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春日,我们骑行重安江

发表日期:2012-04-14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点击数: 投票数:

 春日,我们骑行重安江

201242,星期一)

 

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阳光灿烂,春意融融,没有了“清明时节雨纷纷”的烦恼,我和摄友相约去骑行,目的地——重安。

清晨的空气是清新的,湿润中带有淡淡的芬芳。山那边的天际已经被太阳的光辉染成了桔黄色,此时如果有一个理想的高度,一定会看到一轮火红的太阳喷薄而出的壮美。双脚轻快地踩踏着,自行车的车轮欢快地转着圈儿,在略显寂静的大道上发出 “沙沙沙沙”的声音。由于是今年的第一次长途骑行,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仿佛积蓄了一冬的力量都要在此时完全释放。

天虽还没有完全明朗,但路两边远远近近的小山村已经清晰可见。眼前不时闪过一团团的粉红和雪白,那是盛开在村庄旁、山坡上的一树树桃花和李花,而路边那一片片金色的菜花更是芳香扑鼻,诱人驻足。这个叫高榜田的山村在三年前还是一个只闻其名难识其影的山寨,房屋以木屋和土墙为主,一幅破败落后的样子,但因为有了新的交通干线从村前通过,短短三年多的时间已经是旧貌换新颜了,让你不得不佩服现代文明强大的冲击力和改造力。




越过分水岭,一段五公里长的下坡路让已是气喘吁吁的我们不仅有了喘息的机会,而且还可以尽情地享受自行车快速下行带来的快意与舒畅。此时的太阳已经跃上山坳,金色的光辉洒向大地,也洒在了这个名叫皎沙的地方。金色的田野,淡淡的雾霭,朦胧的山峦,静谧的山村,清香的空气,置身此情此景,世间的一切烦躁和喧嚣顿时化为无形,随之而来的将是心灵的净化和对生命的尊重及热爱。










我情不自禁地猛吸了几口清凉的空气。

这条河叫皎沙河,是重安江的一条支流。别看它只是一条小小的溪沟,可发起怒来却也让人胆颤心惊。1996年的那场山洪暴发不仅让这片良田变成了沙砾,也夺去了不远处重安镇里十几条鲜活的生命。好在我们的国家日益富足,对土地重要性的认识日益提高,因此才有了对这片沙滩的整治,才有了一块块的良田重现,一垄垄的菜花飘香。










“分水岭”不仅是重安江与舞阳河的分水岭,也是新州镇与重安镇的分界线。过了分水岭,两边的景物就有了很大的不同。如果说刚才看到的桃花、李花、菜花正盛开着的话,那么到了这边,所有的花儿只能用“怒放”来形容,不论是田野里的油菜花,还是点缀在农家房前屋后的桃花、李花、玉兰花,都开得那么的热烈,那么的奔放,那么的令人心旌摇荡。















一路的观赏,一路的感叹,一路的拍摄,等我们到达重安时已是九点过钟,短短的二十公里路程紧走慢赶花去了二个半小时的时间。饥肠辘辘的我们胡乱在路边小吃店吃了一大碗面后便又开始了我们在重安的拍摄。此时的重安江阳光普照,温暖的春风阵阵掠过,碧蓝的江水泛着粼粼波光;远处的江面上,一群鸽子在自由翱翔,几只小船斜停在岸边,离它们不远的,是浣洗的妇女和围坐在一起闲聊的老汉。记得上次到这里拍摄是去年的12月上旬,是专为陪同到这里采风的辽宁摄影家协会的摄影家们而来,当天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天空中不时飘起细雨,虽然特意安排了些拍摄项目,但糟糕的天气让人感觉兴趣索然。如今几个月过去,这里已经是春意盎然,不仅两岸披上了淡淡的绿装,而且隐约可见江岸边的点点雪白与粉红。当然变化最大的,是那座人行铁索桥已经飞架两岸了。








    眼前的景色暂且放着,我们先往下游骑去。自行车沿着江边那条沆沆洼洼充满着泥水的小道来到官庄渡口处,本想沿着江边拍摄一番的,但实在没有吸引我们眼球的景物,只得返回,开始了在重安的拍摄。





在人们好奇的目光目送下,我们的自行车穿行在古镇残存的几条古老的街巷里。古老与现代交替,历史与现实并存,偶有的几小段卵石路向你依稀透露这里曾经拥有的繁忙与辉煌。如今时过境迁,小巷里已不在有熙来攘往的商贩、马帮和挑夫,老旧的商铺也是灰头土脸、残破不堪;江面上更是平静异常,曾经满载食盐与布匹、药材与土产的大木船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只有这些被当地人称为老蛙船的小木船静静地停靠在江边,它们的功用只是为了满足重安人闲暇时撒撒网、捕捕鱼,去享受一下安逸、宁静的生活而已。



