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弄堂土碗菜" -我和土菜有个约会

发表日期:2006-04-02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泛黄的春联还残留在墙上
依稀可见几个字岁岁平安
在我没回去过的老家米缸
爷爷用楷书写一个满

黄金葛爬满了雕花的门窗
夕阳斜斜映在斑驳的砖墙
铺着榉木板的屋内还弥漫
姥姥当年酿的豆瓣酱

我对着黑白照片开始想像
爸和妈当年的模样
说着一口吴侬软语的姑娘缓缓走过外滩

消失的旧时光一九四三
在回忆的路上时间变好慢
老街坊小弄堂
是属于那年代白墙黑瓦的淡淡的忧伤

消失的旧时光一九四三
回头看的片段有一些风霜
老唱盘旧皮箱
装满了明信片的铁盒里藏着一片玫瑰花瓣

  每每听起周董的《上海一九四三》便会悠然联想起那个年代。

  虽然生为80后的我没有机会亲身体验1943的感觉,但是每个年代都有历史、事件、影像或者人们的记忆等等存留。现在通过电视剧、电影、画册、老人们的叙述,即便是90后的脑海中想必也会有飘飘缈缈的概念,于是一切成为美丽的遐想。

  钢筋铁骨水泥昭昭的繁华城市中,人们崇尚时尚奢靡的生活方式。大牌衣着化妆品、名车别墅、高级餐厅,还有追逐大腕艺人,五一不彰显与时俱进的时代气息。

  可是也有少数人独独中意怀旧。

  国货当自强、四合院、复古老爷车、隐秘的私家饭店,艺术家前辈,不可否认体现着举足轻重的生活品质。

  衣食住行中的“食”最令我们孜孜不倦。

  “民以食为天”的箴言激励餐饮业生生不息欣欣向荣,新开的酒楼饭店各式餐厅鳞次栉比,其雨后春笋般的速度跟眼花缭乱的特色引得食客们趋之若鹜。

  无锡的餐饮业近几年如崭露头角的韩国电影芝麻开花节节高。太湖边的湖鲜馆、市郊的私家小馆、居民新村外的派系饭店,这些或不起眼或不经华丽的修饰或不需任何宣传的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居然意外的客源滚滚连订位子都不容易。

  原本吃饭就不是件要喧哗排场的事情,即便吃得满汉全席也无福消化。现代人亚健康群体日趋渐壮,富贵病紧紧的尾随我们的健康,何尝不是跟日常饮食息息相关呢。

  最贵的不一定是最好的,这句经验之谈同样适用于美食。

  意识到过后的饮食观念陡然改变。犹如时装界返朴归真,大家开始选择粗粮,周围的饭店也多了几家蒸菜馆、素菜馆、土菜馆,宾客盈门不输给鲍参翅肚。

  作为都市小饕的我也在食海滔滔中不断寻觅探求。

  但自从上两个月前我偶尔看见“临记老厨”关闭之后就郁郁了好长一段时间。“临记”是我以前最喜欢的土家菜馆,常跟两三好友去吃饭,大叹可惜。

  解决失恋的最好办法是开始下一次恋爱。美食不知是否也如此?

  可能意念这种东西真的存在,我想着想着真的有一家土菜馆出现了。前几日在家乐福对面小饭店吃饭,吃完不由自主地穿过弄堂,邂逅“弄堂土碗菜”。

  相信很多朋友都知道家乐福对面有家“台湾迷你涮涮火锅”,但是有多少人知道那条破旧弄堂叫什么?

  “耕读李巷”,是这条弄堂的名字。耕樵渔读,我瞬时想到《天龙八部》中南帝段皇的四大臣,原来无锡还有这么古感的地名。

  “弄堂土碗菜”在耕读李巷的腹处建起,有点大隐隐于市的感觉。

  从大致的构造看得出原本大概是间两层楼的民房。硕大的招牌竖立在屋顶。瓦片叠出来的屋檐,粗糙砌就的泥墙,带扣环的木门,矮矮的槛,一切煞有介事的调调恍若《上海1943》的歌词抓到了路过的我的好奇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叫瓦瓦,瓦匠同意让我进去看看。

  踏进昏暗的店堂便被脚下一堆物件绊到,定睛,唉呀,唉呀呀呀,啥呀,从没见过那么大的碗啊!门口的装修师傅说这是专门从湖南定制运过来的,好家伙,一捆捆麻绳扎的牢牢的土盆土碗土缸,一应俱全。

  再看看店堂里的台桌坐凳跟现有的装修,一个字儿,土的掉渣。

  瓦匠说这家馆子很快就会开张。

  我怔怔的看着“弄堂土碗菜”,一副与世无争的破相儿,好似鞋儿破帽儿破的济公。坐在土馆里吃土菜的情景会是怎样?土掉渣烧饼风靡锡城,那弄堂土菜呢?

  我突然好想这个土馆子快点迎客,见识下土馆子的土菜品质。或许“酒香不怕巷子深”,主人不经意的装修会不会是因为拥有一流的人间美味呢?期待ing...

关键词:土碗菜

作者:瓦伦丁

《"弄堂土碗菜" -我和土菜有个约会》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瓦伦丁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