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只影千年,散了谁的牵挂

发表日期:2012-04-12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三月芳菲尽,烟雨几度吹斜阳。红尘渡口,淋湿了了几世王朝,而我,终是寻你不到。——题记

澜笙晓梦,恰似这般,眠遂了几成忧愁。雾里轮廓,这般美,陶醉

窗棂外,是谁的一声哀叹,琼过长空,直入心扉。

千年零兰,是谁一身白衫,神情空浊,手持长剑,眩墙角徘徊,良久,诉离愁。

此去经年,已是肠牵断。一袭白衣,只成倒影。闻安,若泪,知影怀牵。

凭窗观景瑟,已是过了几般素世,回想,终是,不思其解。

自古多情终相望,此去年华回程断。曾想,你是否是我寻了几千的有缘人,回梦一朝,忽觉可笑,遥遥浮生,岂是我能段评,只因如此,你我便错过了浮生梦缘,可痴可恨。

嫣华前迹,伴我。期待远方的光明,将我从深渊解救,却不知,是谁束缚了谁,又是谁期待着光明,把自己锁在了

心门外,可悲?

仿似错觉,于你,总有熟悉漫上心头,既深,又哀,如此感觉,仿若前世,陪伴已久,这般无奈。

一切应注定,也罢,亦因无人告知。你与我的尘缘,太过沉重,衡量,又无法。

穿过岁月的风尘,可惜花已谢,而人,也应物似吧,那一夜,我呆坐于此地,只因,想再回首,无奈,又是一曲殇,留我伫立。

此情此景,似曾相识。红尘渡口,剪短了几愫情。忘了一切,只是,无法忘怀。

在迷雾朦胧的梦中,又是谁,唤醒了潜藏在我梦中的情怀,让我有了认知,这般造化弄人。

绫罗尺素,依旧是梦中索绕,令我魂牵肠断的模样,唇畔间若有似无的一抹微笑,超脱尘埃的点缀,是否就是梦寻千年的牵挂。

浅然谙笑,却无法释怀,谁的足迹,让我觉得相见恨晚,直至纷飞翩跹于红沿陌上,不可寻。

我一绝歌,尽隐无数情怀,而我竟亦未觉。那年那季的繁花束然,都遗留着不易察觉的忧伤,很深、很远。

梦里仙裙摇摆,行舟执伞,缓缓行于江南路。幽幽几陌巷,恍若相识,令我难以忘怀。

微风轻拂,细雨轻飘,寂寞纤尘,断肠人在天涯,而你,则还在流连,迟迟不迈动一步,仿佛那里是你不能回去的彼岸。

又是千年后,故城已是换了几尘,而我,因你,还在流连。

红尘渡口,过了几世痴肠,淋湿了一个又一个年华,促更了一代又一代王朝,而我,终是寻你不到。落伤。

 



 

 

 




作者:夏日荷风

《只影千年,散了谁的牵挂》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日荷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