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摘:波士顿设计:“洋公司”的中国古城改建记

发表日期:2012-02-03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摘:波士顿设计:“洋公司”的中国古城改建记

大洋新闻 时间: 2012-02-03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武威

 国内不少历史街区遭遇“维修性拆除” “波士顿设计”因商业化改造频遭抵制
 
 


  “洋公司”的中国古城改建记
 
  国内不少历史街区遭遇“维修性拆除” “波士顿设计”因商业化改造频遭抵制
 
  “‘医者’不能自医”。近日,梁思成、林徽因这对建筑学大家在北京的故居遭遇了“维修性拆除”,夫妻二人生前曾为中国古建筑保护奔走呼号,但死后却没能保住自己的房子,这一结果令不少人唏嘘。
   与之相似,近年来,国内不少城市的历史街区都遭遇了“维修性拆除”、“商业化开发”的改建命运。其中,一家叫做“波士顿设计”的美国建筑设计公司成了“开发”这些历史街区的“行家里手”。该公司先后承接了宁波、北京、重庆等地的历史街区改造规划,但规划却遭遇了建筑界和当地民间人士的多重抵制。近日,美国规划协会的一纸声明和清华建筑学院副院长尹稚的炮轰事件将这家公司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该公司的很多宣传更被质疑造假。
  究竟是怎样的规划方案使得“波士顿设计”遭遇严重的抵制?这家在美国注册的公司真身到底如何?记者近日走访多地进行了调查。
   文、图/本报记者武威
 
  “动员全国规划界、建筑界把波士顿设计轰出中国。”
   1月2日,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尹稚在微博上炮轰“波士顿设计”以及清华大学校长顾秉林声犹在耳,虽然事后尹稚澄清自己是在“信息高速公路上酒驾”后胡言乱语,顾校长是“躺着中枪”,但尹稚却从未放过“波士顿设计”公司,这家令尹稚和一批民间文保人士深恶痛绝的建筑设计公司也就此浮出水面。据悉,这家公司的全名是“美国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注册地在美国波士顿剑桥市,其总裁名叫朱儁夫,是清华大学1992级建筑系本科生,研究生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大学。
  质疑造假:“波士顿”没有规划师资质
  在过去的六年里,“波士顿”参与宁波、重庆、北京等多个历史街区的改建规划,改建的方式就是大规模拆除老建筑,迁出原住民,并将原来的居民区改造为纯商业区。这种“大刀阔斧”的改建方式遭到很多文保、建筑界人士的痛批。而尹稚之所以“酒后大怒”,另一重要原因是“波士顿”染指清华大学法学院图书馆的招标工作,波士顿的投标方案在他看来“缺乏基础建筑和城规常识”。
  事实上,在炮轰事件之前,“波士顿”这家“洋公司”就遭遇了美国方面的质疑。去年12月30日,美国规划协会在声明中指责,波士顿没有美国规划师注册资质,“近日,某‘美国规划设计公司’因在北京、重庆、宁波等城市参与多个有争议的历史区改造项目,引起了中国业界和公众的巨大争议……美国规划协会核查证实,参与上述项目的是由中国留美建筑学生在美国注册的建筑设计公司,并未取得美国的规划师注册资质。该公司在自己网站上宣传的唯一一个在美国的规划项目也被证实为剽窃他人作品,被剽窃的公司已致函美国规划协会表达对此事的愤慨。”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波士顿还涉嫌其他虚假宣传。记者联系到正在哈佛大学建筑系城市景观设计专业(landscape architecture, landscape urbanism)就读的中国留学生刘虹。刘惊讶地说,他在哈佛从未听说过这家公司,甚至连朱儁夫这个人也闻所未闻,“哈佛就位于剑桥市”,他觉得这家公司“应该是上不了台面的”。另一位在波士顿的朋友向记者表示,他也找不到“波士顿设计”在美国总部的地址“剑桥市考克德大街1000号”。此前有媒体报道,考克德大街实际上总共只有599号,所谓的考克德大街1000号是一块被命名为“岩石草甸自然保护区域”的绿地。
   波士顿回应:未参与清华大学图书馆招标
   面对众多质疑,记者曾多次试图联系“波士顿设计”进行求证,但该公司北京、上海总部的接线员在听说记者的来意后,或直接挂掉电话,或称无法回应。1月5日,波士顿设计终于在其官方微博就尹稚事件和剽窃事件进行了简短的回应,但对于其规划项目引发来自民间的汹汹恶评,“波士顿”并未置喙。
  昨日,记者打通波士顿总裁朱儁夫的电话,他在电话中简短地表示:“公司正在针对媒体的报道组织相关材料进行回应。”但他并未透露材料的相关内容,记者追问他为何找不到公司美国总部的地址,朱在电话里不愿多做解释。
  对于直接引发尹稚炮轰的清华大学法学院图书馆招标事件,波士顿在官方微博上回应如下:“我们在过去的四年内没有参与清华大学的任何基建项目,因此,我们不知情也并未参加清华任何图书馆招投标。”
  波士顿同时承认,“我们在2005年至2006年年尾的清华大学百年校庆做了清华大学校园规划研究,主要是研究清华的公共开放空间、水系和交通改善以及一些项目的选址建议,我们做这个项目是基于对母校的热爱和理解,不涉及任何具体基建项目,也不是商业性项目。”


