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发表日期:2007-11-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人·故事·红土地·○○二

    曾经,坐在泸沽湖畔,远处传来跳锅庄的人们的歌声笑语,面前是静谧幽暗的湖水,想象着一轮满月照在湖上,和三五知己把酒共话人世沧桑;曾经,纳西古乐散场后,独自走在丽江古城的街上,那时的四方城还没有像今日这般繁华喧闹,深夜四周没有灯火,二月冷清的月光伴着我在睡梦中的古城里游荡;曾经,在怒江边一家农户的院子里,住了整整三天,每天就是看山、看水,看日出、日落,看云起、雾散一真正体会“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也曾经,背包行走于千年驿路,蓦然回首,群山苍茫古道逶迤,仿佛山川岁月旧梦依稀,耳旁似乎传来了马锅头的吆喝、马帮的铃响;又曾经,骄阳下望着虎跳峡汹涌澎湃的急流,震撼、敬畏之余忍不住心神激荡;还曾经,听见葫芦丝动人的旋律,看到满天水花洒向狂欢的人群一那翩翩起舞的小伙姑娘们……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本人摄于:红河城子村

云南云南,彩云之南,这里奏着人与自然和谐完美的乐章。

行走云南,为她少数民族的万种风情,为她千姿百态的动植物群,为她金色的油菜花海,为她神奇的红土地,为她风花雪月的浪漫情怀,为她三江并流的雄奇险峻……

行走云南,为她的神秘莫测而吸引,为她的淳朴美丽而感动,为她的多姿多彩而赞叹,为她柔情妩媚而迷恋,为她的大气磅礴所折服,为她的婉约精致流连忘返……

行走在云南,看到的是大自然的神工造化,是奇风异俗的巨幅篇章,是永远没有结尾的画卷。

行走云南,用脚去丈量这片神奇的土地,让自然之美深深触及你的灵魂。

摘自:《云南行知书》 作者:陈超 张知明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本人摄于:红河城子村

 

   敢于胡乱,在其博客:《行走的厨房:踏遍青山吃饭去》中以一个地道的云南人对这片红土地的深深情怀,用流畅的文笔、沐浴春风般的语言发出了“快,快,快,动作要快!”的吼叫!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敢于胡乱摄于哀牢山下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敢于胡乱摄于哀牢山下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Antma摄于城子村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Antma摄于城子村

 

沈文裕先生:用独到的视角和摄影师的眼光,通过镜头艺术化的记录下这片红土地上的人们,通过举办《中國雲南攝影展》使更多的境内外人士认识和了解了云南,体现出一位摄影人对这片红土地的人文情怀。

沈文裕:

台北攝影學會常務監事
台灣攝影學會顧問
台北縣攝影學會顧問
桃園縣攝影學會顧問
台灣攝影學會博學會士
台灣攝影學會榮譽博學會士
台灣攝影學會學術委員
台灣攝影學會沙龍評審

先定取捨:就是「剪裁」,攝影不能見什麼拍什麼,要有所取捨、有所省略,才能突出。不然拍出的畫面會過於複雜、凌亂,缺乏明確主題。清代揚洲八怪之一的李方膺有句題畫梅的詩,內容是「觸目橫斜千萬朵,賞心只有兩三枝。」
分清主賓:有主無賓,則顯得孤獨;有賓無主,則顯得散漫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沈文裕摄于云南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沈文裕摄于云南

 

有摄友问我:你能不能拍点反映社会主义优越性的照片?

优越性?真实的算不算优越性?我茫然!

我在思考,我的路是否还要继续?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本人摄于:文山阿乃村

 

 

作者:肖育文

《我的路与红土地上的情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肖育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