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什么人配什么人

发表日期:2006-08-21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什么人配什么人

 

    见钱眼开型女人天生地要嫁给老板、经理和小开富翁,这种婚姻才是百年好合,盖他只要一天有钱,她就服服帖帖。即令若干年后,他的钱光啦,但她也老啦,耍不出新花样。而穷艺术家一旦红骛星动,结识了见钱眼开,那可是霉运当头。常有些写稿的作家朋友,写起小说也好、散文也好,动不动就冒出来一位美艳绝伦的女士,两人一旦交谈,互通了尊名大姓,该女士一定尖叫曰:"原来你就是谁谁谁呀,我常看你的大作呀,写得好,写得妙,我以认识你为荣呀。"作者照例自己谦虚一番,有的还借机说上一段使读者背皮发紧的话,然后二人就爱上啦,爱得难舍难分。

 

  写这种小说的作家,即令不是头脑简单,也是一厢情愿,认为只要有两篇大作出笼,就会有一打以上的千娇百媚,争着往他怀里跳。呜呼,艺术家固有娶漂亮太太的特权,但这特权要靠上帝的恩典和他自己的真实本领,不是说浮浮飘飘两本小说就能使女孩子心神动摇。不要说别的,只说一点吧,如果遇到的小姐是见钱眼开型,恐怕不要说只写过两本啦,就是写过两箩筐都没有用。唯英雄惜英雄,唯惺惺惜惺惺,唯艺术气质的女孩子,才有爱上艺术家的可能性。

 

  艺术气质,是一种不图近利的气质,而见钱眼开则是一种短视眼,别看地美目盼兮,巧笑倩兮,却是除了钱啥都看不见,而且只看见眼皮底下的钱,连三公尺外的钱都看不见,深信只有钱才是万能。艺术气质型不同的是,认为""才是万能,基本观念既然不一样,恋爱也好,婚姻也好,就也不一样。

 

  《聊斋》上有一文,曰《姊妹易嫁》,为这两型的女孩子描绘出两种脸谱,书上曰:毛先生者,山东掖县人,官做到宰相之职。而他小的时候,父亲却是一个放牛的,穷得一清二白。同县有一位张先生,乃当地百万富翁,看他聪明可爱,前途不可限量,就把他收留在家里读书,当作子女一样看待,又把长女许配给他为妻。毛先生的母亲一听,百万富翁的女儿要下嫁给她的儿子,当时就吓了一跳。这一跳我想是难免的,盖贫富相差太远啦。

 

  问题就出在长女身上,她听说把她许配给一个放牛的儿子,禁不住羞愧难当,气冲斗牛。偶尔有人向她提及她的婆家,她就把耳朵一掩,号曰:"我宁死也不嫁那穷光蛋。"等到结婚那天,毛先生兴兴头头,前来迎娶,在客厅里恭候,可是新娘坐在墙角却一味猛哭,连妆都不化,更别说上轿啦。

 

  大小姐越是痛哭流涕,如丧考妣,被"如丧"的两位考妣,越是急得抽筋。执事进来传话,新郎要告辞啦——告辞啦者,就是催新娘快点上轿。老头连忙出来,扯谎曰:"小女正在梳妆,请稍停稍停。"摆罢尊谎,又回来规劝女儿。呜呼,这真是个伟大场面,写在书上,还没啥热闹,如果搬到电影上,就热闹矣。百万富翁之家,大喜之日,张灯结彩,车马盈门,人声喧腾,穷新郎战战兢兢,枯坐在客厅之中,左等右等,不见新娘上轿。不要说有人向他咬耳朵传情报矣,就是察颜观色,也会看出有点不劲。而新娘身为大学堂毕业生,天天盼望去菲律宾嫁给华侨,如今被老头异想天开,逼着嫁给一个其穷无比的小子,那股委屈之劲,足够使观众落泪矣。该老头自找烦恼,惹火上身,一会跑到新郎那里,叫曰:"我女儿正在描眉,马上就好啦。"一会儿跑到新娘那里,叫曰:"乖女儿,那小子目前贫穷,但将来前途无穷,为父的岂能坑你?"跳跃之状,不忍卒睹。

 

  可是无论怎样拖延,新娘不上轿总无法结束这个镜头。老头情急,一迭连声吩咐用人去卖麻绳,要吊死在女儿面前。闹成这种样子,就更下不了台。二女儿看不过去,也去劝她姐姐,劝了些啥话,书上没有交代,不外是说姓毛的那小子有出息,为人不可只看""而不看""等等。大小姐一听,好呀,你也逼我往井里跳,瞧我的笑话呀,大怒曰:"他既然那么好,你怎么不嫁他?"二小姐曰:"爸爸当初没有把我许配给他,如果把我入场配给他,用不着谁劝,我自然会嫁。"老头一听二女儿之言,灵机一动,就跟她商量,结果由她代替姐姐,梳妆上轿。

 

  这个故事最后的结局是八股的,全在意料之中,穷小子后来成了宰相大人,而大小姐嫁了一位百万富翁,后来家破人亡,她阁下只好去尼姑庵里苟延残喘。对于这种结局,我们不以为有其必然必婚姻不是赌博赛马,找个穷小子押上一注,就一定可押中,盖穷小子不一定将来必富,而百万富翁也不一定将来必穷,即令穷,也不一定穷到尼姑庵也。不过我们要从这故事说明的是,姐妹二人,正是两个极端,大小姐见钱眼开,而二小姐却有艺术气质,在乱七八糟、丢人献宝的浪潮中,毅然挑起重担,仅这一点,普通人就不容易办到。当然,如果二小姐不肯嫁国王时,大小姐准也挺身而出,"你不嫁我嫁"。但天下不肯嫁穷小子的女人多,不肯嫁国王的女人少也。
----选自柏杨《婚恋物语》

作者:风行健

《什么人配什么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风行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