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爬一遭团山

发表日期:2010-07-08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爬一遭团山

 

   团山其实没多大的山,名字是来自彝语。它既无秀山的精美也没郑营的厚重,但它的价值倒是很实沉。匆匆踏过,竟跨越了六百年。

    进入村中,即见团山老寨沉稳持重地踞在新建房屋的仰拱中。一条青石路直通老寨东门,东门旁边分出左右两条环寨的青石路。踏着石板跨入东门,迎接我们的青石小巷犹如一条时光隧道,把我们一下子带到了清朝。

    狭窄的小巷曲折回环,两旁不时冒出清朝风格的建筑。插在其间的小商店里挂满了精致的小葫芦、木雕的小脚鞋、如意、小棺材(寓意升官发财)以及稻草编织的“步步高”、小草墩等极富传统汉文化特征的工艺品。偶尔能见到一些小脚老太太,她们或坐在古宅大门口的门枕上,或坐在稻草编织成的蒲团上一边聊天,一边平静地观看着身边各色人物的来来往往。深邃幽远的小巷中虽然没有出现“结着愁怨”的油纸伞,却把我们带到了位于村中间的清朝建成的小四方广场上。

    踏进秀才府的正厅,八仙桌无声肃立。或许,当年的两位秀才弟兄正是在这张桌子旁边运筹帷幄;或许,就是在他们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间,个旧的粗便锡源源不断地经蒙自走水路到越南,再经海路运到香港,最后从香港运往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世界各国。兄弟两在团山这个小村子里面,实现了他们“锡通天下”的抱负。

    团山村兴于战争也衰于战争。20世纪三四十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香港受到了波及,其在团山人粗锡贸易中的中转作用降低。但由于信息的不畅通,尝到了粗锡贸易甜头的团山人仍抱着侥幸心理一点点把昔日积累的财富投到粗锡贸易上,投一点被套死一点。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对个旧的轰炸彻底终止了团山人的辉煌。被迫回到家乡的团山人(以张家人为主)为了维持各个大家庭的运转,开始大量卖出家里原先购置的古董和名贵家具维持生计,这直接促兴了上个世纪50年代建水“中街”(街道名)上的古董买卖热潮。

    一件件厚重的家具、一各个精美的瓷器从“中街”留向外地,团山留下的,只有那些令今天的城里人不断追捧的清朝建筑群。

    不管团山人今天靠什么来繁盛兴旺,在战争中衰落下去的团山村总算找到了一些欣慰。知雯园中那座民国时期留下来的法国自鸣钟,虽然不知何时永久地定格在了下午6时10分,但团山的年轮却并没有因此而停止,在村中那些光滑的青石路面上,今天依稀又响起了老祖宗600多年前建村时那密集的马蹄声。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爬一遭团山



作者:肖育文

《爬一遭团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肖育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