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在那“小河淌水”的地方——密祉

发表日期:2008-01-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一直有个隐秘的心事,去弥渡,看那《小河淌水》的地方。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清晨,被薄雾笼罩下的密祉。
 

!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

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像月亮天上走,天上走!

哥啊,哥啊,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

!月亮出来照半坡,照半坡,

望见月亮想起我尼郎,

一阵清风吹上坡吹上坡!

哥啊,哥啊,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     — — 《小河淌水》

《小河淌水》,是中国民歌皇冠上的一颗最明亮的钻石。是中国文化的音乐与自然之美神,积数千年之功夫与修行,才修成的现代真身。是云南的第一名牌,听了以后你就永远也忘不了云南,就觉得云南真美、真了不起;听了以后,云南的云烟或云腿,都可有可无;甚至版纳、丽江、大理,也不一定要看了。

    这首民歌的最大的特点就是单纯:“月亮出来亮旺旺,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明亮、晶莹、纯洁的意境,一下子就深深抓住了现代人的心。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就像是一下子被施了魔法,满眼都是月光,满心都是清悠悠的小河淌水。噢,那歌曲旋律,也是那种使人上瘾的好东西,听了就不舍不离。

    我常常想,一开口就那样通透呀,月亮出来亮旺旺,一下子就接通了天地与人心。地地道道的民歌就是天真无邪、混沌未凿。

    还有那妹妹唤哥哥,民歌虽多,但大都含蓄悠扬,或调皮轻快,我从来没有听过,像这样的气息深长、透亮肯定,又像这样的如水柔情、百转千回。

缠绵悠远的曲调和所描写的爱情故事,不知牵动了多少听众的心,这首被誉为“东方小夜曲”的云南民歌《小河淌水》,可以说是家喻户晓了,但它的发源地大理白族自治州弥渡县弥祉山乡,知道的人却不多。

这回去了密祉,我就像一个狂热的“粉丝”,贪婪地吸收着有关《小河淌水》的信息:

这里是“小河淌水”的源头———弥渡县密祉乡永和村委会文盛街。这里是“茶马古道”西线弥渡境内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集镇。这里保留着许多当年“茶马文化”的遗迹。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远远望去,文盛街显得格外神秘。

 

一个阳光灿烂的冬日,一位很热心的村民、李家福,带我走进了“小河淌水”的源头,见识了当年“茶马文化”的景观。弥祉是弥渡县以南30多公里的一个山乡,四周群山环抱,阡陌纵横。如今,文盛街上300多户人家,1200多人口,居住在一里多长的古街两旁。文盛街就静卧在山脚下,两边房舍鳞次栉比,层层叠叠。沿着街道中心用石条铺成的长街路面走去,当年马帮踏陷的石条历历在目。已失去了光泽的青石板街面,在歪歪斜斜相互拥挤的房屋间向前延伸着,李家福我:“这一路被马帮踏陷的石条,叫做‘引马石’。你看,这‘引马石’已经凹陷了六公分”。这些铺在路中坚硬的石条,清一色凹陷了六公分,那是多少马帮多少年才留下的时代印记啊!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引马石上,曾经多少风风雨雨。

 

再看街道两旁,临街铺面的门窗,已被岁月的沧桑,打磨得油光水滑。触摸着门窗,我们仿佛看见了当年人们在店铺前争相购买物品的景象。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现在的文盛街依然保持着原始的风貌。

 

我走进一家曾经接待马帮食宿的大院。院子里,当年的马厩依稀可辨。院子里有一眼水井,那宽厚的井沿石,留下了深深的绳印。和“引马石”一样,这井沿石,同样见证了“茶马古道”的沧桑岁月。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马店依然如故。

 

顺街走去,路边修葺一新的魁星阁下,刚刚放学的几个小孩正在这里嬉戏。魁星阁上方的“文明阁”横匾十分醒目。两边的对联写着:“翰院书香取文章学士,魁星助笔盼金榜题名。”据考证,文盛街上,的确出了不少书香门弟。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魁星阁

 

在李家福指引下,我来到了一个成为废墟的房屋前:“这里,便是被誉为东方小夜曲《小河淌水》的收集整理者———尹宜公先生的家。”

    世界名曲《小河淌水》,出自尹宜公先生的口和手,与他的家乡文盛街正是“花灯之乡”的源头,他的家乡流淌的小河———亚溪河被誉为“小河淌水”之源,使他从小受到花灯歌舞的熏陶,是分不开的。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尹宜公先生的家,已经人去楼空。

 