  宁波月湖西区改造:波士顿设计中途被撤
 

  2011年7月前后,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前往宁波做“历史文化名城”回访,在看到月湖西区成为一片废墟后,一位文物局官员当场丢下狠话:宁波这样拆下去,“历史文化名城”的牌子迟早摘掉。
  波士顿自我标榜:是保护历史街区的新力量
  事实上,尹稚的愤怒远不止于波士顿染指清华大学图书馆的招标设计,“我对BST(代指‘波士顿设计集团’)的愤怒有三:冒用外国设计机构成果被外方打上门来丢中国人的脸,执业资质与项目不符;到处专挑保护区核心建假古董,找个郊外建什么都行,专挑好的毁,并忽悠大家一起毁掉,还标榜是文化产业;精于钻营,常扯大旗做虎皮,否则也不会激怒我连累校长躺着中枪。”
   尹稚微博中言之凿凿的“专挑保护区核心建假古董”,其实肇始于2005年波士顿设计参与的宁波月湖盛园(郁家巷)项目,自此之后,波士顿设计在宁波、北京、重庆等地参与当地历史文化街区的改建规划,顺风顺水。在宁波,一位政府内部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波士顿设计先后参与了当地月湖盛园、南塘街、月湖西区一期的改建规划。
  位于宁波市中心的月湖两侧地块,自唐宋以来,都是名人士大夫的归隐之所,江南小巷曲径通幽,里弄间书声琅琅,月湖精巧别致,两岸所存名人故居和其他精致建筑极多。宁波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宁波郁家巷、南塘街月湖西区等地块都属于当地历史文化街区。但如今,这三个街区却以极其另类的形象出现在人们的眼前:所有原住民都已搬迁,除尚未完成拆迁的月湖西区外,南塘街、郁家巷都被改造成了纯商业街。
  朱儁夫在2009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自豪地宣称:“(郁家巷)这个项目在请我们来主持设计之前,他们已经请过东南大学、浙江园林设计院等很多设计单位做过很多轮设计,虽然做了很多轮,但是还停留在一个原址保护的阶段。规划部门和操作部门把我叫过来,希望能加入一些新的力量,争取换一个角度,不仅能够保护,还能够改造历史街区。”
  记者实地探访:历史文化街变身纯商业街
  波士顿的改造就是将郁家巷变成一个高端商业街。1月29日,在月湖西区原住民程健捷和袁勇的带领下,记者来到月湖盛园(郁家巷)。如今,这里的所有建筑都已经成为商业用地,满眼修葺一新的房屋,成了各种高端会所、江浙菜馆、高级咖啡厅的所在,原先蜿蜒的小巷为适应商业的需要被拓宽至8米成了笔直的马路。袁勇告诉记者,整片郁家巷,仅仅保存了不到1/5的建筑,一些文保单位和文保点也遭到“改良”,例如,麻将创始人陈鱼门的故居被租给了同仁堂药店,这间故居基本是“维修性拆除”后新建;盛园得名的盛氏花厅也被改成了书房式会所,内部结构完全改变。“这是非常拙劣的改建,很多建筑为了商业的需要进行了人为的抬高,一些墙壁被故意打掉,换成了玻璃,完全失去了江南特色,甚至出现了很多山西建筑的元素,不伦不类。”
  而年前刚刚完工的南塘街,则成了宁波小吃、特产一条街。宁波市文保单位新中国电影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袁牧之的故居,成了一家饭馆;另一户余氏宗祠则变身为“宁波第一副食品商场”,这家老国营商场在上世纪90年代就早已不复存在,却在南塘街上“借尸还魂”,实则是商家开张借用老店之名。位于南塘河一侧的南塘街改造又遭到很多文保人士的批评:“建筑结构几乎完全一致,房屋的上下两层几乎是一个平面,河边的埠头也是粗制滥造。”
