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云居寺精华

发表日期:2012-07-08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房山 云居寺 北京 点击数: 投票数:


        去云居寺还是比较方便的,从天桥乘917 路公共汽车到云居寺站下车,在转一趟当地的公交车(35路?)后,就到了。

     云居寺位于房山内,距市中心70公里。由云居寺、石经山藏经洞、唐辽塔群构成我国佛教文化特色一大宝库。

        牌坊,牌坊上的“千年古刹”四个大字也是赵朴初先生的手书。 

        第一进是毗卢殿,是主殿,供奉毗卢遮那佛。“以毗卢舍那与卢舍那及释迦,如其次第配于法报应三身。毗卢舍那,译曰遍一切处。卢舍那,翻曰净满。”毗卢遮那佛是三身佛中的法身佛,代表光明遍照。殿内还供奉着文殊菩萨,在菩萨中她智慧第一,有“大智文殊”的美称,专司智慧。 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为毗卢遮那佛的左、右胁侍,他们合称为“华严三圣”。

        挂单的僧人很纯朴。

        在毗卢殿前,刚好下雨了。于是也有闲暇,看幡动,还是心动。

        下一进是释迦殿。

        释迦殿也称大雄宝殿,供奉的是本师释迦摩尼佛。大雄是称赞释迦牟尼威德高尚。

        释迦殿后是药师殿。

        药师殿供奉东方净琉璃世界的教主药师佛,手印意为一手托钵,一手拿药。《药师经》中记载他曾发过十二大愿,要满足终生一切愿望,拔除众生一切苦难。

 

        云居寺是佛教经籍荟萃之地,寺内珍藏的石经、纸经、木版经号称“三绝”。首先是石经,这与静琬的发心有关。 最早记载静琬书经刻碑的是隋人所著《范阳图经》,其云:智泉寺僧静琬,见白带山有石窟,遂发心书十二部经,刊石为碑。”另一位详细记载静琬刻经活动的是唐高宗永徽年间(650—655)吏部尚书唐临,其所著《冥报记》中云:“幽州沙门释智苑(按即静琬),精练有学识。隋大业中,发心造石经藏之,以备法灭。既而于幽州北山凿岩为石室。即磨四壁以书经;又取方石别更磨写,藏诸室内。每一室满,即以石塞门,用铁锢之。时隋炀帝幸涿郡,内史侍郎萧瑀,皇后之同母弟也,性笃信佛法,以其事白后。后施绢千匹及余财物以助成之,瑀亦施绢五百匹。朝野闻之,争共舍施,故苑得遂其功。智苑尝以役匠既多,道俗奔凑,欲于岩前造木佛堂,并食寝屋,而念木瓦难办,恐分费经物,故未能起作。一夜暴雨,雷电震山,明旦既晴,乃见山下有大松柏数千株,为水所漂,流积道次。山东少林木,松柏尤稀。道俗惊骇,不知来处。推寻踪迹,远至西山,崩岸倒木,漂送来此。于是远近叹服,谓为神助。智苑乃使匠择取其木,余皆分与邑里,邑里喜悦而共助造堂宇,此则云居寺之所以成焉。智苑所造石经已满七室。以贞观十三年卒,弟子犹继其功。”

