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摄影的人文精神和命运关怀(上)

发表日期:2007-02-1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摄影的人文精神和命运关怀(上)
《惑》

在数字摄影普及的时代,摄影创作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普遍,而关于摄影批评,也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显得苍白。

尽管你可以将摄影作为自娱自乐,但是摄影作为一种创作的形式,它的创作属性是每一个手拿相机的人都回避不了的。

一个音乐工作者,在西藏采风时拍下了这张照片,而谁可以想到这是她第一次拿起相机。

袁文莉,我只知道是深圳人,音乐工作者。我是在行车的广播中收听到了她的讲述。所以我只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

这个女孩所在的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红原县,是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地方,地处青藏高原东部边缘,平均海拔在 3600米以上,年平均气温1.1摄氏度,最低气温零下36摄氏度。

袁文莉在去西藏采风时,看到了这位不知名的小女孩。

她的明净眼神突然带给她摄影创作的灵感。

在袁文莉经过千难万难找到这个藏族小女孩时,才知道她叫罗珍旺姆。

第一次拍照就在“自有我主张”数码摄影大赛中获得5万元大奖的袁文莉,把奖金全部捐给了获奖照片中的那个藏族小女孩。

我以为这个作品连同袁文莉这个义举,是真正摄影者人文精神的最好诠释。

 

摄影的人文精神和命运关怀(上)

《上访者》

时间上溯到上个世纪的70年代。

这是作者后来拍摄经历的自述:

“这幅照片拍摄于197711月。我是骑着自行车在天安门与午门之间的路上与“上访者”相遇的。

当这个形象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突然映入我的眼帘时,我立刻感到一种无可名状的激动和紧张,只觉得胸口和太阳穴咚咚直跳,手在微微颤抖。

我赶快把车骑到他前面约50米处,站在一棵大树后,准备好相机。一俟他进入取景框,我连续按了三次快门。

当时我使用的是海鸥DF相机,光圈开到最大一档,曝光时间1/125秒。相机上配的是向别人借来的莱卡150mm镜头,经改制卡口适用于海鸥相机。相机里装的ISO 64柯达彩色反转片是朋友的馈赠。”

“第三张拍完,我骑上车掉头就跑。

因为我已察觉到附近的行人对我拍这种形象流露出不理解的眼光。

当时若因此被没收相机或强迫将胶卷曝光,是算不上奇闻的。我一边骑车,一边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

为防止意外,我绕了一大圈,确信平安无事,才回到就离拍摄地点不远的家里。冲胶卷时,我也顾虑重重。找私人冲,怕效果不好;送出去冲,又怕冲出来后被没收。”

“我犹豫再三,只好先藏起来。直到19782月,我才把它送到中国图片社冲洗。取卷时,我非常紧张,甚至事先就设想了几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值得庆幸的是我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就取到了照片。

当时有朋友预言《上访者》能在20年后发表就算不错,但是9年后这幅作品就得以公开发表。”

这就是这个震撼了一个时代和使一个民族反思的照片拍摄的经历。

 

摄影的人文精神和命运关怀(上)

蒸汽机车

在我受到都市丽人关于达里诺尔湖照片的感染,造访内蒙古克旗的时候,凑巧住在了中国最著名的蒸汽机车摄影者刘树山开设的龙泉宾馆。

刘树山,这个曾经的体育院校的学生,现在已经经营着一个名为龙泉宾馆的一亩三分地。这里常年有蒸汽机车爱好者住宿。

1987年起刘树山就开始了长达八年的蒸汽机车专题摄影,同时也经历了八年的苦与乐。

“摄影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追求完美的过程。”—— 他如是说。

他为了达到理想的拍摄效果,同一个拍摄点往往要反复拍好几次甚至好几十次。为了多几个拍摄机会,刘树山通常是骑着摩托车追逐火车。一次,雪后气温达摄氏零下37度,他带着干粮,骑车去二地沟、上店沿线拍摄。太阳下山后,由于天气太冷,摩托车打不着火,十几公里的路只好推车回家。冷伤手脚的事每个冬季都在周而复始地发生。

他用了八年的时间,刘树山走遍了沿线700余公里的各个拍摄区域,记录下各个不同路段每个季节日出日落的时间,对各个拍摄点的最佳拍摄时间和理想了然于心。

八年的业余创作,他骑摩托车行程超过12万公里,相当于绕着地球跑三圈!

八年下来拍摄了上万张片子,赶在内燃机车全线改造完成之前抢救性地积累了一批可观的摄影作品和珍贵的图像史料,还出版了以蒸汽机车为题的摄影作品专集。

至此刘树山已为我国蒸汽机车的历史画卷添上了精彩浓重的收笔,同时也为自己的蒸汽机车专题摄影挥上一记漂亮的休止符,可谓功德圆满,著作颇丰了。

德国鲍尔出版社高级摄影记者Amin先生这样评价他:“刘先生用一个中国人的智慧展示了蒸汽机车独一无二的魅力,让其他蒸汽铁路与‘这段’相比相形见绌,苍白无力。”

攀谈中,我在祝贺刘树山先生的成就之余更想感谢他的建树——艺术的,不,是人文的!

 

摄影的人文精神和命运关怀(上)

《母子》

另一个每每看到我都不敢将目光久留,因为它是一幅每每都会使我鼻子酸楚,进而热泪盈框的照片:

云南省一高速公路发生重大车祸,车祸中身受重伤的母亲在医院接受抢救,还没有从麻醉中完全清醒过来就示意护士把孩子抱到自己的胸前。

这是在医院里哺乳受到惊吓和创伤、长哭不止的孩子的情景。

而这个伟大的妈妈当时在车祸中失去丈夫,自己脾脏被切除,她还处于不清醒状态。。。。。

我在想,此时惟有摄影才可以如此充分记载和传播这个伟大的、感人的时刻。

 

 

作者:肖育文

《摄影的人文精神和命运关怀(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肖育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