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絮语文字,几许清欢

发表日期:2012-03-2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紫陌红尘,韶华轻度,尽管尘世喧嚣,尘梦也缭绕,但我依旧是那个爱闲、爱做梦的女子。

闲者自有闲情别趣,中国的诗人自古偏爱闲。不管是“静扫空房惟独坐”“日高窗下枕书眠”的闲居,还是“相与源江拾明月”“晚山秋树独徘徊”的闲游。反正,他们闲出了独有的情趣逸致。唯我的闲,与之比较,相形见绌,难免会显得“为赋新词强说愁”。

闲人,闲不出品味,那只是给自己徒增烦恼罢了,往往得到了闲的负值——烦躁。读书是一剂良药,可以治病根。我选择了读《李叔同的佛语禅心》,句句至理名言如同汩汩清泉,给浮躁以宁静,给急躁以清冽。读久了也就渐渐明白了,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我想,陶渊明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也正是表达此意吧!

李叔同曰:为善,最乐;读书,便佳。闲来,孑然一人,择来一本书,临窗独坐,静享我的一帘幽梦……然遗憾,读书甚少,做梦尤多。

偶然听说白落梅的散文不错,甚觉好奇,闲暇时,便找来细细品读。文字清淡,仿若散发着幽幽兰草香,心情便在这富有禅意的诗行里变得清新明朗起来。我喜欢读着这样的散文做着与现实毫无边际的梦。

明明就是一落透明的大玻璃窗,总会把它想象成绿苔滋长的木窗;明明只是一个塑料杯盛装的白开水,也能把它想象成一壶沁人心脾的清茶。窗外的麻雀在树上东跃西跳,情不自禁便会发问,那南飞的燕子何时才可以返家。还好,窗外没有目之所及的河流,不然,那一叶轻舟又会放逐到何处的天涯,寂寂地漂浮在岁月的河流里,又能否寻觅到一个陪她看流水落花的男儿。剧情总是这样太复杂,没有字幕无人能答。人海茫茫,或许他只是她的一段萍水相逢,却让她迷失最初坚定的方向。看惯了人世的秋月春花,有一天,划着倦舟归来,放下包袱,回到故乡,守着一窗落花,呷一口清茶,看一场旧戏,恍若间才明了原来那流水光阴也不过是梅花三弄。不在意那走过的岁月几分真几分假,只愿在终老之时化作一株遗世孤立的梅花,守着一段寂寞的芳华,在无人问津的渡口,候着某个归人执子之手去看落日晚霞……

梦醒了,莫名的发笑,我笑自己染上太多世俗的气息,即便想做一朵纯洁的白云,也被迫接受了风让你漂泊的命运。我没有梦里的女子那般恬静和淡雅,静坐,常思己过;闲谈,不论人非。这样的女子是清淡的,不悲不喜,静享清幽,不会为了追求一栋奢华的房子而费尽心机,她只求一处安稳的茅堂过露居;这样的女子是清欲的,不妄不念,安于平凡,不会为了饱填欲念而任意妄为,她只求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梦,是一种寄托,更是一种期待。回不去的曾经只是有颗回不去的心,如同我天生一大个儿却喜欢唯美小清新,刻意地去改变,结果只能是东施效颦,不伦不类。司空见惯后,才发现唯美只是一种心态与外表无关,徒有其表那才是真的矫揉造作。只有这样安慰自己才微微释怀那些标新立异的荒唐曾经……

那本唐诗宋词,不知在柜底藏了多年,在春雨泛湿的季节里,翻出来,打开尘封已久的扉页,霎时,一个个真实而热烈的生命便浮现在眼前,那一瞥无奈的眼神,那一脉心酸的深情,虽然几千年后的今朝,荒野只是多了些无名的墓冢,可是那些萧瑟的落寞和清苦的无奈,不正是亘古不变的悲喜人生么?

不论世事如何变迁,我只愿心灵执着于这一份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宁静,去寻觅书里那一抹清冷的幽香,闲时絮语文字,享我几许清欢,人生便足矣!

 



 



作者:夏日荷风

《絮语文字,几许清欢》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日荷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