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 川藏线 》 (四)

发表日期:2012-01-18 摄影器材: 宾得 K-7 景区:林芝 鲁朗林海 点击数: 投票数:

 

这是一次从09年雨崩徒步后就开始的计划。
10月13日,我们四人(小苇、波波、风萧和风小)从成都到拉萨,沿着国道318前行,路途11天。
国道318,这一条中国的景观大道,几乎是随着北纬30度线延伸的。
而中国最美丽的景色无不出现在道路的两旁,或者南北200公里的范围内。

在这条线上“蜀山之王”贡嘎山出现了、海螺沟的千米冰瀑出现了、亚丁三神山出现了、海拔7000多米的南迦巴瓦、加拉白垒也出现了,还有无数无名的雪山和冰川……
我们经由“茶马古道”,跨过三江并流的金沙江、竹卡澜沧江和怒江天险。
我们经过,中国最美的乡村---丹巴、摄影天堂---新都桥、最后的香格里拉---稻城亚丁、世界高城理塘、西藏的江南---林芝…………
那些你熟知或未知的美丽,那些写满沧桑的旷野,那些海拔4000米以上的跋涉,邀请你与我们同行!

川藏行程:

D1:成都—丹巴
D2:丹巴—塔公—新都桥
D3:新都桥―理塘-稻城
D4:稻城—亚丁村
D5:亚丁村—稻城
D6:稻城—理塘—巴塘
D7:巴塘—芒康—左贡
D8:左贡—然乌
D9:然乌—波密
D10:波密—林芝—八一
D11:八一—拉萨

秋天的冰湖,水有些浑浊,并不很美,但冰湖的那端就是雪山和延伸下来很长的冰川。米堆冰川的末端海拔只有2400,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川了。



常规游览到了这里就告一段落,前面的路也不再有标示牌,不过隐约可以看见一些藏民行走的小路,以及湖边石滩上垒起的玛尼堆。这是无声的召唤。我们沿着冰湖边的水线向冰川走去。

过了冰湖区,眼前是一道宽数百米高十数米的断裂冰带,无数道细小的融水从冰缝间流入冰湖。而断裂冰带的上面则是一座座砂石的小丘,这是当年冰川跃动,引发的泥石流的遗迹。这些砂石让冰舌的下部完全成了泥土的颜色,连一点冰雪的晶莹都不曾露出。




高原的视野通透,眼看着冰川并不很远,但连续翻过了一座座砂石丘,前面看到的仍然是高低起伏的砂丘,似乎永远都翻不到尽头。



和我们同时来的其他游客早已在冰湖的端头就撤离了,整个冰川上只有我们四人,放眼看去全是空旷而寸草不生的砂石,了无生气,贫乏得让人几乎失去希望。
踏着似乎曾有人踏过的痕迹前行,而越往前,路的痕迹就越发模糊,渐渐的就全是砂石,再分不出哪里是路哪里是砂丘了。




砂石间开始出现冰裂缝,这是接近冰川的标志。再翻越了数个砂丘,砂石下露出的冰面渐渐多了,隐隐还听到有水流声,冰川一直在融化着,脚下的冰川都是中空的,于是心中也不禁忐忑。



路越发难走,砂石的坡爬上两步就下滑一步,而有的坡在砂石滚落后,显露出湿滑的冰面,阳光下闪闪发光。终于翻上那道被称为“终碛陇”的最陡的砂丘,洁白的冰川跃然眼前。

也许你曾经看到过玉龙雪山的冰川,那是水泥一般的颜色,就象一个巨大的建筑工地,而米堆却是晶莹的雪白,如同一个壮美的精灵,变幻着、闪耀着,让人屏息,连欢呼都惟恐亵渎。

迈步走上冰川,就象走进了一个停止的时刻。耳边能听到冰坡融化引起的砂石滚落声和冰层下潺潺的水声,那种幽寂和清冷,不禁让燥动心渐渐沉静下来,长途跋涉的疲倦,也仿佛荡然无存。



