乘,连续穿了两年,脚后跟磨损去了零点五厘米,因为又购进其他的巴黎,被束之高阁。

      是的,在所有人的童年时分,巴黎就已在那里。她像是高龄剩女,也是才女,甚少有男子配得上,或许,到目前为止,缘分还没到吧。她也心高气傲,永远乐此不疲地化妆,派对。有时也看书,当然是杜拉斯或者普鲁斯特。她极会保养,当巴黎下着小雨,就仿如她清晨刚洗完了脸,在用手往脸上拍打爽肤水,那样脸蛋显得润泽甘甜,更美了。

      巴黎这个名字也是绝版的。巴,黎,从没人这样组合过。“巴”,读起来很大方,不做作,中性的感觉,像男孩,也有点中东。“黎”,像是上流世界女孩的名字,不俗,有点骄傲,自视甚高,但也懂得人情世故,懂得分寸的。“巴黎”,确是欧洲范儿的样子,不过,咀嚼得多了,也有些甜腻,像是晕车的感觉——香气过甚了。

      巴黎若是一张脸,绝不是圆形或是三角形,倒会有点方,线条简单清纯,不是刚毅的硬化,倒是哪种角度都有过渡。方形巴黎也是慢慢进化来的,从前是椭圆,那时,巴黎未必是宠儿,形态也有些过剩,不懂经营,有些婴儿肥;进而是圆脸,那是一些女人成长必须的磨难和历练。战争,变革,思索,重生,一轮又一轮的低潮,革新,颠覆,脸形渐渐变化,皮肤倒是越来越好,百毒不侵,不长痘痘也不再轻易胖瘦。

      在巴黎,艾菲尔铁塔或许是个俗物,大量观光客涌到那里,长年累月,巴黎禁不住也有些头晕,用手扇了扇鼻子,人太多,多少有些异味,这不好。巴黎这样的女子,朋友应该是适量的。不能太少,也不能太多。她或许有些宅,狗仔队偶尔偷拍到她出门,也许是素颜牛仔裤。但在午夜,巴黎小姐总会盛装出现在各种艺术派对和咖啡馆,行踪莫测。她坐着那辆神秘的黑色骄车,穿行在午夜街头,招揽一些陌生游客,坐上她的车,喝着酒,认识了解巴黎。之后,也许彼此成为朋友。

      当然,在这些陌生人里,巴黎小姐没想到,有一位来自美国的导演,名叫伍迪·艾伦,他是个瘦小精干的艺术家,已有一把年纪,是巴黎小姐的崇拜者,当然,他爱她。他在某一天的午夜,坐上了巴黎小姐的黑色骄车,接过巴黎小姐递过来的香槟,他的手与巴黎小姐的手还碰触了那么几下,他心跳加速,羞红了脸,身体轻微发抖,以至于不知和巴黎小姐说些什么才好,下车时,他和巴黎小姐对视了一眼,巴黎小姐的眼情在路灯的映衬下,闪闪发亮,像一颗蓝紫色的玛瑙。伍迪·艾伦自此想要拍摄一部关于巴黎小姐的电影。他留恋那天的午夜,他有些醉了,巴黎街头清丽而醇香,他迷路了,远远有一辆黑色轿车驶来,车上的人们对他说,来吧,上车来。骄车将他带到一家酒吧,他竟然遇到了海明威,毕加索,达利。他和他们交谈。还遇到了一个女子,和她谈起了恋爱。

      这一切都发生在那个午夜,他试图让他人相信这样的遭遇是真的,但别人都认为他的脑袋有毛病。此后,伍迪·艾伦在巴黎再也没坐过那辆黑色轿车,他将这一绝版的经历拍摄了下来,他就是片中的作家吉尔。他在片场又重温了那个温暖的午夜时光。他知道,美丽与永恒,有时只会发生在某个午夜。属于巴黎小姐的午夜。

 

 

 

 

 

关键词:穿越伍迪艾伦浪漫艺术

作者:黑色玫瑰

《巴黎小姐的午夜》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黑色玫瑰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