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浓墨重彩(一) 巨都掠影精华

发表日期:2012-05-15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Mark II 景区:墨西哥城 点击数: 投票数:

    将记忆拉回到3年前,一场和猪有关的流感离奇爆发,不可避免地使墨西哥一夜成名,留伤百世。时光继续行走,一些反面而敏感的词语继续跟着它:石油泄漏,毒品泛滥,枪杀抢劫,地震频繁 … 在我的旅行地图里,这是一个貌似永远不会抵达的陌生恐怖国度。然而,2012来了,末日近了,鬼使神差迷上神秘玛雅的我,在契机偶然聚集出现时,还是毅然选择踏上那片神秘神奇而复杂的土地一睹真容。

        受墨航推出性价比很高的行程诱惑,这次不争气的选择了跟团游。其中穿插着跌宕起伏的小故事使得本应很简单的跟团旅行也变得扑簌离奇。直到飞机腾空而起,身体和精神随之与现实剥离,那时那刻我才清醒:我的墨(末)日之旅启程了。

         

 

目前只有墨西哥航空公司有航班从中国飞往墨西哥,所谓的直飞,实际还得在墨西哥北部城市蒂华纳做一小时入关停留检查。16个小时飞行已够摧残忍耐力,如果还不幸碰到什么空中管制,莫名的延误,无形中关“禁闭”的时间变得遥遥无期,在几近抓狂,崩溃时,还真产生砸了玻璃,投奔蓝天白云的意识流呢。不过要是500多年前的哥伦布大爷知道我脆弱的神经一定恼羞成怒,好歹他可是花了整整3个月才搞定的距离,我倒还不知足。
 


窗外云卷云舒,欢腾起伏;随着日出日落,光影迷幻诱人。飞机的翅膀犹如我梦想的翅膀,虽是飞越在朵朵浮云之上,一如真实的美丽。
 



  空中飞行很憋屈,看到美女靓仔应该是多数人的期盼。不过乘坐了4趟墨航飞机的我,瞎说如下:墨航空姐孤傲冷眼,空叔倒亲切温柔,说美丽帅气,那还是省省吧

飞机从上海起飞经过日本,穿过无际的太平洋,沿着美国西部绵长海岸线一路向南飞行,最后抵达墨西哥。脚下的大地缓缓移动,地球脉络日渐清晰。俯视的角度恍如自己长如巨人,于是眼里这座大名鼎鼎的富士山会错觉到可以一脚踩扁。


    美国的西部一样荒无人烟,不见生命迹象

    群山的千沟万壑在云生云灭之间时隐时现,城市的印迹也日渐明显,预示着无尽的等待频临尾声。

    飞机几乎是不减速的直冲蒂华纳,掠过的是平淡的荒漠小城景象,然而这座城却是千千万万墨西哥人梦想致富的起点,因为穿过边境的一块钢板墙,那边的国家叫美国。

    我没能进入这个城市参观,只是快速的在机场做了入关检查,不遭遇任何提问,只要忍耐墨西哥边检的缓慢办事效率。停留蒂华纳一个半小时之后再次踏上同架飞机,空姐们集体下机,换上了还算帅气的空叔,墨航这点还算通人性,懂得视觉是会疲劳的。

     从蒂华纳飞往墨西哥还需要3个小时,如坐针毡是我那段印象里最深刻的记忆,带来的书都看完了,ipad的电池已被我耗尽,剩下的最后一点力气就是拿着相机瞎拍窗外所谓的风景,回来发现一堆糊糊的废片。

       墨西哥城,这个堪称世界上第一号大都市望不到边的闯入视线里,庞大密集的建筑群平摊在被绵绵高山环绕的盆地之间,恰似一块放在煎锅里洒满芝麻的大煎饼,着实被狠狠地震到了,决不低于7.8级。


   这是一座海拔2200米以上的高原之城,曾经是湖泊错落相连的水泽之乡,是西班牙人用一种摧毁并重生的方式填湖造路,将一座千年古城改的面目全非,直至如今墨西哥人还在不断扩张建设,以近3000万的人口和2200平方公里的面积,一跃登顶,成为世界最大的城市。 在如此透不过气的城市里如何生活,成为我心中大大的问号。

   墨西哥真给力,用电闪雷鸣欢迎我这个东方女性的到来,飞机轻舞飞扬,心脏七上八下,仪式太过隆重了。据说外国的飞行员都不愿在墨西哥城降落,太靠近的市中心使得每次起降都是对众人生命的考验。


    有位总统曾经精辟到:可怜的墨西哥人,它离天堂太远,而离美国又太近。贫富两极严重的分化,使得墨西哥人口的分布出现严重不均衡。全国拥有1亿多人口,却有1/3的人口涌入到墨西哥城居住,庞大的人口群按照贫富的差异分居在城内十七个城区。有钱人别野在有绿地有森林的远郊,中层人则居住在城市中心低矮平房,而来自最底层最穷人只能退而群居在城市周边群山脚下,随着人口的过渡膨胀,逐步沿着山势蔓延,形成密如蜂巢的贫民窟。这是前往日月金字塔途中所看到的一片连着几座山的贫民窟,竟然只是墨西哥城500多个贫民窟中的一个,偶滴神,我着实又被雷了。

   早期的贫民窟多是用铁皮、木头、硬纸板在山头上随处搭建的违章房屋。后经过政府的努力,改用水泥砖头有规划的盖建廉价房,按25—30年分期付款卖给穷人,并在贫民窟里铺路、接下水道、架电线、提供公共设施,远远观看,倒还井然有序。但其中潜在的危险,使得警察都不敢轻易涉足此地,以致于俨然成为自由之地,问题是你有胆量进去吗?

   镜头的拉近,看的更清,贫民窟的房子就像孩子随意搭建的积木,歪歪斜斜,仿佛随时要坍塌。 听导游说这里往往是十来口人居住在一件小房间里,十来户人家共用一根水管,每天只有两三个小时出水,几百人要共用一个厕所,从那里到市中心上班需要花费3个多小时… 听着听着直感头皮发麻,不忍思量这里的居民是如何维持生活的状态,与他们相比,我的幸福感指数快速升高。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城市的灯光渲染了天空的色彩,多了些许妖娆妩媚。从酒店的窗台极目远望,这座城简单而朴素,不精致也不华美,可看着不断蔓延至远方一闪一闪的灯光里,隐隐暗示着一种草根的坚韧与顽强的生命力。



  墨西哥第一个清晨,在床上轻松看到的日出,没有惊艳的美感,不过能在城市里渐观太阳升起的姿态亦是心花怒放的事,期待美好的一天。

     

关键词:博客日记

作者:串串

《浓墨重彩(一) 巨都掠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串串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