          重安人的生活是闲适的。春日的阳光下正是人们聊天消遣、垂钓静心的理想场所。这不,重修的四灵桥上,几个咂吧着旱烟的老者面对着江面指指点点,莫非对面山坡上那一片片盛开的桃花也吸引了他们?渐满绿意的江岸边,无人看管的几支钓杆斜插在那里,注目细看,可见水中的鱼漂在微风吹皱的碎波里若隐若现;妇女们聚在屋檐下欢快的讲着她们的姨妈话,玩累了的孩子们则躲在阴凉下摆弄着他们的玩物,还有这只不怕人的大母鸡在充分享受着春阳的恩赐。












重安人也是精明的。登上四灵桥,一股浓烈的香味扑鼻而来,那是晾晒在桥上的重安著名的吴氏太和豆豉发出的独特香味,你看那一箥箥的豆豉经阳光的曝晒呈现出诱人的色彩,强烈地刺激着我的视觉和味觉器官。善于经商的传统基因让重安人在这个鲜活的时代里大展宏图,一栋栋漂亮现代的大楼在新区那边展示着重安人勤劳的成果。





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烟。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清人高鼎的一首《村居》不仅描写了春日“绿草依依、柳丝垂岸、莺飞燕舞、儿童嬉戏”的盛景,更是把人们对春天的那份渴望和欢快心情表现得淋漓尽致,把它用在今天我在重安江的所见所得再贴切不过了。










这就是重安江上的新建筑——过江人行铁索吊桥了。面对此桥,相信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心境:两岸的百姓当然会是一致的欢迎,因为它带来的不只是方便,也是安全;原先靠摆渡为生的艄公会有淡淡的不快,毕竟它把他绝大部分的生意给抢走了;对旅游者特别是摄影人来说会有一种无奈的遗憾,因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喜欢原始、古朴的东西,难以容忍对景观的任何改变,更不要说加入现代的元素了。其实我们为何不能以一种平和、豁达的心去对待呢?历史总是发展的,社会总是进步的,今天的“现代”总会成为明天的历史,当我们都在享受着鳞次栉比的高楼、豪华气派的汽车、方便快捷的现代通讯时,有什么资格、或者说怎么好意思苛求我们的百姓去单方面履行“保持原始、维系传统”的义务呢?其实我们只要换一个角度,或者换一个位置去思考心境就会明朗许多,比如对眼前的这座桥,如果我们把他作为重安江上的一道新景观看待的话,说不定你会有意想不到的新发现呢?





推上自行车走上有些摇晃的吊桥,驻足观看,六根敷裹着厚厚黄油的大铁索从两岸的高塔上斜跨下来,密集的吊杆牢牢地固定着不算太宽的桥面,给人以一种牢固可靠的安全之感。新铺的桥板,新漆的桥栏在阳光下显得有些刺眼,不时从桥上经过的人们脚步是那么的畅快平稳,还有一对年轻的情侣拿着相机欢快地摆着他们的“posture”。站在桥上,眺望重安江从深山峡谷中穿流而来,目送重安江流向远方的天际,俯瞰碧绿的江上偶尔划过的小船,环顾两岸古老的吊脚楼、新修的小洋房和片片的桃红柳绿,我感觉现在的重安江,真美!








          走过吊桥,来到对岸,再登上一小段石级路,那一片桃花和李花就呈现在眼前了。其实这片果林并不大,也就二十来株桃树和李树夹杂着种在一起。这段时间正是桃李竞放、落英缤纷的时节,我站在窄窄的长满绿草的田埂上,美丽的重安江一览无余,由远及近,高挺的金凤山,依山傍水的小城,碧绿的江水,疏密有致的桃花李花,共同组成了一幅浓浓春意的山水画卷。面对此景,旅途的疲劳立刻消失,心中的烦躁烟消云散,我拭去额头的汗水,在阵阵充满花香的春风吹拂下不停地变化着位置和角度取景、构图、曝光,希冀把最美的景色一一定格。

















依依不舍地离开这片桃花林,我们骑车沿着江边慢慢前行,不经意间就来到了三朝桥。此时已是中午时分,桥头的“酸汤鱼”店家有不少的人等在那儿准备吃饭,那熟悉而诱人的香味不断挑逗着我的食欲,它提醒我,时间不早了,该返回了。于是我们只好在恋恋不舍中离开这如画般的春日重安江,踏上了更为艰苦的返程路。




再见了,重安江,相信我会经常投入你温柔美丽的怀抱的!

作者:苗岭山人

《春日,我们骑行重安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苗岭山人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