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上里的旅行

发表日期:2012-01-21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景区:上里 点击数: 投票数:

 

_DSC0304.JPG

上里的旅行

 

上回去上里是在几年前,记得当日下着小雪,游人稀少。古镇是昔日南方丝绸之路的一站,沧桑而幽静,有惊艳的牌坊和婀娜的古桥。步行在老街,每间老屋和每块石板都似乎在向你诉说着陈年旧事。虽然去日已多,但每每想起上里,总让人怀想。

又是一个冬日,我和父亲自驾车再一次前往,这也是父亲回广州前的最后一次远行。父亲和我一样喜欢旅游和摄影,退休更是和母亲时常出外,足迹遍布世界,这点连我也自叹弗如。二老有健康的身体和乐观的心态,是全家的幸福。

 

因路途遥远,我们在雅安城边的金凤寺小歇了一阵,这是个始建于唐代,重修于明清的千年古寺。此时寺院外围正在修葺,四周砖木杂陈。由于天气寒冷,院中鲜见香客,有些孤清的味道。寺内绿树掩映,除却殿堂楼阁,还有亭台水榭。虽然是初冬季节,仍有浓浓的秋意,银杏叶正黄,枝头虽已稀疏寥落,却铺得满地金黄,连月亮池也全被覆盖,绿的水草,黄的落叶,层叠交错,煞是好看。

古时雅安是中原和西藏茶马古道的重要一站,从清朝至民国时期,金凤寺便成为了康藏地区活佛进出藏地途中的驻留地。寺内供奉有藏传佛教的菩萨塑像和藏族僧俗赠送的唐卡、宝塔、神兽及转轮等,楚禅大师的舍利塔也有百余年的历史,虽经上世纪的战火破坏失了塔尖,仍不失当年遗韵,寺内的揽辉亭、月亮池等佛教建筑小品还被收入《中国寺庙园林环境》一书。偏在城市一隅的这一处寺庙竟然隐藏着这么多故事,实在难以意料。一次不经意的停留和意外发现,却令人欣喜。

上里距雅安仍有几十公里,途经一些山岭村庄,又过了中里镇,想来上里已在不远处。转过一处街角,距道路不足百米,田间矗立了一座石牌坊,孑然独树在空旷的菜地之中,这便是印象中的双节孝牌坊。这座建于清道光年间的牌坊,系朝廷为褒扬韩氏姑媳守节所建,高11米、宽6.4米,四柱三间、门楼式,重檐,坊前有方斗桅杆一对,长方形柱础,每柱有抱鼓石。坊上凿有以戏曲、历史故事为内容的花纹图饰百余幅。精雕细刻,工艺精湛。曾在上里驻扎半年的红军队伍也在石柱上也留下了抗日宣传标语,革命足迹同时带给这座古镇更多的内涵,古牌坊见证了这历史性的时刻。

若细细观察,牌坊上的文字和图画皆曾有过油彩,想来当年一定是光鲜而绚丽。一晃百年,牌坊在岁月的冲刷下暗淡了颜色,而那些抱鼓石上的石狮,也经历风吹雨打,模糊了轮廓。走过青葱岁月,这高耸的牌坊如今似若一位睿智的老者,冷眼看着世事变迁。

如今这座牌坊静卧于田野,四周被密集的铁丝网和竹条所围,显出几分破败,前后大门紧锁,只有一只狼狗在院内呆坐,守门人则不知所踪。乡间有农人在耕作,偶有游人经过却也不为所动。

我曾经专门为了欣赏两座精美的古牌坊驾车四小时去了仁寿双堡,也偶然在途经绵阳时拍下了道路旁边孤立的石牌坊。又在江南的东山和南浔发现保存完好的牌坊建筑群。在许多地方,无论是富庶的城市或是偏远的乡野,总可以发现那些明清时代的遗存。功德牌坊、状元牌坊以至节孝牌坊,一座座都记载着许多有关忠孝贞节的前尘往事。他们既是精美的艺术品,也是那个时代所谓楷模的见证。

时光荏冉,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人们也许早就把背后的故事渐渐遗忘,但无论如何,这些精美的建筑留传至今并得以保护,让我们领略到古代匠人的精湛技艺和中国建筑的特色形制,的确是件很令人欣慰的事。

离开牌坊,仅几分钟路程,便是上里镇了。

有小河蜿蜒环绕,拱桥和石墩遍布,岸边还有硕大的水车,明清时代特色的吊脚楼沿河而建,街道则呈井字排列,两侧都是原滋原味的老房子,大多保存完好。宽阔的石板路,木结构的民居,还有满街悬挂的腊肉香肠,除了川西的特色建筑,四川的饮食文化在这里也可以管窥。

上里曾是红军的驻地,镇外那些原本建于明清时代的桥梁碑塔上,也镌刻了革命标语,时光在这些物件上错落,不经意间便在某一个角落找到了岁月的痕迹。

镇子临河,有水之处就有灵气。水岸一侧有绵延数里的老街,皆为雕梁画栋的木结构老屋,两层建制,一楼是店铺,卖些工艺品和吃食,二楼可以住人,也可以做客栈,生活起居很方便。平日游客本就不多,又是这样寒冷的冬日,生意清淡。做买卖的人便三三两两在路中架起炉灶,烧些柴木取暖。还有些在打麻将和闲聊,打发着难捱的时间。街上有几只小狗追来跑去,这是他们每天的娱乐。

