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目指4158:伯尔尼的慢时光D2精华

发表日期:2012-05-31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景区:瑞士伯尔尼 Spiez 点击数: 投票数:
D2:Luzern——Interlaken——Bern
 
在游船上放空了约摸一个时辰,“审美”这厮也差不多要疲劳了,于是和HY聊天的同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议题是:究竟哪里下船。很快,结论得出,就近下呗。
 
要说群众的智慧还是相当有水准的,就近下船的地方果真是一个美丽的小镇,确切的说,是一个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的小镇,从码头一眼望去,有农妇,有山泉,甜不甜还有待考证,至少就地解决饮水问题的难度,经自助游领导班子多轮磋商研究后认为,应该没有。拍完脑袋,拍拍肚子,再拍拍屁股,下班咯,哦不,是下船咯。
 
一脚踩上陆地,不由觉得一阵神清气爽,感觉一步跨越了从海洋到陆地生物的漫长进化,满脑子的怪念头又开始不断往外冒。看来这一路下来,不知道又要死掉多少脑细胞,引无数读者同粗糙了。


初来乍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总不能稀里糊涂地连名字都不搞明白,此种做法实在是和人民群众日益提高的精神文明水平不相符,为了贯彻教育兴国的国家战略,一行人就地组织了针对外语文献资料的学习解读,最终从原版资料上找到了小镇的名字并进行了正确地拼写和发音:Spiez。
 
码头出来有一条主干道,笔直地指向山上,最高的地方就是火车站所在。路边两边分布着不少居民自主经营着的餐馆,还带有民宿的房间。如果不是为了明天一大早赶火车进山,到这里随便找个房间住下也是相当不错的一个选择。


这一路走来,各方就一点达成了高度共识,瑞士平民化的交通工具选择面真的比较狭窄。从轮渡码头出来以后,居然只有清一色的私家小艇,没有残疾人车,没有黑面的,没有摩的,擦,我等p民赖以出行的交通工具一个没有。


沿途大片大片的葡萄园,用尼龙网罩着。虽然在法国的盛名之下,瑞士的葡萄酒显得默默无闻,其实其品质是非常之高的,只不过因为本土的产量太少,单单满足国内的需求就已经捉襟见肘了,所以极少有对外出口的,知道的人自然也就少了。当时也动过买两瓶回去的念头,一来旅途携带太过麻烦,二来本人唯独与葡萄酒的口感不兼容,也就作罢了。
 
这个就是所谓的国民待遇吧,有好吃好喝好玩的,自己人先来,剩下的,再匀一点到外面去,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充分照顾到了人民群众的感情。这方面比较极致的,是日本。即便骨子里还残留着相当显性的崇洋媚外(尤其是对米国)的基因,在对外出口中依然保留了这个不成文的原则:一流的在国内,二流的去欧美,三流的谁爱要谁拿去。


难得会在欧洲看到房产广告,但每看到一次总让人唏嘘。价格是由价值决定,这是在欧美;价格同样也是由供求关系决定的,这是在天朝。任何一个小问题,一旦乘以12亿人口的系数,就不再是一个小问题了。


无论大城市还是小地方,瑞士人民现如今还在频繁使用我国淘汰多年的巨龙车,除了环保,一无是处。


走着走着,开始爬坡,不一会儿制高点到了。俯瞰的感觉就是好啊。





来到车站才4点半,意犹未尽的我们显然不准备那么早回去。于是乎,一致决定临时性路过去看看Bern(伯尔尼)。


来瑞士之前,我也不知道Bern是什么狗屁城市。但出人意料的是,Bern居然是,她居然是瑞士的首都!和大多数人一样,我对瑞士的印象大多来源于两个城市:日内瓦和苏黎世。前者是联合国总部所在地,并且以钟表之都名誉全球,后者则是瑞士的经济中心。
 
作为一个中立国,外无强敌,人民五谷丰登,所以政治这个浑水全国上下就没几个人愿意去趟。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伯尔尼的知名度如此不显山不露水,低调的跟在后面打酱油也就不难理解了。


窝在洒满了阳光的透明车厢里,舒舒服服小憩了半小时,Bern到了。撇开首都这个身份,Bern还真是一个挺有特色的城市。别的不说,这么多天了,我还是头一回见到有那么多大活人,感觉再次回到了喧嚣的尘间,特有真实感。


