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野长城

发表日期:2012-05-07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景区:箭扣长城 点击数: 投票数:

作为一个充满砖家的神奇国度,千年以降的历史就是一部关于墙的历史。墙外的人要冲进来,墙里的人要守住。墙破则国灭,修修补补重新走进新时代,又一个循环。

这是个好时代,也是个坏时代,总而言之是家花不如野花香的时代。吃鸡要吃走地鸡,吃肉要吃散养猪,那么爬长城也自然要爬野长城。北京周边的野长城中,最近最出名的就是箭扣。其名得之于其型,弯向北京城的一握。箭扣在怀柔,从东直门坐快速公交一个小时就到。下了公交车,就有成群的黑车师傅来搭讪。虽说是淡季,价钱也不算便宜。说是去箭扣,箭扣却有两处,前箭扣在田仙峪村,近些,要价65元,后箭扣在莲花池子村,要价百元以上。本着艰苦朴素闹革命的原则,自然选择近的那个。贵的有贵的道理,那是后来才明白的道理。

黑车的终点是吃红鳟鱼的地方,网上的攻略大都会提到这个地方。一位大娘颇有气势得往山上一指,说道无论哪条道最后就是一股道,瞄着山坳去就是。顺着土路往上,暂时没有迷路的风险,就算遇到岔口琢磨一下地上的脚印即可。约莫走了一个小时,长城依旧在高高的山崖之上,道路开始陡峭,出现很多碎石,需要手足并用攀沿而过。真的是淡季,前不见来者,后不见追客,独汗水之跌落。路越来越陡,碎石越来越多,到后来需要拽着两边的草木腾挪而上。到最后,我还是走错了路,在陡峭的小树林里开始最后的冲顶作业。


行至半路,长城还在高高的山脊之上




望见了 巍巍雄关




回望来时路


离出发2个半小时之后,我终于站在了箭扣长城之上,西下探望,一个人都木有。太阳很大,气温大约30度,但是今天长城上风很大,反而有些凉意,吹得脑仁都疼。拿出冲锋衣穿上再套上帽子,这才好些。拿出电子罗盘反复确认了一下,往西的长城有一些破败,但是不影响走路。一直前去就是著名的鹰飞倒仰,再往前就是北京结,在那里长城分作三叉,一路直直往北边而去。往东的道理看起来很行,往那个方向一直走能走去慕田峪。既然定下当日往返的目标,没得选择只能往东而去。往东的路看着还行,爬上一小段就发现眼见并不为实。有不少台阶坏掉了,以至于爬长城需要爬城墙的技术。考虑到四周都没有人,出点事肯定找不到救援,北方还那么强,吹得人都能晃,只能采用三点固定法一点一点往上蹭,有几步都需要踩在墙垛上才行。墙垛的外面就是陡峭的悬崖,前一阵箭扣还出过事。



长城不死 只会随风而逝






往东的路 看着还行





传说的鹰飞倒仰





蜿蜒去天边





挑战即将开始


终于爬到山顶上的烽火台,可以避避风,遮遮阳,稍息一下。烽火台还算完整,看上去挺新的,没有烟熏火燎的痕迹,也不知道古时的士兵是怎么在这里过夜的。出了烽火台往前一看,我彻底崩溃了。前面悬崖上的台阶已经彻底毁坏,查看了一下似乎也没有可以绕行的道理。仰天看去下一个烽火台就立在陡峭的崖壁之上,那就是驴友口中的“布达拉”。如今,是往前还是回返是一个问题,往前的绝壁似乎不是我能挑战的,往回呢一想起刚才攀爬过来的险地往下肯定比往上更难。难道就这样被困在这里?












烽火台





布达拉





登布达拉之路


望着前去的绝壁我端详许久,居然被我看出那不可能之处暗藏着一条之字型攀援之路,我逐步评估了每一步的着力点,任务mission 还是可以possible的。在绝壁之上,心无杂念,关注每一个着力处和落脚点。神啊,赞美我吧,攻克布达拉了。“布达拉之后是小布达拉,经过绝壁的考验,我已经彻底麻木,有台阶走台阶,没台阶就攀岩。到下午2点半我已经站在缩脖堡之下,这意味着我已经完成了箭扣之“鬼见愁”全部路段。往上过缩脖堡就是镇北堡,箭扣最高之处,再往东过牛角边就可以到慕田峪,那里就是家养的长城了。



待到山花插满头





青山复青山





仰望缩脖堡





箭扣标准照


检查了包中的水已经所剩不多,从这里往上有一条土路,看来是去莲花池子村的路线。考虑再三,充分评估时间、体力、水源之后,决定就此下山,大片要拍续集,箭扣要留遗憾。往下的土路非常好走,没有迷路的风险,也没有碎石带来的挑战。一路的坡度也不算大,一个小时之后我已经到了山下的村庄。此时,真碰到几位穿着摄影背心的大师扛着脚架和大白炮匆匆而来。他们表示现在山上是拍长城夕阳去,并纷纷对我此时下山表示不解。我看着他们暗想,大爷俺现在混荒野生存了,不混摄影界了,钦此。

好不容易走到公路,心中顿时有贝尔大叔每次重返人世的喜悦。怀着对“村村通”的可望,我跟路边的村妇打听去怀柔的公交站点。村妇的答案非常残忍,回说这里每天的公交只有两班,现在已经过点,要坐车往前走八里地,那边五点半还有一班车。而且目前村里的黑车都去怀柔,刚刚有一辆半个小时前也走掉了。八里地,没得选,只有往前。走过山路,公路自然不在话下,不过心中有点后悔,刚才山上如果继续往前,走到慕田峪下来估计也就是五点半,又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啊。

一路前行,间或有一些踏青的车辆经过,我做出国际标准的搭车手势,看着一辆一辆豪华SUV从我身边飞驰而过。没车搭,继续前行,有车过,举手示意,终于有辆破旧的大卡车停了下来。跟开车的大叔打听,可以搭去怀柔,欧也!终于在翻越了长城,又走了五里公路之后,我终于又可以坐上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到了怀柔,依旧坐快速公交回北京,至此不提。

作者:虫虫

《野长城》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虫虫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