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口香糖年代

发表日期:2007-07-0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一章四月的信仰


              一  口香糖年代
  “各位联邦国民,面对外来侵袭,祖国危难,让我们坚定自由与民主的信仰共同抗击外敌维护共和……”
  广场上的立体TV正不断的重复着爱国文讯,女议员柔美的嗓音背景激昂的音乐加之煽动性的演说,使整个市区笼罩在热烈的情绪之下,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宣誓掩报效祖国。当然,这只是一瞬间的假想罢了,事实上街头大喊“无聊”的声浪早已淹没了议员们的号召。你能看到的只是一群颓废的青年,他们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到处亲游,或是倚着墙壁向过路的行人吹口哨,或是旁若无人的围攻老人和小孩,或是……总之,他们从事着无益于自身,更有害于社会的“工作”,而这一切仅仅是出于无聊,因为这个理由而在公共场所随地大小便,因为这个理由而在警备紧张的情况下随意拨打急救电话,因为这个理由而做出的行为被人们忽视,一名“他们是孩子”就免去了全部责罚,而继续供给这些人最优质的生活,无一例外的寄生虫,无一例外的精神空虚者,他们没有共同的组织,没有共同的行为,没有共同的目标,却构成了这一时代青年人所共有的特征,嚼着口香糖大发无聊言论的一代,被后世的史学家们轻蔑的称谓“口香糖年代”。
  所贡星系自由与平等的社会理念,竟构建在这样一群人身上,未来的确很渺茫……

             二  东方朝阳
 
  四月,永远是最美的季节,春之赞歌奏响它的高潮,希望之光便随着东方朝阳冉冉升起.
  四月不仅是神女们欢唱的日子,对于联邦国民而言四月代表了自由与平等.
  早在公元7420年4月26日,联邦政府在扎贡星系建立了人类自由与平等的根基。尽管在过去的400年里,联邦一直处于四面包围的状态,可联邦军却克服了一切困难与之对抗尽全力守护民主的萌芽,在人类历史上创建辉煌的成绩,很可惜一棵茁壮的大树正在成长时,摧毁它的不是外面的狂风暴雨而是树干内部的蛀虫。
  每年的4月26日是扎贡星系的国庆日,无论是政府学校社团,都有将组织大型的庆典活动,而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当然是由开国功臣罗伯特魏玛元帅创建的军事学院的大型演习,活动将从26日开始历时20天。
  学院整个占据了三等星拉姆的全部空间,拥有最高级别的军式装备,而且军事学院的学员与社会上那些游手好闲的青年完全不同,他们几乎全部由战争遗孤组成,由政府供养把他们训练成为优秀的军人的守护祖国,所以学员们从小就有强烈的报恩报公心理,加之多年军事化管理,他们每个人都有强烈的责任感年轻、上进、具备优秀的军事理论才能,是所贡星系能簪保和平的根基要素,这些作风相朴素、纪律严明、品格高尚的青年也许和社会上过着优质生活的人调换的话,或许能一扫陈腐之风,只可惜,成长在拉姆星系就注定了他们终身的军旅生涯,为了不使他们反抗这种近乎世袭的生存方式,政界的人又给这些孩子灌输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这种愚民思想,所以尽管他们具备了优秀的才能却丧失了自我,成了只能战斗的机器,服从命令是他们勇往直前最好的麻醉剂。
  扎贡星系的未来大致分为这两类人:一种挥霍父母的财富,在社会的待中,无聊的自私的等待末日;一种则严守指令,恪守陈规,机械的无望的期待死战。
  然而,每一个历史都会有例外,这些例外将拯救扎贡乃至全人类的未来。
  四月,永远是最美的季节,春之赞歌奏响它的高潮,希望之光便随着东方朝阳冉冉升起。
  四月不仅是神女们欢唱的日子,对于联邦国民而言四月代表了自由与平等。
  早在公元7420年4月26日,联邦政府在扎贡星系建立了人类自由与平等的根基。尽管在过去的400年里,联邦一直处于四面包围的状态,可联邦军却克服了一切困难与之对抗尽全力守护民主的萌芽,在人类历史上创建辉煌的成绩,很可惜一棵茁壮的大树正在成长时,摧毁它的不是外面的狂风暴雨而是树干内部的蛀虫。
  每年的4月26日是扎贡星系的国庆日,无论是政府学校社团,都有将组织大型的庆典活动,而其中最令人瞩目的当然是由开国功臣罗伯特魏玛元帅创建的军事学院的大型演习,活动将从26日开始历时20天。  学院整个占据了三等星拉姆的全部空间,拥有最高级别的军式装备,而且军事学院的学员与社会上那些游手好闲的青年完全不同,他们几乎全部由战争遗孤组成,由政府供养把他们训练成为优秀的军人的守护祖国,所以学员们从小就有强烈的报恩报公心理,加之多年军事化管理,他们每个人都有强烈的责任感年轻、上进、具备优秀的军事理论才能,是所贡星系能簪保和平的根基要素,这些作风相朴素、纪律严明、品格高尚的青年也许和社会上过着优质生活的人调换的话,或许能一扫陈腐之风,只可惜,成长在拉姆星系就注定了他们终身的军旅生涯,为了不使他们反抗这种近乎世袭的生存方式,政界的人又给这些孩子灌输了“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这种愚民思想,所以尽管他们具备了优秀的才能却丧失了自我,成了只能战斗的机器,服从命令是他们勇往直前最好的麻醉剂。
 扎贡星系的未来大致分为这两类人:一种挥霍父母的财富,在社会的待中,无聊的自私的等待末日;一种则严守指令,恪守陈规,机械的无望的期待死战。
  然而,每一个历史都会有例外,这些例外将拯救扎贡乃至全人类的未来
  东方朝阳冉冉升起。

