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To be or not to be?

发表日期:2007-06-30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我想,近来生活的关键词就是投诉。

投诉完电信再投诉金逸,甚至教唆别人如何投诉联通。

事情不大不小,也不是什么原则性问题,我只是偏执地,非得去追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也许,我的情绪真的处于一种极其不稳定的状态,不能自我开解,非得把事情扩大升级变坏。许多人碰到这种事情,忍忍就过,甚至根本也不放在心上。我也许只是在找一个渲泄的出口,稍有不满便马上抓住大肆发泄一通,我也觉得自己有点讨厌了。

又或许在事情的处理过程,我本来就有一个期望值,如果事情没有如我所设想地顺利发展的时候,我便有点抓狂了。生活中无法解决的不满与矛盾,积忍在心,一找到机会便忍不住发作了。我不能跟朋友或者亲人发脾气,更不能跟同事争吵,只能找这些没有干系的客服人员发作了。是他们运气不好,也是我有点故意找碴了。

有时候,看见电视台常常播放着香港人动不动便罢工的片断,常常在骂政府,喜欢依赖,理直气壮地问:我该怎么办。每逢看到这种场面,我就觉得香港人太天真,本来生活就很残酷,你没有能力去改变它就得适应它,跑去追究别人的责任这种傻事也只有香港人才会做,也只有香港政府才会去理会。只有天真的政府才会纵容出天真的市民来。

想想,我不就像那些笨笨的香港人吗?天真地相信那些什么规章制度条条框框的,别人没按章办事,就是追究别人的不对,不想想这里是哪里?

我想得太简单,以为每个人都应该具有百分百的执行力;我又想得太复杂,以为每一个商业机构都应该会有很完善的客服机制。

生活中遭遇这种不满意的服务只是很普通的事情,太多不公不正的事情,遇到了,又能到哪投诉呢?而且另一方往往是势力庞大垄断市场的机构。多数人都会哑忍,事实上也只能哑忍。我投诉了,对被投诉方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但事实上,这种投诉机制都流于形式,想想我自己工作的地方我就绝对明白了。

发完一番牢骚,我还得做回一个能适应有特色的社会操作方式,不然结果肯定是我被淘汰,而不是这个社会会因我的不满而有所改善。同时,也有太多的“我”导致这个社会永远停留在一种得过且过的状态。纵使如此,我也只能去适应,而不是妄图以微薄之力去改变。

这时我想朋友给我说过一个笑话,其实也不是笑话,他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且其实是一个反映现实社会状况非常悲哀的事情。朋友说他的朋友因为要交纳水电费,到银行开户,但银行扣除了他的十块钱的帐户费。他觉得不满,因为这只是单方面的收费,他本身没有同意过这样的条款。于是他追问银行网点,人家说这是规定;追问到分行,人家也说这是规定;到银监会,答案类似;到12315投诉,能怎么样?12315只是一个民间机构,没有任何的执行力,即使它站在你这一方,也不能改变什么。后来这人想出来一个办法,就是要终其一生的时间拼命挤进人大,在人大代表大会的时候提出撤销这个帐户费,至于最后能否通过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即使通过又如何,不就为了十块钱?所以,我又会觉得这个是一个笑话,最终也只能是一个笑话而已。

这个故事很好地诠释了中国现今的社会状况。无需多言,每个人心底都会有同感。很多时候,我们面对不公不正,只能选择妥协。或者不能说选择,因为其实没有选择,我们只能妥协。

 

 

 

关键词:日记

作者:萧琨

《To be or not to be?》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萧琨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