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Nujiang's diary(怒江日记)

发表日期:2009-11-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Nujiang's <wbr>diary(怒江日记)

 

记得林路老师的一篇《“清算”——风光摄影》,曾经有这样的文字:“这里不是说不要风光摄影,而是说我们并不需要这么多从唯美的意义上对风光的描述,面对同一个风景成群结队的三脚架上的照相机在同一个角度疯狂扫射,说得严重一点,耗费的是整个民族的精气,得来的却是毫无现实价值的唯美碎片。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说,还会因此造成对许许多多原本纯净美丽的自然状态的损害,造成无可挽回的人文与自然的破坏。”

“然而我至少发现,这样的风光摄影也实在是太容易了一点。当所有的一切都为你安排好了之后,当所有的人都得到了几乎相同的照片之后,除了对摄影技术的一次练兵之外,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什么价值存在?也正如我当年所说:“清算”风光摄影的终极目的,在于对中国风光摄影畸形发展的“高烧不退”注入清凉剂,希望更多的人对风光摄影有一个更为客观的认识,不要将太多的精力耗费于最终的失落之间。大规模的、“集团性”的对一个风景点的“狂轰滥炸”,已经成为当下风光摄影的一种“痼疾”。其实每一位摄影者都应该静下心来想一想,成群扎堆地拍摄风光究竟是否适合自己、适合自己所身处的时代?”

当然,你如果将此作为一次身心放松的旅游,一次等待日出或等待日落——和自然的对话,则也不枉一行。

 

Nujiang's <wbr>diary(怒江日记)Nujiang's <wbr>diary(怒江日记)

 

由此我记起了一位来自大西洋彼岸的摄友Benoit Cezard ,这位住在武汉有着中国名字:刘本恩的法兰西小伙,手持Bronica SQB,在2008年才开始学摄影,在夏季的一次旅行中记录下了靠近缅甸、西藏一带怒族的生活状况。整组照片构图沉稳、质感适中、氛围渲染的恰到好处,不失为一组纪实佳作。

我理解作为一个异国外族来到中国的所感所受,一种猎奇?新鲜?还是探秘?也许三者都有,但能够如此深入地贴近一个未被现代文明沾染的少数民族,还是要有相当胆量的。胶片画质所渲染的氛围把深处大山中人们的心理和所生活的环境刻画的真实亲切。我想我们中国人都会喜欢这组片子,它让我们看到了中国最真实亲切的一面。

一个摄影人要有责任来记录、关怀我们生活的环境,以一种人文关怀的态度来对待时代的变迁,为我们的子孙后代留下点精神遗产。

 

Nujiang's <wbr>diary(怒江日记)Nujiang's <wbr>diary(怒江日记)

Nujiang's <wbr>diary(怒江日记)

Here my work on a new serie, called "nujiang's diary".

It's some pictures about my travel this summer in yunnan province, but really far, close to Myanmar and Tibet, close to the Nu river.

——Benoit Cezard

作者:肖育文

《Nujiang's diary(怒江日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肖育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