       静琬继承其师慧思遗愿,自公元605年~617(隋大业年间)开始刻造,634年(唐贞观八年)刻《华严经》和嵌于雷音洞四壁的《维摩经》、《胜鬘经》等经石146块,至639年(唐贞观十三年),刻完《涅盘经》后静琬圆寂。继承静琬刻经事业的弟子可考者还有导公、仪公、暹公和法公等四人。 唐开元年间,皇室的支持静琬的第四代弟子惠暹在雷音洞(石经堂)下辟新堂两户(即今第一、二洞),镌刻石经。中晚唐时期,地方官吏支持和佛徒的施助,先后刻经100余部,经石4000多块,分藏九洞之中。五代战乱,石经的刻造陷于停顿。从辽代开始续刻。  
        此后有僧通理继续刻有佛经44帙,小碑4080通(片)。其门人善锐、善定在1118年(天庆八年)于云居寺西南角,穿地为穴,将道宗和通理所刻石经埋藏其中,并造压经塔。其后通理弟子善伏等又有续刻。金代续刻石经始于1132年(天会十年)。后1136年(天会十四年)有燕京圆福寺僧见嵩续刻《大都王经》1帙(10卷);1138年~1149年(天眷元年至皇统九年)间,有奉圣州(今河北涿鹿)保宁寺僧玄英暨弟子史君庆、刘庆余等续刻密宗经典39帙;1149年~1190年(皇统九年至明昌初年),有金章宗的皇伯汉王、刘丞相夫人、张宗仁等续刻阿含等20帙。此外不有不知名的刻经者所刻《金刚摧碎陀罗尼经》、《大藏教诸佛菩萨名号集》、《释教最上乘秘密藏陀罗尼集》等。金刻石经,除《大教王经》藏于东峰第三洞外,余均埋于压经塔下地穴内。 这个《心经》便是金人作品: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在佛教三藏中的地位殊胜,就相当于佛经的核心一样。这个版本为玄奘大师译,也就是说,在宋金时,这个版本已经非常主流了:“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260个字,字字珠玑。而刻功和书法也是令人赞叹。

        在房山石经中发现了大量的唐代高僧玄奘译经,如《大般若经》、《瑜伽师地论》、《解深密经》、《说无垢称经》、《大乘阿毗达摩杂集论》等经论。这一方面说明了房山石经与“唐僧去西天取经”的密切联系,还说明了云居寺刻经事业,得到过历代皇室的大力支持。大唐开元十八年,金仙公主奏请唐玄宗,赐予云居寺大唐新旧译经四千余卷为刻经底本。辽代圣宗、兴宗、道宗三位皇帝也曾资助刻经事业,促成了以《契丹藏》为底本刻经的开始。在这些官方版本的经文中,都收录了大量的玄奘译经。这些经典可以点校、补充后续编修的各种大藏经。

        元代石经的镌刻又告停顿。明代朝廷修茸云居寺和石经山,万历、天启、崇祯年间,有吴兴沙门真程劝募京官居士葛一龙、董其昌等续刻石经。计划有《四十华严》、《法宝坛经》、《宝云经》、《佛遗教经》、《四十二章经》、《大方广总持宝光明经》、《梵网经》、《阿弥陀经》等十余种。因原有石洞均已藏满封闭,故另在雷音洞左面新开一小洞,砌石为墙,将所刻经碑藏入,著名书法家董其昌为题“宝藏”二字,俗称“宝藏洞”(第六洞)。云居寺的石经刻造,至此结束。据近年统计,石经山九个洞内和洞外共藏石经1.4万余块。
        藏于寺后山洞和地下宫穴的石刻大藏经则是中国佛教史、文化史、也是书法史上的一个奇迹,赵朴初先生称其为“国之重宝,北京的敦煌”,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云居寺纸经现藏22000多卷,为明代刻印本和手抄本,包括明南藏、明北藏和单刻佛经等。

        而其中的《大方广佛华严经》为妙莲寺比丘祖慧刺破舌尖血写成,被誉为“舌血真经”,尤为珍贵。



        据史料记载:僧侣为表示对佛祖的虔诚,会发愿刺血为墨,书写经卷。妙莲寺的祖慧法师在明崇祯年间,为了表示对佛祖的虔诚,发愿用舌尖血写成一部《大方广佛华严经》。据说,祖慧法师清晨净手焚香后,会刺破舌尖,将舌血滴入杯中,再加上朱砂、盐和水,调和均匀,用毛笔蘸着血水书写经书,经过一年的坚持不懈,终于书写完成了80卷60万字的经书。

     《龙藏》木经也在此珍藏。《龙藏》木经始刻于清朝雍正十一年(1733年)至乾隆三年(1738年),现存77000多块,内容极为丰富,是集佛教传入中国2000年来译著之大成。堪称我国木板经书之最。世界上现存两部汉文大藏经,一部为云居寺现存的《龙藏》,另一部是韩国海印寺的《高丽藏》。   
        从药师殿往北,便是鼎鼎的北塔。



