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晋陕交界禹门口国军抗战烈士纪念碑精华

发表日期:2012-04-05 摄影器材: 索尼爱立信,u1 点击数: 投票数:



晋陕交界禹门口



禹门口国军抗日烈士纪念碑

陆军新编第八师从一九三八年一月起,驻于河南省郑州市以北的京水镇,担任东起马渡口西至黄河铁桥一带的黄河防务。九月初奉胡 宗南转来蒋介石侍从室的命令,全师开赴陕西周至县。当本师先头列车到达华阴县时,胡宗南改令本师下车,徒步行军,经大荔、合阳去 韩城县,接替陆军第一师严明旅,守备晋陕交通要冲黄河禹门(龙门)一带的河防。  一、战前的敌我态势  一九三七年十一月九日太原沦陷后,敌人相继南犯,并打通同蒲铁路,控制河津县至风陵渡的黄河东岸一带,与我陕西河防守军对峙,企图渡河进犯西北。  第二战区阎锡山部,以晋西的乡宁、吉县 等山区为根据地,陕西省的宜川县为后方,继续抗击敌人。晋东南及中条山由第一战区野战军第十四集团军等驻守,与敌鏖战,阻敌南犯中原,西犯西北。尤其是英勇的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深入敌人华北后方,在平型关大捷后,开展游击战争,与国民党军队联合作战,神出鬼没,打击敌人,使日寇疲于奔命,南犯西进都受到极大的威胁和牵制。一九三八年十月廿五日,武汉撤退后,国共两党合作,抗战进入第二期。军事委员会于十一月廿五日召开南岳会议,十二月召开西安会议,部署第一、二战区及西北的抗日军事。日寇为了干扰这次会议,扬言进犯西北。当时判断敌人的企图是“扫荡”阎锡山的晋西根据地,截断晋西与陕西的交通和八路军和延安的联系;并夺取晋陕交通要津的禹门,渡河西犯。  二、禹门的地势  黄河西来决昆仑,咆哮万里触龙门。  ——李白禹门,相传为夏禹治水所劈,因而得名。禹门亦称龙门,两岸的龙门山隔河对峙,奔腾咆哮的黄河宛如巨龙夺门而出,是晋西陕东的咽喉。禹门以北,群峦起伏,悬崖绝壁,为天然屏障。禹门以南,河幅宽敞,形同天堑,难以逾越。  从前,陕西、山西两省人民为了纪念复禹治水,开凿龙门疏通黄河的功绩,在龙门两岸各建一座供奉禹王的大庙。东禹庙依东龙门山麓修建,规模宏伟,四时烟火不断。西禹庙则修建于黄河中央的鲤鱼岛上。河水祜竭时,可步行至鲤鱼岛。洪水季节,则用小舟渡过,即所谓“鲤鱼跃龙门”。东禹庙以东为神前村,系禹门的前哨阵地。东禹庙以北,有曲折的小径通东龙门山,经山腹的关帝庙,可以到达山顶的云中寺,居高临下,足以控制禹门及其以东地区。环山沟有坚固的国防工事。它既是禹门河防的桥头堡阵地,又是第二战区的乡宁、吉县整个防御体系的右翼阵地,我军以加强营的兵力防守之。  三、兵力部署  新八师于一九三八年九月开驻陕西韩城后,接替陆军第一师严明旅担任的南自芝川镇至师家滩一带的河防。师部及直属部队驻韩城城内,以两个团守卫河防,一个团为预备队。当时以步兵第二十二团守卫禹门至师家滩河防。该团以第一营王树骥(加强营)守卫东禹庙及东龙门山阵地。以步兵第二十四团守卫禹门以南至芝川镇的河防。新八师接防后,继续加强防御工事,并挖交通壕连接鲤鱼岛的重机枪掩体。第二战区还配属新八师野炮营一个,位于黄河西岸王村附近,担任支援。  四、战斗经过  盘据河津方面的日寇,实行三光政策,烧杀掳抢,无恶不作,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它还不时向我黄河西岸炮击,严重威胁着陕东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新八师官兵,对日寇残暴行径,深为痛恨,严阵以待随时准备歼灭入侵之敌。时届冬季,东龙门山地冻天寒,山川树木,一片银白,山河壮丽,更加激励了全体官兵的爱国热情和守土抗敌的决心。  韩城以南的芝川镇是《史记》作者司马迁的故乡,他的陵墓就在芝川镇的山坡上,那里松柏森森,庄严肃穆,激励着人民,不畏强暴,支援军队,坚持抗战。十二月二十日,山西荣河方面的日寇,炮击芝川镇防御阵地,佯装渡河,想把新八师的注意力吸引到这方面来。而在河津方面,却暗中集结兵力,以七、八联队滕田大队为基干,附以伪皇协军贾子庚、马子平等部步骑炮四、五千人,大炮二十余门,企图袭占东龙门山及东禹门庙渡口,控制渡河点,强渡黄河,进而进犯西北。日寇于十二月二十五日拂晓,陆空联合进攻我东龙门山及禹门的前沿阵地,神前村的战斗尤为激烈。敌以飞机轰炸扫射,大炮轰击,掩护步兵前进,均被我军击退。神前村战斗后,据村民说,他们目睹日寇运回死尸百十具和伤兵多人。  