从密密麻麻布满天空的架空电线看出去,宛如回到了80年代的上海滩,当年的外滩也一如现在的这个场景,真是怀念啊。



可以想见,如果不是用有轨电车抢先占住街道的通行权,这么一条窄窄的路铁定被机动车塞的满满的。



伯尔尼最著名的就是号称欧洲最长的长廊商业街,具有百多年历史,历经沧桑。乍一看还以为就是海口的骑楼,唯一较大的差别就是内廊的廊顶,骑楼是四四方方的,这里则是圆弧拱顶,线条饱满而富有艺术气息。


路中间的雕塑应该就是Bern的文化地标了,来来回回几十分钟里目睹了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聚集,散去,再聚集。曾几何时,我们的身边也曾有过同样的场景,一如当年上海人民广场大屏幕下发生的那一幕幕人生悲欢离合。然而时过境迁,这一切却在挖掘机的咆哮声中轰然倒地,一切的印记也因此逐渐隐去。


夕阳,有轨电车,钟楼,又一个宁静而充满慢节奏的傍晚。








Bern全城共有100多座喷泉,短短一条主街上,每隔几百米基本上就能看到一个喷泉,所以和济南一样,都被称之为泉城。两者的共同之处在于喷的都是自来水,不同的是,一个广而告之可以直接饮用,一个号称是天然泉水却没人敢喝上一口。



到了Bern,必去看钟楼。很好找,沿着主街笔直走,肯定能看到。钟楼本身是Bern13世纪老城墙的一部分。1405年钟楼上装上了巨大的钟,然后就运走至今,堪称是钟表王国瑞士最古老的机械大钟。
 
钟楼本身平淡无奇,本地人不鸟他,连我这外乡人都懒得再看第二眼。这里之所以具有传奇色彩全由于一个人,一个犹太人,一个改变了世界的犹太人,爱因斯坦。
 
这位老兄先是远渡重洋从户籍所在地来到这里把自己的私事全解决了,读完了大学,完成了学业,找到了工作,结了婚,生了子,而且还难得的在7年时间里浑身上下没有痒上一下。人生的初级目标追求的差不多了,精力充沛的天才于是开始为全人类操心了。只不过,爱因斯坦的做法很独特,他并没有通宵达旦苦读圣贤书,也没有到处暴走对着各种不公痛心疾首大骂粗口,他选择了一个看似非常消极的方式:发呆,地点就选在钟楼,而发呆的主题据说是:如果以光速通过钟楼地下的走廊,会发生什么?
我不知道换到今天,他当时的夫人看到老兄整天神情恍惚考虑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会作何感想。但你我大多数人都应该感到庆幸,因为若非如此,相对论如今永远只能是墨水瓶里的那一滴墨水。





钟楼底下的走廊


继续行走在古城,转过一个弯,喷泉依旧,长廊依旧,一切都在自然地延续。走遍欧洲诸多城市,最大的一个感慨就是建筑风格的统一与和谐,凝固的历史营造出浓浓的沉淀感,仿佛一脚就能踏入百年前的历史长河中,引人遐想。


打飞机下班的老兄,辛苦了。





街头国际象棋是当地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方式,陌生的两个人可以在暖阳下切磋一个下午,不计较输赢,分别还互道一声珍重。国内我也看到过,只不过通常旁边会竖一块小牌子,上写“付钱解局”四个大字,怎么看怎么都像骗钱生财的歪门邪道。


非常煞风景的吊车,以及令国内同行汗颜的工地现场管理。这扬尘还敢再少一点么,这工地围布还能再时尚点么?


路过一教堂,no comments


原来火车站可以这么不像火车站,没有痰迹,没有尿骚,没有烟头,没有满地的蛇皮袋,没有一切南蛮入侵的迹象。爱因斯坦的公式我是一个都记不起来了,但是此情此景让我对相对论有了全新的认识。


刚刚过7点半,车站站台已经罕见人影了。


列车管理空港化,进出班次一览无余。

吃不惯西餐,回到住处还是自己烧比较对胃口。超市买来的菜洗都没洗直接就扔进了锅里,干净利索,作为中国人,就这么牛气!不解释。


Day2~完~
关键词:伯尔尼spiez瑞士

作者:山顶黑狗兄

《目指4158:伯尔尼的慢时光D2》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山顶黑狗兄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