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过去

发表日期:2007-07-0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时间滴嗒滴嗒作响
我躺在那张老旧的竹床上面睡不着,屋外漆黑的夜色,无边的孤独,远处的群山黑黝黝看不真切。
猫头鹰在树林里“咕咕”的嚎叫,门外那条大黄狗睡的正酣。
“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清脆的声音响在屋顶上方。
我抬头望去,沙丽的面孔从竹楼顶慢慢浮现清晰,一张透明的脸,没有身子,也看不见眼睛,她
的嘴一张一合,对我讲话。
“你只是试图寻找,可是你找不到。”我想反驳,嘴巴张开却讲不出话,一股气流涌在胸口,呼
吸困难,我只好将话语咽回腹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继续说。
她在我的视线中变得模糊,房屋里的一切也开始模糊,继而一阵困意袭来......

清晨的阳光透进来,照在身上冰凉凉的很舒服。
我揉揉惺松睡眼,起身走出屋外。老人已经起床,坐在外面正逗着那条大狗。
我走到他跟前,坐下。
他望望我“萨尔满都是灵魂汇聚的地方,总会有些不速之客闹进你的梦里”
我一惊,想要问他,他挥挥手,示意我不用说话。
“也许,他们会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你又何必拒绝呢?”
老人站起身,佝偻的腰就象墙外的犁。他将手里的一把谷向天空洒去,然后双手合十,闭上眼,
对着太阳咕哝的叨念。念过一阵,他把一只手盖住我的头顶,又一阵叨念;我静静的,不敢言语
阳光从山的那边照射过来,映得老人全身金光闪闪。
“那拉神会指引你,让你找到你的方向。”
老人牵起我的手,走到空场另一面的屋子。里面布满了木人与灵牌,每个间隔之间都会有一个黄
绸包裹,一个红绸包裹,老人说“这里面装着每个人的过去与未来,那些不安份的灵魂一到夜里
就会过来翻看。可是他们不知道,不能面对过去,又如何知悉未来。”
房屋正中央,一张方桌上面端正的立着一面铜镜。老人带我坐在正中央,让我坐下。
“向那面镜子看过去吧,它会告诉你”
我盯视着那面铜镜,里面明亮的刺眼,一道白光闪过。眼前红红绿绿不停流淌。几双黑乎乎的手
向我抓来。我想躲开,被它们抛在半空中,轻飘飘,如无物。一个黑洞摆在面前,深不见底,我
向下坠去。虚荣,欲望,爱情,友谊,渴望,它们一应化为一片火海,烤的我生疼。我拼命挣扎,
大声呼喊,身轻如燕,努力向上窜。
“看到了吗?”老人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我打了个激灵,屋子还是那个屋子,镜子还是那面镜子。
他递过一条毛巾,我接过,擦擦满额冰冷的汗。

“过去就是一个洞,他会让你深陷而不能自拔,如果你不能挣脱,便在永久的煎熬中灭亡。

时间滴嗒滴嗒作响
我躺在那张老旧的竹床上面睡不着,屋外漆黑的夜色,无边的孤独,远处的群山黑黝黝看不真切。
猫头鹰在树林里“咕咕”的嚎叫,门外那条大黄狗睡的正酣。
“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清脆的声音响在屋顶上方。
我抬头望去,沙丽的面孔从竹楼顶慢慢浮现清晰,一张透明的脸,没有身子,也看不见眼睛,她
的嘴一张一合,对我讲话。
“你只是试图寻找,可是你找不到。”我想反驳,嘴巴张开却讲不出话,一股气流涌在胸口,呼
吸困难,我只好将话语咽回腹内。“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继续说。
她在我的视线中变得模糊,房屋里的一切也开始模糊,继而一阵困意袭来......

清晨的阳光透进来,照在身上冰凉凉的很舒服。
我揉揉惺松睡眼,起身走出屋外。老人已经起床,坐在外面正逗着那条大狗。
我走到他跟前,坐下。
他望望我“萨尔满都是灵魂汇聚的地方,总会有些不速之客闹进你的梦里”
我一惊,想要问他,他挥挥手,示意我不用说话。
“也许,他们会告诉你一些你想知道的,你又何必拒绝呢?”
老人站起身,佝偻的腰就象墙外的犁。他将手里的一把谷向天空洒去,然后双手合十,闭上眼,
对着太阳咕哝的叨念。念过一阵,他把一只手盖住我的头顶,又一阵叨念;我静静的,不敢言语
阳光从山的那边照射过来,映得老人全身金光闪闪。
“那拉神会指引你,让你找到你的方向。”
老人牵起我的手,走到空场另一面的屋子。里面布满了木人与灵牌,每个间隔之间都会有一个黄
绸包裹,一个红绸包裹,老人说“这里面装着每个人的过去与未来,那些不安份的灵魂一到夜里
就会过来翻看。可是他们不知道,不能面对过去,又如何知悉未来。”
房屋正中央,一张方桌上面端正的立着一面铜镜。老人带我坐在正中央,让我坐下。
“向那面镜子看过去吧,它会告诉你”
我盯视着那面铜镜,里面明亮的刺眼,一道白光闪过。眼前红红绿绿不停流淌。几双黑乎乎的手
向我抓来。我想躲开,被它们抛在半空中,轻飘飘,如无物。一个黑洞摆在面前,深不见底,我
向下坠去。虚荣,欲望,爱情,友谊,渴望,它们一应化为一片火海,烤的我生疼。我拼命挣扎,
大声呼喊,身轻如燕,努力向上窜。
“看到了吗?”老人的声音在身旁响起,我打了个激灵,屋子还是那个屋子,镜子还是那面镜子。
他递过一条毛巾,我接过,擦擦满额冰冷的汗。

“过去就是一个洞,他会让你深陷而不能自拔,如果你不能挣脱,便在永久的煎熬中灭亡。如炭
烤,如油煎,可你偏偏走不脱,甩不掉......”

老人说着,走出门外,身子佝偻的象屋外的那个犁。


老人说着,走出门外,身子佝偻的象屋外的那个犁。

关键词:过去

作者:花间.乱

《过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花间.乱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