十二月二十六日,敌分兵进犯乡宁、吉县阎锡山部,樊村、固镇相继陷落,阎部集结山地,凭险扼守,战斗亦烈。  二十五日保卫禹门战斗开始后,因师长蒋在珍在西安出席军事会议,由副师长朱振民率领参谋熊先煜、胡铁军、特务连一排,电话兵一班,乘车赶赴王村设立战斗指挥所,并令步兵第二十二团团长彭镇璞固守禹门渡口,还调步兵第二十三团的冉云翘、刘荫培两个营作彭团的后备。  这天是蒋介石在西安行营召开军事会议的第二天,参加会议的有何应钦、阎锡山、蒋鼎文、朱绍良、程潜、卫立煌等,朱德总司令也应邀出席,陕、晋各战区师长以上的将领亦均集结西安。西安行营对禹门战役极为重视。行营主任蒋鼎文的参谋长一天打来两次电话,向朱振民询问战况,并告知行营已命令李文师长率领陆军第一师前来增援。但因大荔到韩城的公路冰冻,车辆不能行驶,该师虽是急行军,估计也要三、四天才能赶到前线,故询问我师能否守住禹门口。朱振民回答道: “黄河是天堑,我师官兵是天堑的天堑。第一师又来增援,本师如虎添翼,誓洒热血拒敌,保住禹门口。何况我师二十四团已在芝川镇一带严加戒备,并同河防右翼预备第七师保持联系,料万无一失”。  从二十五日至三十日,日寇陆、空联合日夜进攻。先以飞机轰炸,继以大炮轰击,鬼子兵身着白色伪装,在雪地上前进,分两路进犯。一路从神前村欲攻占东禹庙的渡口,我军以密集机枪火力阻击,在王村附近的我野炮营亦发射数十炮给予支援,打退敌人多次冲锋。虽然守卫龙门山麓岩洞的一个加强排全部壮烈牺牲,但禹门口阵地始终在我手中。敌另一路猛攻东龙门山,以山顶云中寺为攻击目标,我守军居高临下,充分利用国防工事,步步为防,处处阻击,英勇顽强,轮番战斗,打退敌人数、十次冲锋,使敌部伤亡惨重。我王营官兵伤亡亦达百分之七十以上。其中守卫云中寺的一个加强排,誓与阵地共存亡,全排官兵壮烈殉国。云中寺及营部驻地关帝庙一度失守。朱振民又命令第二十三团第三营冉云翘翻山越岭,兼程前进,由师家滩渡过黄河增援王营,从东龙门山侧面进攻敌人,会同王营的副营长岭立纲等,发起攻击,于十二月三十日收复龙门山阵地,此役予敌沉重打击,致敌重创,迫使敌人向固镇方面逃窜。至此,敌人企图渡河进犯西北和扫荡阎锡山晋军根据地的企图惨遭失败,仍龟缩回河津、秸山等地。这次战役后群众反映日寇在河津城隍庙焚化了五、六天尸体,浓烟滚滚,臭气熏人。此役,我守卫禹门及东龙门山阵地的官兵,发扬民族抗战勇猛无畏的精神,与敌拼杀六昼夜,牺牲惨烈。可歌可泣之事,不能一一列举。今述二事:一为固守云中寺阵地的排长耿甲臣,原察哈尔省延庆县人。在敌人进犯龙门山顶阵地时,他指挥该排,沉着抵抗,敌遭重大伤亡,该排亦牺牲过半。当敌接近之际,以手榴弹投击。他的右邻某班长,不幸中敌弹疾呼“排长,我牺牲了!”耿排长急往抚慰,不幸被敌弹击中胸部,他高举右手大呼“中华民国万岁”而殉国。在收殓遗体时,他的右手仍高举着。二为一位重机枪连长陈XX,贵州绥阳人。当日寇攻击东龙门山时,他始终坚守阵地。在该士兵伤亡惨重之际,射手阵亡,他接过机枪扫射来犯之敌,身中四弹,倒在机枪掩体的血泊之中,达三个昼夜。在我军收复龙门山后,他才被抢救出来,昏迷死去而后复活。一九三九年初,朱振民率领的新八师慰问团前往西安医院慰问本师受伤官兵时,看到陈连长虽然还活着,但已成了重残的荣誉军人。  战斗结束后,清扫战场。新八师王营共阵亡连长以下官兵二百七十一名,均用白绸裹尸,合葬于东龙门山麓(基地在东禹王庙以东,岩洞以西)。从西安运来水泥,筑成一冢。由于大 敌当前,新八师又奉命开赴晋东南沁水、阳城地区参加敌后抗战,来不及立碑,临行前蒋在珍师长等到烈士墓前隆重吊祭烈士忠魂。五、战后,苏联顾问视察禹门阵地  十二月三十一日,苏联军事总顾问等一行十余人,在西安行营的副参谋长、第一师李文师长、新八师蒋在珍师长等陪同下,前来禹门视察。在王村师指挥所受到朱振民副师长、彭镇璞团长等的热烈欢迎。一同到禹门口,踏上坚冰结成的河面走过黄河,在东禹庙、神前村战地巡视一遍。因山路结冰陡滑,经劝阻他们才未登上龙门山阵地。他们拍摄了多幅战地照片。当天下午朱振民、彭镇璞、王树骥等向他们汇报了禹门战役的战斗经过,总结了作战经验教训。苏联顾问对这次禹门战役和看到的坑道工事给予很高评价。(熊先煜,原陆军新编第八师师部参谋,禹门战役的参加者。后任二七五师的参谋长。一九四九年起义后,历任遵义军分区参谋长、贵州省军区参议等职。) 

 

关键词:抗战u1禹门口国军索尼爱立信

作者:拍片去

《晋陕交界禹门口国军抗战烈士纪念碑》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拍片去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