上行时我们是从冰湖左侧上来的,因此下去时就决定从冰湖右侧返回。后来才知道这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几乎导致我们无法返回。我们也因此多翻越了一倍的砂丘,虽然每个砂丘只有十米高,但边走边滑让人更加劳累,高原稀薄的空气也让我们每爬过一个砂丘就要喘息片刻。


行走了6个小时后,终于回到冰湖最下端,却看见一条从冰湖流出的溪流阻断了我们返回的路。开车来时分明沿着的就是这条溪流,攀登冰川的时候,却把它忘得干干净净。

对岸路过的两个藏民打着手势告诉我们只能返回,而返回又要再度翻越几十座砂丘,谁也没有这个体力,更没有再次面对无穷无尽的砂石丘的勇气。

天色也渐渐黑了,无奈之下我们只有顺着溪流往下游走,希望找到一处有石块可供跨越的地方。我们在溪边的嶙峋怪石上攀爬下行,越往下游,溪流就越宽,昏暗的天光下,更看不出水流的深浅。

路途好难,寂静得只剩下跋涉的声音。

终于在下行数百米后,发现一处用木板和树干搭建在河中石块上的简易小桥。但是不知是年代久远,还是水流增大,早已被冲断。只能是这里了。

在用树枝勾起上游冲下的一根断木后,我们将小桥勉强的连通。前拉后拽,相互扶持的通过小桥,终于有惊无险的踏上归途。劫后余生的喜悦,让我们都忘记了在这座小桥前拍照留念。

在这次川藏行之后,回想起来,我们不约而同的认为米堆冰川才是最美的一处。或者这只是由于我们经历了那么漫长而惊险的跋涉,更经历了从希冀到疲乏,从惊喜到无奈的复杂的心理历程。

为什么一路要有这么多艰难险阻?那就是为了最美的风景来做铺陈的。而当艰辛成为过去,艰辛也就成了一种幸福。



摄影提示
1)        【然乌湖的晨曦】拍摄这里必须早上起床,早晨的然乌湖一定要在太阳出来之前到,在阳光照耀时的景色,几乎是神奇的。
然乌湖早晚的景色都十分漂亮,拍摄全景可以在然察公路大桥或者镇外的山坡上。
要想去到湖边,需要涉过或跳过草地上的许多条溪流,因此务必穿着防水性能好的鞋子。
湖岸边近水处多为软沙地和沼泽地,因此要想尽量靠近湖边拍摄的话务要在10:30以前,因为那时候太阳还没将晚上冻住了的沙地和沼泽解冻,地面还较为坚硬。

2)        经过然乌湖畔的然乌村继续往察隅方向行两三千米左右,有一个半岛,在那里拍摄对面的雪山和湖面,可以拍到很漂亮的然乌晨景。
早晨的光线为侧光,面向湖面的雪山正好受光,而傍晚太阳则落到雪山背后,不宜拍摄。

3)        【然察公路】在然察公路1公里处,路边的草地上有一些堆着草垛的晒架,当清晨的阳光刚照到时,就形成美丽的光影图案,可在拍摄完雪山后来这里拍摄。

4)        【瓦村】在318线的3888号公路桩拍摄是最好位置。

5)        【出然乌镇】出然乌镇向波密方向的安日错旁,此处流出的湖水形成的河流就是帕隆藏布。
然乌至波密段的帕龙藏布是驶入川藏公路最美的路段之一,这一路上建议各位摄影者见景就停,因为沿路都是雪山森林江流的原始风景区。
这里的植被非常猫咪,湖水顺山势而下,形成河流,对岸是大片的森林和高耸的雪山,景色十分宜人。
因安日错为东西走向,上下午均是侧光,所以对拍摄时间没有严格的要求,即使是阴天也能在此拍摄出满意的作品。

6)        米堆冰川: 这可是《中国国家地理》评选的中国最美冰川第四名。

7)        前往米堆村路一直沿着米堆冰川融化形成的河流行进,河水湍急汹涌,河上的木桥或者是古拙的大大小小的水车坊都颇值得伫足观看。
米对冰川前面的村子,米堆村,是米堆景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不可以匆匆而过。

《第九日行程完毕》

————————————————————————————————————————————————————————

 

