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印象拉萨--Impression Lhasa--拉萨的幸福生活精华

发表日期:2012-02-09 摄影器材: 宾得 K-7 景区:拉萨 点击数: 投票数:

 

我心静如水的望着晨曦中的布达拉宫,威严而深沉,与记忆吻合,让时间定格。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站在布宫广场的我,并没有感受到灵魂洗涤的归属感,但那种由神秘带来的美感,并不因此而有所褪色。



布宫的台阶一层又一层,高得让人眩目。



布宫的墙壁红得热烈,白得圣洁。(布宫红宫)



(布宫白宫)



天似乎更近了,蓝得那样的不真实,从屋檐飞出的鹰鹫盘旋着消失,仿佛就此化入了蓝天。


弥漫着藏香味道的宫殿,千回百转,排列着的佛像,或慈悲,或狰狞的俯视众生,耳边只听见脚步和诵经声,象古老的梦在飞驰。这让我的思绪也跟着飘渺了起来。


(布宫进三道门后是不允许拍摄的,这2张实际是在色拉寺拍的。)



走进六世达.赖 仓央嘉措的寝殿,就如走进那最荡气回肠的故事里,那不羁的灵魂仍游走在宫中,恍惚间听闻他诵经中的真言。


游览布宫似乎是每个到拉萨的人都必须完成的使命,无论你是乘坐飞机、汽车,或者一路长头,匍匐着来到这里。


这就象一个仪式,一个朝圣的仪式,表示你寻找的目的地已经到达,然后你才可以去做些别的事情。

———————————————————————————————————————————————————————

在拉萨最小资的事情叫作“壶茶”,就是坐在“玛吉阿米”的露天阳台上要一壶甜茶,望着下面的街道发呆。


“玛吉阿米”是一个发生在古老西藏的美丽遗梦,相传仓央嘉措跋山涉水走遍西藏,在八廓街角遇见一个月亮般的娇美少女—玛吉阿米。

“在那东山上,
升起皎洁月亮,
玛吉阿米的面容,
渐渐浮现心上”

—仓央嘉措写给玛吉阿米的诗句从此流传。
 而他们相遇的那间藏式酒馆,跨越了时间的长河,仍然停驻在八廓街的一角。




(玛吉阿米著名的酸奶蛋糕)



如今的玛吉阿米酒馆仍是藏式风格的装饰,神秘而厚重,仿佛沧桑的历史重现。
阳光拉长了影子投射在暖暖的木地板上,细细的灰尘在光线里漂浮、起舞,在藏歌里轻轻的闭上眼,感觉快乐和忧伤…




——————————————————————————————————————————————————————



拉萨河南是石山,山的远方依旧是山。而拉萨河北则是一片沃土,造就了拉萨这座城市。
 从仙足岛生态小区后门下到拉萨河边,慢慢的沿着河边散步。
















清澈的拉萨河水缓缓流淌,藏民们把花花绿绿的床单晒满了河滩。



对岸山坡上的草甸,被夕阳染成浓重的褐黄色,弥满着野性和豪放,没有烂漫的春花,没有喧嚣和浮躁,只有生命的成熟和深沉。











————————————————————————————————————————————————————————

西出拉萨10公里,路侧的山坡上鳞次栉比的白色建筑,远望仿佛白色的米堆,这就是哲蚌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寺庙。



而“哲蚌”在藏语的意思就是“雪白的大米高高堆积”,藏文全称:吉祥积米十方尊胜州,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地位最高的寺庙,每年藏族最重要的节日—雪顿节都在此举行。



哲蚌寺的师徒三尊像,师傅是藏传佛教格鲁派的创始人:宗喀巴大师。或者有人从未听说过这位大师,但他的两位徒弟你一定知道,分别叫:达.赖和班禅,当然都是一世。



于我而言,西藏的寺庙除了规模大小,似乎辩不出太多分别。



随着那些藏民香客走过一个个殿堂,看他们从手里提着的壶中为每一盏酥油灯都添上一点酥油,将额头轻轻的在佛座或者哈达上挨上一挨,然后再前行。


我在想,作为一个摄影者,是否具备了理解这样一个陌生之地的能力?
或者说,这能力能否支撑我准确而有节制的表达?   

