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又是“割麦插禾”的季节

发表日期:2012-06-03 摄影器材: 索尼 A200 点击数: 投票数:

        偶然,听到一声清脆悠扬的“割麦插禾”,知道又是农忙的时候到了。

      很喜欢听蒋大为演唱的“北国之春”,深沉,悠远,直入人的心底。那歌词写得真好,勾起人的思乡之情,思亲之情,有时,甚至热泪盈眶。“城里不知季节已变换;'。季节没变,人却在变。我们这里不能算城里,只是油田矿区,房子后面就是农田。温度的变化,房子后面的那些农田里的庄稼也在变着。但我们却已是与己无关一样了,只是当作风景在看。变修了啊!

      听到“割麦插禾”的叫声,让我心里一惊。远方的父母又该在水田里劳累了。他们年事已高,却仍是不辞稼穑,自食其力,做儿女的怎能安心啊?
      听到”割麦插禾“的叫声,也让我想到了家乡,想到了小时候。那时,有父母的呵护,是多么无忧无虑,是多么的快乐啊!三妖有一段描写,颇有同感:
      “某夜,在一片寂静中,突然听到一声清脆悠然的“割麦插禾”,接着又是一声。
        心境,居然跟着悠然平和起来了,仿佛在在他乡遭遇了乡音,并被那温软的声音问候。
       小时候,看奶奶神情安详的侧耳听这一声声鸟叫,然后很欣然的宣布“割麦插禾叫了”的时候,觉得这鸟,应该是很让人欢欣的吧。
      它的学名,问过爸爸,得到的答复似乎是布谷,不能确定。因为啼声宛若家乡方言的“割麦插禾”,便以啼声相称。乡间的空气中,漂浮着麦茬的甜香时,远远的,在某个云深不知处的所在,便不时传来一声“割麦插禾”,老人们会解释说,这鸟叫在催人呢,正是麦子成熟,收过麦,秧苗正新鲜的绿着,等着栽呢。那是很忙的时候,我喜欢那时候的空气,干净,饱满。田里的麦子收过后,要深深地犁开,那被犁开的新鲜土地,浸泡在水里,一直让我感到又亲切又新奇。还在不久前,这里还铺满金黄的麦子,麦芒峭拔;或者还铺着肥厚的土豆藤;一点缝隙不见;还有的地方,是满满的紫云英,淡紫的小花朵像一片浮云落在了地面上。这真是美好惬意的季节。”
      小时候,每到这个季节,学校总要放农忙假或者不上课去给生产队干活。特别是全校的学生下地插秧,那可是我们最开心的时候。到了生产队,总是队长带着一帮干部亲自迎接,笑呵呵地,夸着我们。我们这些P孩子们也听得笑呵呵地。等得老师一声命令,就像一群小鸭子一般,呼啦啦下到了水田里。插秧,那是笑话,小孩子能做好啥呢?一般情况下,上午大家都插得很认真。下午,则看中午饭的质量(支农生产队是要管中午饭的)。饭菜好,下午就认认真真的,还像那么回事;饭菜不好,则放几把火(把一大把秧插在田里叫放火,那是长不好也不能长出穗来,结不了稻子的),一哄而散。老师也只能苦笑,农村的孩子野,管不了。一大帮孩子在一起,有说有笑,一天下来,也不觉得累,开心是最主要的了。放农忙假却是不大好玩。没了伙伴,有父母管着,不认真做事可能会挨骂挨打。插秧累了,伸伸腰,母亲总是说:“蛤蟆(读KEMA)无颈,小娃(读A)无腰”,快点!”一天下来,殃殃回家。......
      不知父母的那一亩三分地的秧插完了没有?


2012-6-4上传图片



2012-6-4上传图片



2012-6-4上传图片



2012-6-4上传图片



2012-6-4上传图片



2012-6-4上传图片



2012-6-4上传图片


2012-6-4上传图片

      
关键词:风景季节

作者:举杯邀月

《又是“割麦插禾”的季节》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举杯邀月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