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清醒纪

发表日期:2012-04-0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时间的齿轮咔嚓转动,谁与我的孤独相伴

看那烟火的绽放,我想起那个冰冷黑暗的城堡。

爱德华还在固执地修剪小灌木,他的眼睛像幽深的湖,却不告诉你他的寂寞。
 
                                                                                                          ——–题记
 
所有的感情有时候真的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的。喜欢或者厌倦只能自行了断,伤口是别人给予的耻辱,自己坚持的感觉。长大的方式就是要控制着这痛苦,让它像插入体内的刀刃,钝重地发不出声音。
 
人心总是在想念着另一半,因而天空总是半明半暗,河水总是半清半浊,人们的微笑一半真实一半空洞,行动一半明确一半茫然。因为每一个举动都是无可追悔,所以抉择时充满哀伤,而收获时惘然若失。
 
我的小熊挂链昨天断掉了,搞得我心里很不开心。原来没有什么东西是永远完好无损的。我就讨厌那些冲着洒到地上的牛奶大哭大叫的人,但是我一想起原本好好的事物逐渐变得浑浊,心中就特别不好受,所以,我不想要继续和你继续将友谊进行下去了,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不相信我自己,不相信这个世界存在永如最初的感情,人生再好,怎如初见。
 
这个混乱而寂寞的世界,谁的欢颜背后都有往事的阴霾与缺口。
 
我抬头看见展览的天空上云朵变幻莫测,眼中蒙上了一层雾气。此生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
 
终于在时光中逐渐磨平了棱角,又了一张不动声色的脸,仿若再也恨不起,扯不动。
 
 
 


 
 
 
 
 
 


作者:夏日荷风

《清醒纪》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日荷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