对面是广阔的田野。冬天的菜蔬长势不佳,地里长满大片的野草,显然很久未曾耕作。大约开春的时候农夫才会在此辛勤劳作,挥汗如雨吧。我想油菜花开的季节一定是这里最美的时候,只是是否还有第三次前来的机会就未可知了。

远处有些住家,那里才真正是当地人的居所。偶尔有农妇背着竹篓往镇子里来,卖给这边的饭馆,大约也只能勉强度日。还有些女人端着盛满衣物的脸盆和蔬菜,走到河边来洗衣洗菜。

这条穿镇而过的小河也是一处绝佳的风景,正是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两岸树木郁郁葱葱,不远处还有石拱桥横亘河上,连接左右交通。河上的几座古桥造型无一相同,尤以清乾隆年间的二仙桥和高桥形态优美,造型独特。每隔几十米便有一小坡,潺潺的河水顺势而下,像是一座微缩的瀑布。十几块方形的巨石整齐地排列在水中,方便行人过河。石墩和石桥相互呼应,呈现一个立体的交通架构。既方便又美观,正是前人智慧的体现。

和其它饭店不同,有家红军饭店确有来历。店家的伯伯和父亲当年参加红军并屡立战功,饭店的墙上便贴有英雄的事迹和图片。除了木板房和原木桌椅,菜谱上的“抢夺泸定桥”、“三军会师”和“同甘共苦”等菜式也令人浮想联翩,香肠、回锅肉和土鸡还获有奖状,已经足以吸引你的品尝欲。于是,我和父亲点得回锅肉和炒鲜笋,荤素各一,再加一个豆腐汤。粗茶淡饭,虽则简单,却很有意义。

比红军饭店更有名气的是韩家宅院,位于镇子的中心位置。

据说上里镇古时有五家大姓聚居,有韩家银子、杨家顶子、陈家谷子、张家棍子、许家女子一说。他们或是官宦人家,或是长于舞文弄墨,或有漂亮的女子。有关他们详尽的故事,大概只有在老辈人处或者史料中才可知晓了。如今仅有韩家尚保存有两处较为完好的古宅,一座位于四家村,一座便在古镇之内。

韩家大院始建于清代嘉庆年间,大院建筑风格采用了以北京官家宅邸的构架为主体,大天井两侧是厢房,正面是上房,厢房与上房之间是耳房,耳房紧贴小天井。大小天井之间有走廊相通,旁侧还有楼堂和花园,曲径通幽,小巧别致。七个小四合院串连成一个独特的大院,有“七星抱月”的别致称号。门、窗、板壁、抬梁、檐口等处的千余幅雕刻精品,镂空雕技艺精湛,内容有花草、鸟兽、人物,表现的多是普通的百姓生活场景,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人文气息。祖先韩廷藩的创业史还被一帧帧地雕嵌在堂屋一张供奉韩家祖先的香案四侧,可谓别具匠心和苦心。院内雕刻历经三代人方完成,实为一绝。

大院当年的韩姓主人先后有知事、武举和庠生,许是有些执印有功,受到清庭钦赐“卫守府”火焰镶边的金匾。斯人已去,而今这里仍居住着韩家的后代,四世同堂,延续着韩家香火。后人们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尚可收些门票作为家常之用。老人在屋角静思,院子有孩子在追逐玩耍,中年妇女在门厅前升火煮饭,男子们在外面忙碌——这是韩家的生活片断,也是古镇生活的真实写照。

当看到墙脚柱础的青苔和杂草,阴暗潮湿的小巷和堂屋,你不禁有些唏嘘,这座曾经辉煌的华宅因时光的流逝显得有些斑驳衰老,谁又能想象它有过的繁华与荣光?

百年之后,五大家族早已湮没,面对这孤独的老宅,只能感慨世事轮回。如此而已。

在归途中又有幸寻访到四家村的韩家老宅,它亦是韩家的另一处宅院,只因远离闹热的小镇,鲜为人知。由于缺乏维护,窗门上精美的雕刻多已褪去了光泽,仅可依稀分辨,大院里什物杂陈,老屋里还住着人家。有孩子在黑暗的屋角写着作业,收了三元门票,韩家人先荣还可靠解说收取些费用。而一位上了年纪的老汉更是爽直,友好地带我们参观,还表达了对当地政府部门的不满。在他看来,上里因韩家而扬名,而韩家大院并没有得到当地政府应有的支持和保护。说到不满处,老汉疾言怒色。我和父亲对望一眼,情知无奈,连声说是告别而去。

返程的路上,我还在回味那些细节,文峰塔、白马泉、古墓牌坊……上里保存有如此之多的古迹,也难怪成为许多古镇游书籍的推荐。这儿既可以领略历史风韵,又能欣赏田园风光,难怪令人留连了。

关键词:上里

作者:songzier

《上里的旅行》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songzier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