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摄瘾技巧】冬季摄影再谈

发表日期:2006-12-3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张:关于冬天的摄影,上次您谈了不少,但多偏重于概念和知识,缺乏具体事例。您能举出几张您冬天拍的照片,介绍一下拍摄时的构思、经过和经验吗?

李:那可够麻烦的,好吧,我试试吧。

 

张:听说您最喜欢的一张照片<<冬之柳>>就是在冬天拍摄的,就先从这张说起吧。

李:这张照片是一个冬天在颐和园西堤拍摄的。

【摄瘾技巧】冬季摄影再谈 

 

张:那天好象没有阳光吧?

李:你怎么知道?

 

张:我看照片上没有光影,猜的。

李:的确如此。那是雪后的一个阴天,是摄影人最不喜欢的那种天气。

 

张:那您为什么偏挑这种天气去拍照呢?

李:不是我挑这种天气,而是恰恰碰到了这种天气。

 

张:您可以等到天气好了再去拍摄嘛。

李:虽然我也喜欢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也知道那种天气容易拍到好的照片,但我又知道坏天气往往是检验摄影家有无创造性的试金石。我一直希望自己能成为有创造性的摄影家,而不愿做完全靠天吃饭的大自然的纪录者。所以对天气我不挑剔。碰上什么天就是什么天。事实证明所谓的坏天气反而成就了我一张好照片。

 

张:真有意思,我特想知道其中的奥秘。

李:没有什么奥秘,有的是判断和选择。

 

张:您说的判断、选择是指什么?

李:当我来到颐和园的西堤,因为是散射光,风景缺少光景变化显得很平淡,我首先判断眼前景物不适于拍摄大场景。应该选择近景、小景。在这种判断的指导下,我放弃了广角镜甚至标准镜,给相机装上了长焦头。

 

张:为什么装上长焦头?

李:长焦镜的视角小,便于我注意那些小景或者景物的局部。

 

张:您怎么发现冬柳的?

李:当时没有光影变化,我就格外注意那些因雪的覆盖变得简洁的景物,尤其注意其中隐藏着的抽象的形式因素。终于我用的长焦的窄视角锁定一株孤柳。

 

张:您发现了什么?

李:我发现了线条。

 

张:让我仔细看看照片。真的,柳树的树干和左右两旁的柳枝被您这么一照,变成了一根粗粗的黑线和一、二十条细细的直线。冬之柳被您变成了线的感情世界了。

李:你说得不错。我确实是企图将现实的具像世界通过镜头转换成抽象的形式的世界,具体说就是用线来描绘冬天,用线来抒写胸臆。

 

张:您能介绍拍这张照片的具体经过吗?

李:当我发现这棵柳树后,首先将焦距调到 200mm,让景深短些。构图时将树冠切去,只留树干和部分柳枝。尽量消减柳树的具像而突显树干和树枝的构成。曝光时微微过些,最大限度展现雪的洁白。以便更好地衬托线的长短、曲直、粗细。

 

张:听您这么一说,我觉得拍一张佳作好象并不费事。

李:本来嘛,掌握摄影技术的确不难,摄影最难的是看、是发现。也就是从杂乱中看到秩序,从简单中看到丰富,从繁复中看到单纯,这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张:竟有这么大学问?

李:当然,同样的事物,会因人眼光不同,结果就可能太不一样。记得那天我正在聚精会神地拍照,一行游客走到我身边,好奇地问我在拍什么?我懒得回答,示意他们通过我的照相机镜头自己看。他们依次通过架在三角架上的相机取景器看了一遍。然后异口同声地说:“什么也没有看见!”他们所以什么也没有看见,并不是没有看见镜头中的景物,而是看见了不觉得怎么美,不觉得有什么值得照的而已。

 

张:这么说要想拍出好照片,要先学会看。

李:是的,问题有些扯远了。还是回到冬季摄影吧。我再给你看一张冬天的照片“三棵树”。

 

张:这张照片好象没有发表过吧?

李:是的,有一些照片,自认为不错,编辑却看不上,真是令人遗憾。

 

张:我觉得这张照片不错。

李:好在哪儿?

 

张:最近的是一棵树,粗壮但不完整,在画面的左边,稍远的一棵比较完整在画面中间靠右,紧靠着它的是看起来很小但却完整的树。这样的排列,不仅画面均衡,而且富于变化。那条被夕阳照亮的土埂不仅将前面两棵树串联在一起,而且强调了“只是近黄昏”那种恋恋不舍的情调。

李:想不到你分析照片还挺有水平。

 

张:纯属班门弄斧,还是请您多谈谈。

李:这张照片我自以为不错的原因,正如你所分析,画面的结构既合理又巧妙。由于选择了一个恰当的视点,使三棵本来不值得一拍的秃树从单调的环境中分离出来,并且突现了它们之间有趣的审美关系。我喜欢从无风景中找出风景。

 

作者:佳友在线李少白,张…

 
更多技巧请浏览专辑《摄瘾家技巧》:

 

作者:肖育文

《【摄瘾技巧】冬季摄影再谈》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肖育文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