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春花不知人事改

发表日期:2012-04-04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时光依旧苍翠,只因我们不再年轻。烟雨,飘落。流年,轻渡。蓦然回首,桃花依旧笑春风,那踏雪寻梅,寒松访竹的日子早已背上行囊悄然远走,让人无处可寻,无迹可觅。

季节更替,岁月枯荣,由不得你我作主,不管你怀着怎样的心情,都必须无奈接受。素来都爱陌上独行,在水色的时光里走走停停,在红尘乱世中寻寻觅觅。然杨柳落英,菡萏寒梅,都只是沿途的刹那风景,终归是敌不过时光的脚步,逃不过岁月的劫数。

花开又花落,日升又月落,每当你倚窗赏花,望月忆友时,时光便那样老去了,连叹息都显得多余。有人说,世间最唯美的清梦莫过于与烟雨相携共冬春夏秋之梦,同慕一剪寒梅韵骨,共点一幅水墨丹青,齐沐十里菡萏风,皆温一壶桂花酒,才不负一世韶华。也有人说世间最寻常的幸福莫过于任沧海桑田,世态炎凉,时光仍忠贞于自己,如影随形,不离不弃。是呵,烟花易冷,人事易分,谁又给的起谁人的一份地久天长,海枯石烂。我想,人生中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整日游手好闲,无所事事,没有梦想,没有追求,将花样年华蹉跎。

常常于静谧的午后,采一束阳光,品半盏花茶,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翻阅那些尘封多年的旧照片,内心有种莫名的感动,悲喜无因。虽然有些照片被岁月冲洗的模糊不清,但时光的轮廓清晰依然。记忆中那些温婉的画面,如同一场永不散场的戏剧,又似一首甜蜜温暖的童年歌谣,美好如初。

每个人都曾有过一个明媚或忧伤的童年,在你我的记忆中浅唱低吟。记得小时候,碧水晴川,栀子飘香,家燕筑巢,总喜欢依偎在奶奶的怀里无忧无虑地叠着纸青蛙,细数荷塘浅笑的涟漪。总喜欢与小玩伴成群结队看蚂蚁搬家,采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听奶奶唤我的乳名。可那些芳菲盛雪,天真烂漫的日子就那样老去了,不向任何人妥协。

小时候,总渴望借一朵花开的时间长大,不问因果。长大后,总莫名被尘世烟火呛伤,无需缘由。人总是在现实与记忆中颠簸,会因了一句相似的话,一首忧伤的歌,一阕凄婉的词,一个熟悉的背影,跌入记忆的悬崖。还是因为我们太脆弱,无法经受的起时光的薄凉,才会想要一抹得以平静的解药,抑制住内心狂妄的忧伤,想要一种安稳的心情,繁衍明媚的阳光。

时光若水,人生如戏,没有彩排,每一场都是现场直播,一旦拉开帷幕,不管你如何怯场,都必须演到最后。虽然你我无法更改时光的纹络,无法预知死亡的日期,但我们可以用自己认定的方式去主宰人生,去改变生活,去努力拼搏,从稚嫩到青涩,从单纯到成熟。不管是在蒹葭苍苍的流年渡口也好,还是在饱经风霜的时光雨巷也罢,亦或是在现世安稳的岁月长廊,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我都不能迷失自我,随波逐流。

凝望眼前这春山如黛,烟雨画桥的风景。曾以为是“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明净绚丽的春景,是“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百花齐放的江南,是“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渔夫的悠闲。如今,感受最深的却是“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的惋惜。是“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伤感,是“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得几清明”的惆怅。到底是春风不知心里事,流光容易把人抛。

 



 

 

 

 



作者:夏日荷风

《春花不知人事改》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日荷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