  月湖西区一期如今已被拆成一堆瓦砾,所有原住民均已搬迁,袁勇曾统计,一期建筑中曾有35幢文保建筑,如今剩下了不到10幢。与此同时,宁波市内部的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月湖西区的相关工程已经停滞了下来。停滞的原因他并不十分清楚,但波士顿设计已退出月湖西区的规划,转而由同济大学接手,1月5日,宁波市规划局官方微博也证实:“ 我们也关注到美国规划协会的声明,月湖西区一期现正由同济大学进行深化完善。”而上述知情人士则称,“波士顿设计的房子在风格上和原来的江南民居不协调,这可能是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宁波市政协的一位干部也证实,月湖西区一期规划“出现了不少问题”:“原来是由波士顿设计公司设计的,这家公司缺乏对历史街区保护的经验,因而出现了不少问题。市规划局已经责成城投部门重新设计。目前已经由国内保护历史街区有丰富经验的同济大学专家小组在设计,把充分保护好月湖历史文化街区作为第一要求,会做得更好一些。”
  此前有媒体报道,波士顿设计被撤换与国家文物局的一次回访有关。2011年7月前后,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前往宁波做“历史文化名城”回访,在看到月湖西区成为一片废墟后,一位文物局官员当场丢下狠话:宁波这样拆下去,“历史文化名城”的牌子迟早摘掉。
  涉嫌违规:历史街区建筑不得拆
   资料显示,目前月湖西区的总规划面积46.8公顷,其中重点保护区24.7公顷,传统风貌协调区22.1公顷。东西横向约300米,南北近1000米。在月湖西区范围内,共有各类传统民居院落145座,其中文保单位院落29座,历史建筑院落116座。地处在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天一阁身后的月湖西区,一向被宁波人认为是宁波百年文脉的所在,但如今,却只有袁勇、程健捷等十余家“钉子户”坚守,“我们正在跟政府部门打官司,因为如此大规模的拆迁涉嫌违法。”
  据宁波高校的一位长期从事月湖西区研究和保护的学者说,月湖西区、月湖盛园等历史街区的改造违反了国家建筑部颁布的《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规范》,“规范明确规定,‘历史文化街区内的历史建筑不得拆除’,‘历史文化街区内构成历史风貌的环境要素的保护方式应为修缮、维修’,‘历史文化街区内拆除建筑的再建设,应符合历史风貌的要求’,‘历史文化街区内不应新设大型停车场和广场’……由此可见,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不单单是街区内文保点或者文物单位需要维护,整个街区的风貌都应保存下来,波士顿的行为显然违规。”
  可是,波士顿为何胆敢进行这些涉嫌违规的改造呢?曾参与月湖西区标识体系规划的宁波城市艺术学院兼职教授张波认为,朱儁夫本身是一个书生,他确实有一定的学术功底,之所以会做出这种纯商业的街区规划,与有关部门的价值取向不无关系。
  尹稚则称:“有人问为啥波士顿设计能在历史保护地段的核心区下手,除了大家已知的和猜测的原因外,还有一点:这个行业的正规机构不会去迎合这种破坏性的建设意图,不会去投标,以免道德沦丧被业界所不耻,波士顿这样无道德可言的机构也就找到了谋生的空间,以历史街区的‘死’来换它的‘生存’。”