不是猎奇,更不是俯视,而是对另一种生活着的人性尊严保有尊重。



哲蚌寺大殿里的法.会正在进行。



我们坐在旁席上,听诵经声此起彼伏,如天籁穿透,如彼岸传来…大殿前不时有藏民跪拜…

 

 

顶窗晒下的缕缕光斑,在敬畏与肃穆的气氛中,幻化出袅袅轻烟,与诵经的回响纠结在一起,亦真亦幻,难以言说。


在香火的轻烟里,我屏息聆听,期待能从这低沉的吟诵声中感悟到什么,而大殿外传来了悠扬的“拉萨谣”,是大殿顶上正在夯土的少女们。


她们不象是在劳作,她们只是在欢歌…这肃穆的寺院和少女的欢歌,严谨的修行和生活的劳作,貌似完全对立,却又奇异的融合在一起。



————————————————————————————————————————————————————————

色拉寺是格鲁派六大主寺之一,与哲蚌寺、甘丹寺合称拉萨三大寺。



色拉寺的扎仓昏暗狭小,弥漫的轻烟中,一切都显得非常神秘。







色拉自古就是高僧活佛讲经说法之地,但吸引我们来到色拉寺的是每日下午15点开始的喇嘛辩经。



辩经是藏传佛教学习显宗教义的必经方式。各大寺庙都有,而色拉寺的规模尤为壮观。



辩经在一个独立的小院中进行,院里铺满碎石,高原的阳光穿透树枝将地面和喇嘛的身上弄得斑驳陆离。


辩经由立者发问,坐者答辩,发问者或剑指或击掌,答者时而苦思,时而滔滔而言。



辩经是一种学习方法,更是一种抉择,用争论之声明晰心中的教义。

淡泊如水的修行者们居然也有如此执着的时刻。



虽然听不懂一句藏语,只看这生龙活虎的场面也决不会枯燥。







而展开辩经时,无论质询者还是答辩者,都只能针对提出的问题说:是、否或不一定。因此辩经的胜负,单看双方的表情就可一目了然。



2011-12-12上传图片







只是人间沧桑,滚滚红尘,又如何能如佛的世界一般清晰明了。



那藏人手里不停转动的经轮啊,真能藉此解脱轮回,悉得安乐么?



抬头仰望,阳光炽热的穿透树荫撒在身上,让人的身心都有了暖暖的包围,仿佛可以将一切都融入明光……



————————————————————————————————————————————————————————
藏传佛教始于七世纪中叶,松赞干布迎娶尼泊尔的尺尊公主和唐朝的文成公主,分别带来了释加摩尼8岁和12岁等身佛像,及大量的佛经,然后建大小昭寺。
因此在藏民心中,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



拉萨在藏语中,“拉”是佛,“萨”是地方,“拉萨”即佛地。


藏民只将以大昭寺为中心的八廓街一圈称为“拉萨”。所以说,大昭寺才是藏民的精神和生活中心。



早晨七点,拉萨的天还没有完全的亮色,八廓街昏沉沉的小巷里,已有络绎不绝的转经人。



八廓街就是围绕大昭寺宽10米长1千多米的街道,原先只是单一的转经道,如今成为了西藏文化和民俗的集中展示地。







早晚信徒按顺时针方向绕大昭寺转经成为重要的民俗景观。到这里的人不知不觉的也就纳入了转经的行列。

行走其间,晨光迷朦,蔟拥的人群中耳边只有喃喃的诵经声,心却突然平静了下来,似乎进入了另一个不可知的神秘世界。



到大昭寺不是去游览,而是去感受。



上午大昭寺不对游客团队开放,因为密密集集的都是来朝拜的香客,很多的殿堂都挤满了藏民,看他们添酥油,磕头,献哈达,一个接一个,而你却完全无法融入。

(大昭寺大殿内不允许拍摄,这些是大昭寺金顶平台上拍摄的。)







从大昭寺的金顶望下去,广场上密密的都是磕长头的人群。

藏民所传授的磕长头的标准姿势是:
正立,双手合什举过头顶,领受佛的旨意;
双手合什下移至唇前停顿,再下移至胸前停顿,于口,于心,与佛意相合;
然后双手分至体侧,屈膝,双手抚地随身体下伏而前滑,
同时心发所愿,口诉祈求;身体完全覆地后双手划弧伸至头前合什;
站起,再如此周而复始。




在大昭寺前磕长头的并不全部是藏民,其中一些人的面部特证明显是汉人,也同样在虔诚的膜拜。



我不知道他们曾经遭遇过什么,又是什么样的力量感召才能让一个人消退了所有的欲望,只留下这份刻骨铭心的虔诚?




还有那些在川藏线上,经受着风雨洗礼,一路以磕长头的方式,前来圣地朝觐的人们。

那些久经磨砺后沧桑赤红的脸,透着从骨子里压榨出的血性,向你证明,人作为一个生命,能激发出怎样澎湃的活力!


这就是拉萨,这就是西藏。
绚丽的风景与神秘的宗教,醇厚的民风与宿命的心结,贫困与信仰,坚守与浪漫……










耳边又传来藏族少女们的“拉萨谣”……



…… 喝过的美酒依呀都忘记了,只有青稞酒忘不了;走过的路依呀都忘记了,只有回家的路忘不了……


 

<   全帖完  >























 

关键词:风光印象拉萨心情西藏

作者:风萧声动

《印象拉萨--Impression Lhasa--拉萨的幸福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风萧声动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