      “北塔”又称“罗汉塔”,风格独特,集楼阁式、覆钵式、金刚宝座式于一体,是我国唯一一座钟鼓楼式塔。塔的基座建于隋朝,而塔身则是辽朝所建。

         塔上的雕刻非常精美。塔身全部是用汉白玉建造,为四角形,并在第一层塔身内设佛龛,佛龛内的雕像具有典型的唐代艺术风格,是唐代石雕艺术中的精品。从第二层塔身开始,每层用叠涩法砌出塔檐,在塔顶处安置葫芦形塔刹。两朝的界限也非常明显。

        边上有四座小塔以罗汉塔为中心,分布在西南、东南、东北、西北四个角上,各自都比较小,但年龄却不小。四座塔均为唐朝建筑,上面刻有明确的年号,分别建于开元15年,太极元年,开元10年,景云2年。 

        石刻很庄严。历经千年,仍然见功力。

        南无本师释迦佛!

        三公塔是这三座塔,分别是三位清朝造诣较深大师的灵塔,他们分别是:溟波、圆通和了尘三代住持。


        《嘉庆御碑》是清代嘉庆皇帝两次来云居寺所题的瞻礼词,所以又称《御笔龙碑》这块碑刻为卧龙碑,碑底为须弥座,束腰上下,雕刻有精美的云卷纹攀枝花,正面四周雕刻有六对对称的蟠龙,栩栩如生,做工考究,顶上刻有海水江牙,碑阴、碑阳两面均刻有嘉庆皇帝的御制诗。碑阳的诗为嘉庆皇帝在嘉庆十四年第一次来云居寺时写下的《瞻礼二十韵》。碑阴的诗瞻礼词为嘉庆皇帝在嘉庆十八年留下的《再游云居寺》。诗文描述了云居寺的圣境美景,赞云居寺为佛教圣地。

       弥陀殿供奉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阿弥陀佛。本尊佛像是明代铸造的紫铜佛像,重7.8吨。阿弥陀佛是梵语,意为无量光、无量寿。佛经说阿弥陀佛显示了一切佛的共同佛德,念一声阿弥陀佛既概括了一切佛。

        南无阿弥陀佛 !

        寺依山而建,上下落差300米。

        朴实的僧房和不平凡的北塔。


        1983年胡耀邦总书记来云居寺视察,他站在嘉庆御碑前,看《云居寺瞻礼二十韵》,当读到“信马陟坡陀,回首林烟漠”诗句时,不禁回头观望,映入眼帘的是断垣残壁和光秃秃的远山,于是提出了要再现云居寺“回首林烟漠”的号召。总书记一声令下,1985年云居寺修复绿化委员会成立,首都北京举全市之力,掀起了云居寺修复绿化和植树造林的高潮。这才有了今天云居寺和石经山的风光秀丽,峰峦起伏,翠柏苍松掩映山间的庄严景象。

  
       云居寺不仅藏有佛教三绝与千年古塔,而且珍藏着令世人瞩目的佛祖舍利。1981年11月27日在雷音洞发掘赤色肉舍利两颗,这是世界上唯一珍藏在洞窟内而不是供奉在塔内的舍利,与中国北京八大处的佛牙、陕西西安法门寺的佛指,并称为“海内三宝”,为千年古刹增添一份祥光瑞气。该舍利最早为静琬法师于隋大业十二年(616)所瘞藏,明万历二十年(1592)曾被高僧达观可禅师发现并一度入皇宫供奉,后复置原处。佛舍利被安放在一个五重宝函内,第一重为羊脂玉函,第二重为镀金银函,第三重为汉白玉函,第四重为青石函,最表面第五重为汉白玉大石函。其中第三、五重为明代重新安放舍利时所添置,第一、二、四为围隋朝原物。第四重石函顶盖上有静琬题铭一则曰:“大隋大业十二年岁次丙子四月丁已朔八日甲子,于此函内安置佛舍利三粒,愿住持永劫。”佛舍利为僧家圣物,非有大因缘不可得。静琬即于大业十二年(616)得佛舍利安放雷音洞,且安放舍利为羊脂玉函、镀金银函这种精美高贵的东西,显然非静琬自己所能制作,必出自皇家御制。这足以说明此时他“发心书十二部经,刊石为碑”的事业已“得遂其功”,并得到隋朝皇家的褒扬,施以佛舍利,作为镇经之宝。显然,这应是萧皇后与萧瑀支持静琬活动的一个延续,隋代帝王重视佛教,于兴佛之事,尤重建舍利塔。汤用彤《隋唐佛教史稿》载隋文帝极好端应,因曾在潜龙时得舍利一颗,后遂先后多次令天下州县建塔分送舍利以藏。舍利入函,礼仪极隆重。云居寺所安放舍利极有可能即皇家所恩送,只是久远,现已有知其详。
现舍利存于首都博物馆。