http://gzdaily.dayoo.com/html/2012-02/03/content_1600097.htm

转发: 波士顿设计摧毁古城 拆掉古迹建地下车库
2012年01月16日 13:13  来源:瞭望东方周刊 作者:黄柯杰
    “波士顿设计的方案不能算精妙,只能说很大胆,敢于开膛剖肚,拆除重建。宁波本土没有一个设计师敢拿一片江南民居开刀,将它改建成商业区”
    寂冷冬夜,一曲悠扬的小号飘荡在月湖西区,曲罢谢幕,生长于斯的年轻号手向观众深深鞠躬。简易的舞台周围响起掌声,一群老街坊向号手致意。这也是老街坊们分手的号角。他们的生活,被宁波市海曙城市投资开发公司和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以下简称“波士顿设计”)的一纸概念规划改变。
公开资料显示,月湖西区是继宁波老外滩和宁波月湖盛园后,又一个老城区改造的样板。
2011年末,这些老街坊们惊奇地发现,这家叫做波士顿设计的公司正在网上被一帮文保专家和建筑人士痛批。
文脉之地挖出地下车库
月湖西区位于宁波市区月湖西侧,是宁波最古老的住宅区之一,在天一阁悠久历史的熏陶下,这里成为宁波几百年城市居住历史的缩影。
“月湖西区是宁波居住文化最为经典的区域,在这里可以看到宁波城市文化和商业文明发展的清晰脉络。”宁波城市艺术学院兼职教授张波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从历史来看,在宋高宗以后,宁波人仕途顺利,为官告老后,城区的月湖十洲成为择居佳处。一时间,月湖西区文人士大夫汇聚,包括唐代大诗人贺知章、北宋名家王安石、南宋宰相史浩、宋代学者杨简、明末清初大史学家万斯同等人,都在月湖区域或隐居,或讲学,或为官,或著书。
一些专家曾对月湖西区如此定位:这里曾是宁波最高档的住宅区,闹市中一片幽静之地,近代宁波许多殷实之家均在此居住,小弄堂曲径通幽,私塾书声朗朗。日常生活用品,通过小船走几分钟水路,到月湖东区的集市上购买。
因为紧邻天一阁,这里也被称为宁波的文脉之地,周围有大量名人故居和历史遗迹。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月湖西区的总规划面积46.8公顷,其中重点保护区24.7公顷,传统风貌协调区22.1公顷。东西横向约300米,南北近1000米。在月湖西区范围内,共有各类传统民居院落145座,其中文保单位院落29座,历史建筑院落116座。
“当时月湖西区的规划设计确实由波士顿设计在做,那是因为市领导觉得月湖盛园做得比较成功。”张波说。
月湖西区原住民程健捷告诉本刊记者,对于月湖西区改造,宁波文化界人士都十分关心。“可是谁都没想到,改造会走月湖盛园的老路子。”
从2011年春天开始,月湖西区二期改造进入攻坚阶段,所有建筑物都按照级别被文保部门标喷上油漆编号。A表示坚决不能拆除的文保单位,B表示需要保护的历史建筑,C表示需要保留的历史建筑。
数月之后,月湖西区的二期地块被夷为平地。施工队进入一期地面,挖土机进场后,将居民区地下黑土挖出,原来这里要建一个地下停车场。
在张波和程健捷等人的统计中,在月湖西区一期中应该保留35幢文保建筑,但目前拆得只剩5幢。程健捷曾问在现场的文保人员,这些老房子为什么要拆掉,文保人员也很无奈,只能叹气告诉他,以后这些房子还会原地重建。
“不挖掉就没法建停车场,没有停车场的商业区就无法繁荣---难道老房子只能为商业让道?”程健捷质疑。