来到村头一个宽敞的广场前——大寺街,李家福说每隔三天整个密祉坝子的村民就会从四面八方赶来积聚到这里赶集,到那时宁静的街道便热闹起来。据说大寺街的尽头原有一座密祉大寺,大寺街因此而得名。据民国《密度县志》记载:密祉大寺“建于清朝乾隆初,殿宇巍峨,供佛甚多镲有院之行台,演武之义馆,正殿建玉皇阁、圣母殿、灵官殿。”如今面几处残垣断壁,已很难想象密祉大寺往日的威武雄壮。沿着大寺街一直向南走不多时就到了文盛街,这里曾经是旧时马帮的必经之路,街道两旁有序的排列着古朴的民居。走在用鹅卵石和青石板铺成的古驿道上,仿佛看到马帮在“叮当、叮当”的铜铃声中渐渐远去,只留下被岁月打磨得浑圆的鹅卵石和青石板,默默的诉说着往日的繁华与喧闹。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大寺街广场。

 

出了街口,在一条欢快的小溪前,嘎然止住了脚步。踏上水泥的桥面,一座两层的亭楼矗立在桥的那端,一块披着早已失掉颜色的红绸的匾额挂在上面,上书“小河淌水”四个大字,不知是在描绘眼前的景色,还是在讲述过去的故事。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龙凤阁的小河淌水。

 

再往前走,来到村头,只见龙凤桥旁,有一尊石雕“独角兽”,亚溪河旁,有一眼十分珍奇的“珍珠泉”……这一切,使“小河淌水”的源头,增添了许多传奇色彩。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独角兽。

 

李家福告诉我们:“相传,亚溪河上游的桂花箐里,有一条‘母猪龙’兴风作浪,每年都要发洪水,冲毁桥梁、田野和庄稼,祸害百姓。不知哪一年,村里百姓在龙凤桥头雕刻了这只‘四不像’,即不像牛、羊、猪、狗的奇兽———‘独角兽’,才降住了兴风作浪的‘母猪龙’。从此,密祉坝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独角兽日夜看护着这片寂静的土地。

 

他接着说:“‘母猪龙’被降服后,三龙女来文盛街选婿,她随手在亚溪河边的一眼井里,丢了一把珍珠,于是这眼井便成了远近闻名的珍珠泉。”

    如今,只见这眼井水十分清亮。清泉喷涌,泉眼不时冒出一串串气泡,那一串串气泡在阳光下闪烁着、追逐着往上窜,犹如涌起一串串晶莹剔透的珍珠。

    只见珍珠泉旁的一堵墙上,书写着尹宜公先生作的一副对联:“北斗烁烁珍珠泉涌,东风浩浩凤凰腾飞。”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珍珠泉。

 

这罕见的珍珠泉,映衬着那凤凰桥,加上罕见的石头怪兽“独角兽”,把人们带入了一种美妙的神话传说之中,不禁令人为“小河淌水”源头的奇特景观所陶醉。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这就是小河淌水的发源地-亚溪河。

 

再往前走已无房舍,石板路变成山路,向层层叠叠的大山深处爬去。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夕阳下的龙凤阁、独角兽和珍珠泉。

 

往日里,南来北往的马帮,跋山涉水风尘仆仆地来到弥祉这块不大但却山清水秀的坝子。悠扬的马铃声早已被山风吹到了文盛街,在马蹄踏在光滑的石板道上,发出清脆响声的同时,不长的小街里也同时响起了南腔北调的说话声。马店老板和老主顾打着招呼,马锅头与老板娘在打情骂俏,店小二跑前跑后地忙着抱马草。欢闹声从文盛街一直扩散到四周的田野里,最后消失在深深的夜色里。马帮在这里休整歇息,又驮着货物北上南下。这批才走那起又到,迎来送往就一直伴随着文盛街的发展,直到再无马帮踏响石板街面的那天。多少年来,赶马人的生活是寂寞枯燥的,同时又是充满危险的。年轻气盛的赶马哥,与沿途俊俏秀美的村姑小妹,不知演绎过多少令人牵肠挂肚的爱情故事。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曾经的茶马古道。

 

《小河淌水》起源于弥祉的“放羊调”和“月亮出来亮汪汪”整理改编填词而成,走在文盛街的石板小道上,耳边又响起了那缠绵悠远的曲调“月亮出来亮汪汪,亮汪……汪……” 。

这个音乐之乡有着多元的音乐文化资源,汉族的、白族的、彝族的,交融在一起。明代大量汉族人口迁入定居密祉,籍贯多系南京。乾隆年间即流行《倒板桨》《打枣羊》等,多为吴声歌曲江南小调。至今老人谈花灯,仍多说“老祖宗从南京应天府到云南从军时带来的”。然而弥渡西山的彝族居住地,所流传的《放羊调》《磨豆腐》等曲调,也是《小河淌水》中关键旋律的母胎。一曲《小河淌水》,足以说明中国各民族精神气质的和谐相生。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弥祉文盛街的下午。