第10天:波密(89公里)—通麦(127公里)—林芝(19公里)—八一(120公里)   宿:八一(235公里)
行程亮点:古乡湖、通麦天险、鲁朗田园风光、远观南迦巴瓦峰、尼洋河风光


车沿着帕隆藏布江边的公路,在原始森林中穿行,天仍未放晴。这一段的国道318已是铺好的柏油路面,路的两旁是排列整齐的松林,车行其中,只闻得松涛阵阵。随行的帕隆藏布江水有一种娇嫩的绿色,在巍峨的远山和斑斓的秋色里静静的流动,空气也越发清新滋润了。



再行不多远,车便停靠在路旁。这是古乡湖,藏东南有名的淡水湖之一。

说是湖,其实却是帕隆藏布江的一段,长5公里,宽1至2公里。是因为几百年前,古乡后山的“雄陆给尼”冰川爆发,由卡贡弄巴引发的泥石流堵塞帕龙藏布江而形成的堰塞湖。

而古乡也不是行政意义上的乡。在藏语中,这个地方就叫“GU”。只是很久以前,迁徙来此的江南人不习惯藏语中单音节字的地名,便在后面加了个“乡”。“GU”变成了“故乡”,也算聊以寄托思乡之情吧。因此听到这个名字就让人有一种家乡的暖意,浸润心田。

从路旁走几十米就可到古乡湖边。湖边随意的搭了些简朴的木屋,一条木栈桥伸出湖面,栈桥的顶端是一座经幡飘扬的观景亭。若不是有这些经幡,真让人错觉并非是在冰雪飘飞的高原,而是在杏花烟雨的江南了。

信步入亭,视野空阔。帕隆藏布江流到此处,浓郁的嫩绿变成了忧郁的淡蓝。晨光微朦,波光敛滟,湖面上露出一些断了的枯树,是当年冰川爆发,泥石流摧毁原始森林的遗迹。

远山依旧迷迷朦朦,岸边的杨树已然金黄一片。湖水退去后露出的一条条河滩弯弯曲曲、丝丝缕缕,把宽阔的江面一次次分开再分开,江水就绵软的漫过去,再漫过去,如思乡的悠情不期然的蔓延……

天空还随意的飘洒着细细的雨丝,虽无杏花,却有烟雨,不逊江南。


路况开始变差,颠簸的土路上密布着积雨的坑凹,躲都躲不过来,车也只有不管不顾的向前行驶。“通麦天险”要到了,这将是川藏线上最危险的一段魔鬼路程。

昨夜,在江南只是燕儿双飞的一场微雨,而在这里,著名的102滑坡段又滑坡了,国道318因此堵塞。



318国道102滑坡位于西藏波密县境内,通麦镇以东9公里处,因邻近102道班而得名。每到雨季,这里泥石流、塌方不断,车辆过往异常艰难,甚至许多车辆葬身于此。因此,102滑坡地段一直以道路险峻而闻名川藏线。

我们抵达时,滑坡处已聚起长长的车队。同行的摄友说,不经历滑坡算走过川藏线吗?好在滑坡的规模不大,武警官兵从凌晨就开始清理。

在川藏线的每一道高山垭口你都会看见一块标牌:不怕艰难险阻,不怕流血牺牲…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交通第四支队。就是这支部队从1954年起驻守在川藏线上,50余年无论酷日严寒,保障着这条生命线的畅通。他们付出的不仅仅是汗水,还有滚烫的鲜血和年轻的生命。每一个走过川藏线的人,都应该在心中存着一份敬意。

我们等候两个半小时后,318重新贯通。一部部驶过滑坡处的车辆,都轻轻的按动喇叭,向仍在忙碌善后的武警官兵致意。



“通麦大桥”这个“大”字,真是无比勉强,桥不长也不宽也还罢了,甚至桥体都由摇晃着的索道铺上木板架成,限速5公里,限重15吨,而它却是川藏线上必经的咽喉要道。车辆晃悠着驶过通麦大桥后,接着是一段十四公里的狭窄土路,临江傍崖,异常险峻。

雨后的小路泥浆盈尺,陡坡上行,时见动力不足的车辆倒滑而下,上到坡顶,急转而下,翘起的车头将下行的路面完全遮挡。车就这样忽上忽下左右倾斜着,和山崖下浊浪滚滚的帕隆藏布一起高歌猛进。