差点拆掉“历史文化名城”
2011年8月起,波士顿设计退出月湖西区的规划,改由上海同济大学接手,其中原因不为人知。同济大学接手后,曾派出一批设计师到一片废墟的月湖西区测绘作图,看到孤零零几幢老房子,同济大学的老师留下一句话:“已经拆成这样,我们也只能尽力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波士顿设计被撤换与国家文物局的一次回访有关。2011年7月前后,国家文物局的专家前往宁波做“历史文化名城”回访,在看到月湖西区成为一片废墟后,一位文物局官员当场丢下狠话:宁波这样拆下去,“历史文化名城”的牌子迟早摘掉。
在月湖西区天一阁附近,二层的欧式洋楼翁文灏故居,在废墟中格外显眼。2011年秋天,翁文灏家族曾有一批人亲人回家乡探亲,回到故居门口被吓一跳,熟悉的街坊一个都不见了,只留下一堆瓦砾。“家属问怎么回事,我们也没法说。”程健捷说。
月湖西区改造进度飞快,很多资料都来不及查证。
陈永祥的舅舅陈友甫家在月湖西区的偃月街大收院巷8号。据陈永祥介绍,远在青岛的陈友甫早在2000年过世,当他得知舅舅的房子要被拆迁的消息后,就告诉了在青岛定居的舅妈李杰。
经过查证后发现,陈友甫的房子已经在1997年过户到居委会名下。居委会则声称早在1983年,陈友甫就将房产转让。李杰表示对此毫不知情,因此委托陈永祥打官司将事情查明。
正当陈永祥提起诉讼时,他发现那套有争议的房子已经被拆了。“他们为了赶工期把房子扒倒了,我连照片都来不及拍。”陈永祥很懊恼,不知道怎么向舅妈解释。
开发和保护之间的平衡
自月湖盛园始,波士顿设计在宁波先后承接了包括南塘河、莲桥街、月湖西区等多个宁波历史街区的改造规划。而波士顿设计引以为傲的月湖盛园,却让宁波一些文化界人士心痛。
作为海曙区占地近5万平方米的旧城改造项目,月湖盛园地块属于月湖东区核心,当时宁波各界对此充满期待。为保证物业的独立性和品质,市领导提出,希望建成后的月湖盛园只租不售,这一开发任务交给宁波城投下属的宁房集团,并专门成立海盛房产进行开发。
在张波看来,这块土地最难的是规划。他回忆,当时月湖盛园所属的郁家巷应该怎么定位,颇费脑筋。
最后波士顿设计如何接手的月湖盛园设计,张波对内情并不清楚。他在一些场合见过波士顿设计总裁、首席设计师朱夫,这位毕业于清华的设计师文质彬彬,谈吐间显示出良好的专业素养。
月湖盛园是波士顿设计在宁波接手的第一个项目。朱夫拿出的概念设计方案让开发商比较满意。当时张波就很担心:按照这个方案,非文保单位的老房子肯定会被大动。
“整个街区的功能从住宅变成商业,肯定有大的改变,国内也没有法规规定,不让改动非文保单位的老房子。”张波说。
最后开发商确定的是波士顿设计提出的中间开路的概念方案,将整片江南居住区沿着窄窄的郁家巷,将其拓宽引入客流,沿街铺开店面。这一方案的商业价值明显,能扩大客流量。
张波的公司负责月湖盛园整体文化业态、街区标识、街区雕塑、店铺外部形象控制、陈鱼门博物馆等形象设计。在其设想中,月湖盛园将是宁波最有商业和文化价值的街区。
“现在回头看郁家巷的改造,虽然大家都付出心血,但只是弄出了一个仿古商业街区而已,远远没有时尚文化的魅力,在长三角更出不了位,还背了这么多骂声。”张波如此总结。
他认为,月湖西区的开发,应该保留一定比例的原住民,并在住宅区周围沿街进行商业开发,这样才能在开发和保护之间取得平衡。
http://news.ifeng.com/shendu/lwdfzk/detail_2012_01/16/12007028_0.shtml