 

关于音乐歌舞之乡弥渡,有“丽江粑粑、鹤庆酒,到了弥渡不想走”的谚语;关于弥渡的花灯之乡密祉,有“十个密祉人,九个会唱灯。才进密祉坝,处处闻歌声”的传说。自清代乾隆年间起,密祉的元宵节,即已经举行狂欢两夜、遐迩闻名的大型花灯盛会,三百年来代代相传,未尝中断。每年农历正月十五、十六两天举行大型的花灯盛会,这两天被誉为“东方花灯狂欢节”,各村组织灯班,有传统乡规可循,通常是由上年生了男孩的农户作灯头,负责筹办,正月初六接灯,初七上太极顶忠烈祠祭祀为国捐躯的先烈,而后每天晚上挨户跳“门户灯”,祝贺四季平安、风调雨顺。盛会期间,四面八方的村民云集大寺街中心的大寺广场,各灯班相继进场表演,狮灯龙灯轮番献艺,龙灯有白龙、黑龙、青龙、黄龙、花龙、还有由大姑娘们耍的姑娘龙,小孩子耍的娃娃龙,三人耍的板凳龙等,五彩缤纷的彩船、蚌壳、凤引麒麟、云高台、秧歌队、钱鞭队、使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小唱大唱队伍络绎不绝,鞭炮声、锣鼓声、歌舞声此起彼伏,蔚为大观,热闹非凡,在这些表演的灯班里上至六、七十岁的老人,下至六、七岁的孩童个个技艺精湛,当仁不让。据当地老人回忆,2006年出场花灯143起,各种花灯表演队伍人数达23400多人,真个坝子里每户平均参加12人,真可谓是“户户唱花灯,人人看花灯”。来自四方村寨的观众约50多万人次。在密祉,每年的花灯从正月初六开始接灯,直到正月十七才谢灯结束。“入夜,圆圆的月亮挂天中,整个密祉山村沉醉在一片欢乐的海洋中。各村灯队都要到家家户户唱门户灯,主要唱折子戏和花灯歌舞。人们席地而坐,围圈观看,悠然欣赏剧中的故事和音乐。按传统,每天晚上每个灯队要玩几十家,从天黑到月亮偏西,无论走到哪村,到处是鼓乐声喧,丝竹不绝。”(《弥渡花灯品鉴》) 可惜我来的不是时候,没能赶上密祉的花灯盛会,朋友和我相约正月再到密祉来,到密祉来感受灯如潮花如海的情形!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农家。

 

吃过下午饭太阳已落山,和朋友搬了把椅子沏上一壶清茶做在阳台上聊天,不知不觉夜幕垂了下来,对面的山峰在弦月下清晰可见,周围的一切静了下来,我和朋友们停止聊天,生怕一出声会破坏这美妙的一切,终于体会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意境。那山那景,那草那木,静到了极至,深深的刻在了那里,像画中水墨,人在其间又恍惚游离于外。此情此景让人迷醉,和朋友放下手中的茶杯蹑手蹑脚的下了楼,穿过街道融进稻田中,最深刻的去感受这如梦如幻的夜。漫步在田野中,淡淡的粪香钻进鼻子,纯净的月光撒满全身,我们一味的尽情享受着,生怕这样的美会一下子幻灭 锊恢硕嗑茫痪醮咏诺咨黾感砹挂猓欧⑾质焙虿辉缌耍愫团笥岩黄鹱砘匚!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月夜下。

 

夜色一片寂静,一片朦胧,我推开窗,向着蒙蒙远山。

一条潺潺流淌的小河,也许是故乡给每一个远行者的初始印象了。; u7 T9 s$ N& q
一轮旅途中的明月,也许是所有离乡者所共同拥有的思乡情结了。

城市缺少月光,也缺少小河,虽然有时梦里也会听到小河的鸣溅。梦醒时分,便格外地思念那条流动在月光中的小河,格外地留心那曾经让我心动的流淌于月色中的歌声。

躺在床上,望着窗外的融融夜色,蒙蒙远山,以及那轮美仑美奂的月亮,优美的旋律便又开始在心头回旋    月亮出来亮汪汪,想起我的阿哥在深山。   

 

    哥像月亮天上走,山下小河淌水清悠悠。
    月亮出来照半坡,望见月亮想起我的阿哥。
    一阵清风吹上坡,你可听见阿妹叫阿哥……  

 

 思绪,开始随着歌声,流向夜的深处—— 

 

在那鈥溞『犹仕澋牡胤解斺斆莒

夜幕下的弥祉。

 

 

作者:肖育文

《在那“小河淌水”的地方——密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肖育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