      天开寺也位於房山,是北京境内历史最悠久古刹之一,距今己有1950多年的历史,也是释迦牟尼佛骨舍利出土的圣地。天开寺始建于东汉。据元代碑刻和乾隆本《上方山志》记载,东汉光武帝建武十年(公元34年)中印度梵僧华严慧晟来到东土。建武二十六年(公元50年)来到此地,创建天开寺院传播佛法。辽代天开寺住持忏悔上人守常大师(1010-1070年)主持天开寺法务,并住上方山。在此前上方山是天开寺的属寺。元朝至元十年(1273年)应公禅师任天开寺住持,同时也是上方山住持。应公禅师奉旨率众兴废起颓,重建天开寺及所属诸多寺庙,佛门圣地重放光芒。 1984年天开古塔附近持续多日出现佛光,众人围观,引起轰动,并被各大媒体竞相报道。1990年,国家文物局及其相关单位对古塔进行了深入发掘考证,确认古塔地宫内存有稀世国宝—释迦牟尼佛骨舍利!天开寺佛骨舍利被供奉在云居寺的佛祖舍利殿中。


        大悲殿供奉千手千眼观世音菩萨,千手表示护持众生,千眼表示关照世间。观音菩萨是西方极乐世界上首菩萨,能现33种不同身形拯救大难。遇难众生只要诵其名号她就会前往拯救。



       云居寺原来南北各有两座辽塔对峙,南塔又称藏经塔,地下有藏经穴,塔已无存。现在藏经穴原址上改建了一座现代化地宫,面积达400平方米,底板、侧墙和顶板均采取了防水设施,室内空气置换为纯度达99%的惰性气体,温度保持在25摄氏度。1999年9月9日,在举行了一场盛大的佛教仪式后,云居寺石经重新回藏地穴。

        “石经地宫”上面有一座压经塔,建于辽朝天庆八年,全称“续弥藏石经塔”,俗称“压经塔”。压经塔后面的高台上还有一座塔,名“开山琬公塔”。琬公,即生于隋末唐初的静琬法师,他是锩刻石经的倡导和首刻者,我们今天能见到稀世绝伦的石经珍宝,静琬法师有最大功德。此塔是静琬法师的圆寂墓塔,是辽朝通理大师为供奉琬公灵骨,于辽大安九年(公元1093年)而建的。

        回藏并不意味着与世隔绝,人们依然可以通过参观廊的大玻璃看到地宫里的石经。


       地藏殿座落在云居寺南路,座南朝北。殿内供奉地藏王菩萨。佛经说他受佛祖嘱咐在释迦入灭,弥勒尚未降生之前的这段时间度世。他在唐玄宗时期航海来到中国,一直在九华山传法,99岁圆寂。他的形象是结跏跌坐,右手持锡杖,表示爱护众生,戒修精严,左手持如意宝珠,表示要使众生之愿都得到满足。地藏王两旁的侍者是道明和闵公。

        云居寺的成长来自静琬大师的发心,由若干代人完成。这些石经,留下了他们的书法痕迹,也留下了思想和精神。






 

关键词:房山石经佛祖舍利北塔云居寺石经山

作者:阿钟

《云居寺》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