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报纸上的讣闻

发表日期:2007-07-02 摄影器材: 索尼 DSC-P200 点击数: 投票数:





2121538

讣        闻 
 

     我喜欢读报纸上的讣闻。尤其喜欢在一天的开始,在早餐桌上,边喝咖啡,边读讣闻。

    在这个阴霭的深秋,波士尼亚烽火连天,有些人匆匆走了,看不见战争的结束:

    法郎克'路根,今年六十二岁,死于癌症。在讣闻的左上角,有两三行大概是法郎克自己选的最后的遗言:

  对喜欢我的人们,我告辞;

  对我无意中得罪过的人们,我请求原谅。

  讣闻的下方,则是未亡人的话了:

  葬礼将在十二月七日下午举行,朋友们若是除了鲜花之外还希望有所表示,最能安慰死者的莫过于,您将赠款汇入秘鲁的孤儿院,账户号码8035959。

  和法郎克一块儿走的,还有六十一岁的赫斯特'舒曼。他是怎么死的,讣闻没说。但是在讣闻的右上角,你看:

  什么东西都有它的时间

  天空底下任何事情 有它的时辰

  生的时辰 死的时辰

  讣闻中,舒曼的家属说,“请朋友们将买鲜花和花圈的钱捐给儿童癌症协会,账户81828。”

  留下人间的繁华,独自走进黑暗的,还有七十二岁的卡尔'魏林格。魏林格是个作家,也是个被挚爱的丈夫,父亲,祖父。是他自己的心愿吧?!

  是走的时候了/我走向死亡,你们向生/我们之间,究竟谁的运气较好/那只有上帝能决定。

  这不是苏格拉底的话吗?

  一个特别小的方块里,有三句干净利落的话;乍看之下,还以为是个别致的离婚告白呢:“我不再希望/我不再恐惧/我自由了!”

  旅行的时候,我会为一个墓园特别下车。譬如上个月,在德法边境,荒凉的小路上,突然看见一个画着十字架的木牌:“德国军人之墓”。在法国的德军墓地?就好像在中国撞见一个日本皇军公墓一样,非找到不可。

  公墓在一个安静的绿色山坡上,巨大的栗子树摇晃着颜色斑驳的叶子,长着刺的栗子从坡上滚下来,铺了路面,被车轮碾碎。

  安静得只有风声。

  好几百个石碑,整齐地竖立。墓碑上刻的日期,有生的年月日;死的日子,却只是一个笼统的一九一八。步兵,骑士,炮手,军官,甚至还有一个伙夫,在战火中倒下,没人知道在哪一天,哪一个月,一九一八是他们共同的命运。全是二十二三岁的大孩子。

  北角有一个花圃。花圃边上一个黑色的石碑告诉你,这是一个花圃。在花圃的下面,埋着二百九十个不知姓名,不知来历的士兵,不知生辰,不知死期,不知他们的父母儿女,不知他们最后的愿望。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也是二十二三岁的年轻人。

  墓园的出口有一个本子,《访客留言》。大多数访客写上几句战争如何如何愚蠢等等,只有一个人,笔迹潦草,像来自一只颤抖年迈的手:

  这么多年之后,我终于在这里找到小叔的墓,安息吧,我亲爱的叔叔!

  我喜欢读讣闻,我喜欢在墓园里散步。面对死亡,不清醒也不行。

关键词:报纸上的讣闻东风丽日图片blog

作者:东风丽日

《报纸上的讣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东风丽日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