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红尘陌上,弹一曲琵琶吟

发表日期:2012-05-1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红尘陌上,弹一曲琵琶吟




歌一曲琵琶吟,

未成曲调先有情。

西风过处芳菲散,

烟波江上雨霖铃。

————题记

流年暗换,岁月如歌,转眼又是秋去冬至,那歌舞升平的烟波江上,是谁在独自沉吟今生的淋漓?光阴荏苒,那一蓑烟雨的客舟之上,又是谁湮灭了前世?记忆深处,是谁轻启了朱唇,清歌一曲琵琶吟?是谁素手抚瑶琴,未成曲调先有情?是谁眼眸流盼之际,弦弦掩抑声声思?又是谁转轴拨弦,说尽心中无限事?

一川烟雨,满城风絮。暗香归隐芳音渺,锦瑟年华谁与度?烟笼寒水,把盏沉浮,醉问余生,何时是归期?芭蕉不解曲中意,奈何?奈何?墨染夜空,描一幅绝美的画卷,清风寄情,为的不过是这半城烟沙。

唇边一曲离殇,伴落花迷离。长笛声寒,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空蒙的氤氲尽处,思绪散落一地,往事纷至沓来。谁念,萧萧黄叶,西风苍凉,血色残阳晕染了一团惆怅。山水一程,风雪一更,为伊人望断秋水夜梦难成。执笔书画,挥墨淋漓,无奈却是一片伤心画不成。

子夜,帘栊窗外,万籁俱寂,错落雅致的庭院里,浓稠的夜色已将日间升腾起的一切浮华淹没,清冷的月光如一泓醴泉泻下一抹光华,氤氲着噬骨的寒气。远离了尘世的纷扰,搁浅下寂寞沧桑的心,细数指尖年华,不觉间已忘却了前尘,忘却了往事,忘却了岁月的蹉跎,忘却了仕途的坎坷,忘掉了一切可以忘记的。然而,当我自以为早已忘却一切时,却独独没有放得下你。放不下那一江烟波,一艘客舟,放不下那样的夜晚,那样的月色,放不下那脉脉含情,丝丝留恋的眼眸,放不下那一声琵琶,一曲离殇。

青山隐隐,江水粼粼,败叶萧萧,秋雨绵绵,一如我的心情。不消魂怎地不消魂,断肠人忆断肠人,一样的夜晚,却物是人已非。梦里水乡,东瀛佳色,却不过良辰美景虚设;一样的我,却心字已成灰。我不怨天,不尤人,不羡鸳鸯不羡仙,静静地想,深深地思,执此一念,就恍若你还在我身边。

年华将晚,岁末渐寒。时光总是匆匆,回首总是若梦,不知不觉你已陪我走过一百八十多个日日夜夜,那些镶嵌在日月星辰里的记忆,那些高挂在白云之巅的诗行,那些飘落在淡淡馨香里的星梦,风记得,雨记得,我记得,感动依然。

清风过处,泛起碧波连连,打捞起尘封的记忆,你的千呼万唤始出来的画面,又浮现于眼前,那时秋月春风等闲度,那沉醉今生的惊鸿一霹,那饱含深情的一世眷恋。到如今,谁还在一声声轻念?我一袭青衣至客舟,你犹抱琵琶半遮面。初次相见,没有俗套的礼数,亦没有过多的寒暄,眼眸尽处,是深深的相知,是静默的疼惜。

夏之神韵,花之素颜,一切都是那样的令人沉醉,回首间,清风已摇响了这十月的铃铛,不禁飘落,几朵叹息,几片感慨。知你的命途多舛,懂你的心事无限,只是,谁倚西楼淡月,谁念江水如天,谁歌寒蝉凄切,又是谁将梧桐细雨锁情殇?

纤纤擢素手,续续弄琴弦,声声诉愁绪,泣泣不成声。又是一轮秋月明悬,月光如薄纱般随风轻舞在轻暝笼寒的夜色中,生在苏州这座城市。江心秋月,一曲琵琶吟,诉说了你的今生。你曾风华绝代,让六朝粉黛无颜色;请恕我不能才情尽显,更不能令无数王孙尽折腰;我们都曾年少痴缠,幻想着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可是,当岁月已然走远,当年华黯然逝去,当无情的光阴夺去了娇美的容颜,那些曾经的誓言便如流星般转瞬即逝,那些信誓旦旦成了弹指可破的谎言。浩淼的烟波江上,拾起几缕清寒,那份隐忍的孤寂,那份难言的心酸,我将它存放在我生活的行囊,夹在记忆的章节里面,或许,等到细水看尽,再忆起之时,窗外同样还会下起绵绵细雨。

你我的相遇,是上天安排的一场盛宴,还是命中注定的劫数?一曲终了,余音不散,而如今,我只身远走,迷离于繁华的都市,那曲,那颜,恍若还在眼前不曾走远,相思亦如初见。

那样的夜,烟波江上渔火点点,衬托着你的婉约。如水的你,有着如水的忧愁与思绪,有着水一般的敏感与细腻。我的情,不用说,你懂,你的心,无须言,我明。也曾想过带着你远赴他乡,离了这纷纷扰扰的尘世,寻一片属于你我的桃花源。可那样的心思,也不过是凭空的臆想罢了,恋爱是种感觉,婚姻讲究实际,你要的,远不止这些,我尚不能把持自己的命途,又何谈带你远走?生活的艰难,昏暗的仕途,我尚不知在前方的是怎样的风雨,又何谈给你幸福?嫁给我,是你一生的赌注,我又怎么舍得让你输?

我深知,此一别,或许就是一生,或许是永不相见。可纵使有千般的不舍,万般的不愿,这,也只是我唯一的选择。只愿你如先前那般,在这平静的烟波之上,轻轻地弹,悠悠地思,一曲清歌诉说无限心事,这或许是浊世之外唯一一片清幽宁静之地。

一声琵琶一生情,一曲未了送伊归。此生得以与你相遇,已是万幸,我又怎敢奢求你能给我你的一生,只求你一世平安,离别已有两个月,那魂牵梦萦的琵琶吟成了我的庄生晓梦。天的这头,我独自伫立于烟波岸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心情,一种莫名的惆怅嘎然而起,只想问:我的亲爱,你在他乡还好吗?是否等到了你的执子之手,与之偕老?或者说是否还记得,有那样一个爱你疼你的涵涵曾出现在你的生命里?

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细雨黄昏,轻烟漠漠寒窗入。冷风帘幕,伴吾心独舞。徒壁孤灯,对影轻声诉。痴几许?泪痕楚楚,知与谁愁苦?


 


 
 
 
 





作者:夏日荷风

《红尘陌上,弹一曲琵琶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夏日荷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