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流水帐新疆游记

发表日期:2007-07-02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350D(EOS Rebel XT) 点击数: 投票数:

出了天水,往西凉去的时候,风便开始凛冽起来。
这里以北靠着蒙古高原的边上,便是河西走廊,满眼都是黄土堆成的山,混浊的黄河,寥落的人,风沙。绿色到了这里,开始显的奢侈,看到的村庄,也是用黄土堆成的土坯,通常从这里到最近的市集,需要赶三五里路,偶尔能在接近戈壁的土坡上见到赶集回来的驴车,扎着裤脚的老汉和旱烟斗。
  运送丝绸和瓷器的骆驼队,从西汉走到唐宋,从长安到波斯湾,从兴盛到式微,渐渐的消失了。只剩下一个世纪的风沙和戈壁。
  天水,街亭,麒麟儿。
  忽然时空变幻,一位少年,手执银枪,正绝尘而来。这个继承了孔明平生绝学和悲剧命运的少年,却终究没有改变西蜀的宿命。张颌远去了,马稷远去了,张飞和马超也远去了,一个轰轰烈烈的时代远去了。西凉还在刮着几千年亘古不变豪迈的朔风。
  再往西,就是嘉峪关。向南到敦煌,还有玉门。中原的到此就止步了。
  嘉峪关在雪山下,当我们的列车到达这里的时候,如血的夕阳正慢慢的褪去。再听不到胡笳和羌笛的悲鸣,再听不到战马的嘶吼,再听不到将军的号令,再听不到诗人的叹息。剩下孤零零的一座城池,送走了戍守的将士,送走了骆驼队和商人,送走了被流放的诗人,送走了岁月的变迁。
  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
  嘉峪关往西,路上愈是荒凉,开始还能见到一些芨芨草,风化的黄土,干锢的河床,红色的曼陀罗花,渐渐的天和地之间就只剩下黄黑色的石块和电线杆。不管从任何地方看过去,都是一样的景色,白天的天气愈发的炎热起来,天空也变成黄灰色,空气像是被蒸干一样发涩。放眼望去,眼睛能到达之处,一个会动的物体也没有,像是被流放到一个陌生的星球,不管怎么走,也永远走不出去。
  这边,西汉时称为西域。

 



大阪城的风车




戈壁电线杆





戈壁电线杆





沙丘





神木圆古墓群





神木圆古墓群





神木圆野草





神木圆图腾




天山公路





天山牧场





天山骆驼队





天山铁路小站





雪海





雪海





 




祈连山的雨


 



火焰山



 



戈壁





戈壁的早晨





火焰山的火






维语歌曲《飞红巾》

关键词:图片blog

作者:tofu

《流水帐新疆游记》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tofu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