越接近鲁朗,路就越平坦起来,刚经过通麦天险的我们,有一种如释重负的幸福感。

在鲁朗,可不能不吃墨脱石锅鸡。把土鸡,手掌参,枸棘、贝母等放入墨脱皂石手工打磨而成的石锅中慢火炖制,那味道…(此处省略…多少字合适?)当然,炖的时间一定要足够。我们可是在通麦天险,就打电话预定了。然后在墨脱石锅鸡的憧憬中和饥肠辘辘的颠簸中,一路到了鲁郎。

吃完石锅鸡,通体舒泰,天也恰好放晴,折回一小段路程,去拍摄鲁朗风光。

图为拉月藤网吊桥



鲁朗虽以林海著名,但更美的却是高山草甸。藏屋,雪山,溪流,田园交杂,衬托在山间的云雾时聚时散。这是西藏另一种风格的景致--高原小瑞士。



在来自印度洋的温暖潮湿的 “西南季风”的吹拂下,从然乌以西直至林芝,有着全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原始森林。从寒带的针叶林到亚热带的长绿阔叶林,漫山遍野的长满藏东南的高山峡谷。这里是整个青藏高原最温暖最湿润的地方,与普通人心目中苍凉的雪域高原有天壤之别。



车缓缓的在一个藏族村落旁停下,这是鲁朗的“扎西岗村”,藏式风格的木屋古朴而简洁,金黄的青稞田里有放牧的牛羊,村旁的小溪清澈的翻腾而下,时而激荡出白色浪花,转瞬又消失。


抬头眺望,是连绵的皑皑雪山,低头所见,却是飘扬的经幡,一派祥和的田园风光。如此迥然不同的地域风貌,完美交融却又不真实的存在着。



鲁朗已如此美丽,又何必要借瑞士之名来衬托呢,只缺少几个飘飞的精灵,这里就是天堂。

在色季拉山的垭口,可以看到中国最美的山峰--南迦巴瓦,只是有如此幸运的人不多。乍雨还晴,厚厚的云层将南迦巴瓦的真容遮盖得严严实实。

翻过色季拉山就到了著名的林芝。

林芝的风景在路上,一路驶过,错觉并非是在冰雪飘飞的高原,而是在杏花烟雨的江南。

到林芝跟旅游团的游客,大多只是参观了世界柏树王之类的乏味景点,却错过了林芝的精华。林芝最美的景色在尼洋河谷。



尼洋河谷碧水潺潺,河滩上大片的柳树林,深秋时柳枝一片金黄,整个尼洋河谷就是一幅天然风情画。



尼洋河---神女的眼泪,是贯穿藏南的一条绚丽画廊。
如果说理塘是雄浑壮阔,然乌是宁静秀美,那么林芝则兼有两者的优点,还要再添上一份脉脉的温情。



摄影提示

 【林芝】
 在“林芝人民欢迎您”的松树牌楼那儿一定要停一停,路旁的大片杨树林一片金黄,非常迷人。

 【尼洋河畔的柳树林】
 在林芝的拍摄点是尼洋河畔的柳树林。从林芝县成中的一个丁字路口向南,过林芝军分区大院后向东行驶大约18公里,
 经过帮纳村后,尼洋河的河滩上即出现了大片柳树林。这里的柳树林也是球形树冠。
 这里也是最考验拍摄构图能力的地方。
 11月初的深秋,此时的柳树一片金黄,球形的树冠在蓝天下更似团团金色的火球。
 在尼洋河拍柳树林,不一定要强调早晚低角度的阳光,因为这里地处雅鲁藏布江和尼洋河,水汽蒸发量大,早晚常有云雾,
 常常是上午10点后太阳才从云中冒出。而且在这里拍摄主要是注意构图和色彩,即使阴天和顶光也能拍到好片子

《第10日行程完毕》

————————————————————————————————————————————————————————

 

 

关键词:亚丁香格里拉川藏线西藏稻城

作者:风萧声动

《《 川藏线 》 (四)》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风萧声动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