转发: 波士顿设计是“医生”还是“凶手”?2012年01月11日 07:08
来源:东方早报
华新民
一个多月以前,我还根本没有听说过“美国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的名字(下称“波士顿设计”)。
第一个愤怒的声音发自新浪去年12月3日署名“营国拙匠”的微博:“强烈谴责一些注册在美国的空壳公司打着美国规划机构的名义在中国行骗,如‘美国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公司主要团队中甚至没有美国注册规划师,没有任何在美国规划的案例。看这些‘外来和尚’在北京南锣和鼓楼的杰作吧!请国内领导明鉴。”
这条微博所述事实如何呢?从该网友挂出的这个集团网站上的几个设计方案的效果图来看,涉及鼓楼东南角的“时间博物馆”和南锣鼓巷的入口处,前者是一组不伦不类的“东方风貌”的平房建筑群,后者是几栋西洋式的二层玻璃房,都是与历史文化街区格格不入的形体,且建“时间博物馆”的立意,根据后来我所看到的该集团董事长朱儁夫的讲座所表述的,竟是为了把世界著名钟表品牌招来,在钟鼓楼这种文化重地,兜售它们的名贵钟表!接着我从许多城市规划业内人士那里得知,朱儁夫系清华大学建筑系92届的毕业生,后来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研究生。
进入“美国波士顿国际设计集团”网站(http://www.bidg.com.cn),我震惊了,发现该集团的类似以商业策划为宗旨的破坏性设计,也出现在北京的玉河一带和国子监区域,并染指宁波、重庆、杭州等数座城市的历史文化街区(编者注:该网站近日已改版,截至昨日,“项目”、“服务类型”、“新闻”等内容均无法点开)。
这些设计的实施,是把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老宅主人迁走,把他们所居住的老建筑(被朱儁夫在上述讲座里污蔑为“低端建筑”)铲除,然后建设出一批无本无源的仿古“风貌”建筑或西洋建筑,作为豪华会所、豪华宾馆、顶级品牌商店,以及准备高价出售出租的豪华住宅。
比如涉及宁波,朱儁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郁家巷)这个项目在请我们来主持设计之前,他们已经请过东南大学、浙江园林设计院等很多设计单位做过很多轮设计,虽然做了很多轮,但是还停留在一个原址保护的阶段。规划部门和操作部门把我叫过来,希望能加入一些新的力量,争取换一个角度,不仅能够保护,还能够改造历史街区。”(《新民周刊》,2009年18期)舍“原址保护”而进行“改造”,不过是以保护为名的拆迁,以便于进行“市场化运作的手段”,“真正体现这块地块的土地价值”。2008年3月25日,《宁波晚报》报道,郁家巷“将被精心引入现代商业功能,让老建筑增加新内涵”。于是,又是一轮清空老城居民、拆真老宅、造假古董,并不惜将诸多文保建筑拆掉移址重建,再“迁入”原在别处的名人故居即另外新造“仿古”建筑,形成了最后的郁家巷(月湖盛园)。
当一幅幅效果图变成事实,就是一个陌生的全新的街区的诞生,就是一个接一个的历史街区的毁灭,是一个接一个地域文化的毁灭。而对于老北京人或老宁波人,失去的则是与自己血肉相连的家园和所深爱的故土。
为了迎合一些地方政府“打造”文化的要求,“波士顿设计”用商业策划代替保护原则,与甲方一道消灭了绝大部分的真实遗存。在国家文物局网站列出的“文物保护工程勘察设计从业资格证书人员名单”中,并没有“波士顿设计”的成员,那么“波士顿设计”从事古建“设计”的资格在哪里呢?兴许,这个名单公布之后,有怀揣“资格证书”的人士加盟其中?
我把“波士顿设计”网站上其他种种方案截图发到微博上以后,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激愤的评论铺天盖地,除了普通市民,还有很多建筑师和规划师的谴责,原来“波士顿设计”早已引起公愤!而在这些业内回应中,我也看到了随后引起广泛关注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副院长、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尹稚的跟帖,先抛开其他情节不说,他对“波士顿设计”的愤怒,主要也因其在历史城区的作为。对此他又在1月4日的微博上特意加以强调,表示“波士顿设计”:“执业资质与项目不符,到处专挑保护区核心建假古董,找个郊外建什么都行,专挑好的毁,并忽悠大家一起毁还标榜是文化产业。”对这一指责,“波士顿设计”方面没有回应。
而美国规划协会在其网站上也表态了,表示不满“波士顿设计”冒美国规划界之名,同时提到了美国Goody Clancy规划设计公司抗议其在美国的一个规划成果被“波士顿设计”所剽窃。把其他公司做的项目放在自己网站上,当作自己的设计成果——对这一指控,“波士顿设计”方面同样没有回应。
另外,城市规划学会曾与住建部网站确认,列出自2005年以来,“经过认定的外商投资规划服务企业名单”中,没有“波士顿设计”,我们只能怀着善良愿望,希望它最近也取得了规划服务资格……
话说回来,即使是一个有相关资质且方方面面没有任何问题的设计公司,也不可以在一座历史文化名城的身体上进行重新规划,因为这种规划本身就意味着拆,意味着破坏。一个有资质的公司,起码它是可以对某些单体建筑进行修缮的,至于整体的老城区,则应通过“微循环”,通过当地政府负责任的管理,逐渐恢复到美好状态。
然而在微博上,“波士顿设计”事件引发各地民众激愤的评论,其矛头也不单指“波士顿设计”和雇佣“波士顿设计”的各个甲方,更是对各地的乱“拆”已经忍无可忍。网友们纷纷地传递着“还有青岛!”“还有无锡!”“还有苏州!”“还有大同!”“还有厦门!”“还有哈尔滨!”……
这是呼救!希望各地的主政者能够听到! (作者系民间古城保护人士)

作者:飘然

《摘:波士顿设计:“洋公司”的中国古城改建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飘然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