 


             三  麻烦的“新人”
 


公元7899年,2月初的一个早晨,年仅17岁的齐貊在玄关接到父亲阵亡的消息,她既未当场失声痛哭,也未过分惊异,只是平静的询问了父亲死前的经过,和未来自己的去向。送消息来的是父亲的战友,年仅二十岁的兰迪,他对少女出人意料的平静大为赞赏,果然是齐云飞少将的女儿啊!名将之后果不寻常。兰迪中尉表示分将护送齐貊去远在拉姆的军校,而少女闪动着她美丽的睫毛用一双墨绿的美观目直视中尉。
“这是中尉您自己的意思吗?”
中尉微笑着回答:“我很尊敬齐少将,希望能为他作点事……”
“谢谢您!”少女打断了中尉的话,“不过这样的结果我早就知道了,还是来的太早了……”少女叹息着转为沉默,“但仍然很感谢您有自己的想法愿意违背升迁的命令而想帮助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兰迪中尉随着少女的目标光注意到她所指的是自己手里的升迁调令时间刚好是少女去拉姆的日子。
“谢谢”说完转身消失在玄关的女孩,在兰迪的心里留下了一抹与众不同的色彩,很可惜这种感觉在瞬间就消失了兰迪也转向离开去寻找那些身在首都魏玛(为纪念开国元帅而命名)各处的情人了,毕竟他的生活就是如此。
2月中旬刘貊正式结束了她在魏玛十七年和生活,在母校参加完为她举行的盛大的送别会后,踏上了去拉姆的旅程。
齐貊的行李相当简单,应该只有一堆即将被列为“禁书”的东西,除此之外,齐貊还有父亲为了这一天给她存下的大笔联邦纸币和最近才拿到的怃恤金,即使安于现状生活魏玛也应该无所谓了吧!少女想到即将面临的局面,稍稍发了通感慨,不过眼下最该思考的是如何将“禁书”(自由言论……)带入拉姆,“不真令人头痛呢,爸爸!”少女兀自的感慨着。
2月29日,是齐貊抵达拉姆的日子,军校的高年级学长坎普奉命接待,生活部部长对坎普说“新人”齐貊是位黑发美少女,有着墨绿色的眼睛,但这样的形容远不能使缺乏创造力的少年产生任何立体感,他只能祈祷年轻的女孩可以一眼就认出自己这种荒谬的想法,事实上这个想法并不荒谬,齐貊一眼就认出了等在宇宙港出口东张西望的高年级学长,栗色的头发和眼睛笔挺的身材显得很英气,只不过相当傻气的行为令人对他的第一印象大打折扣。少女轻盈的走了过去,绕到坎普的背后,大声的打着招呼,把担心的少年吓了一跳,这当然是善意的玩笑。
“你的行李呢?”望着几乎空手的女孩,原本打算担负帮助者的心一下落了空,所以才毫无礼貌的发问。
“这个嘛!似乎会由主行星一并寄送过来呢!”少女狡黠的眨了眨美丽的绿眼睛。
接下来的10分35秒的路程中,一向不善言辞的坎普竟然在少女的引导下滔滔不绝介绍起了校园的情况,表面上不动声色的少女早已暗下决心完成多年的愿望。
当等在办公室里的生活部部长看到坎普热心的指引少女这幅场景时,心中暗自想到,连坎普通话那么死板的学生都会变化的这第快,还真是个大麻烦。拿起桌上的简历看了一眼又扫了一封没有署名的信笺,在这个位置坐了近十年的道森上尉不禁感到这是一个麻烦的“新人”。

 


            四 初露锋芒
 

在接下来的四月里,即将开始的周庆活动令整个扎贡星系都有兴奋不已,就连遥远的拉姆星也为此忙碌着。
在拉姆的第一天入学仪式上,教学部部长斯卡莱捷本想给齐貊一个下马威很可惜,他的愿望落空了。
3月1日的新生入学仪式上,斯卡莱捷中尉宣读教学章程,以及学院几百年来的“铁血”政策,历时约2小时,只是他最想教育的麻烦人始终没有出声,齐貊早料到会有这么无聊的形式,所以借口接收父亲遗物推托掉了。
少女真正担心的是由拉姆邮寄的行李,之前拜托兰迪中尉以交托家属的遗物的形式寄予给她,这样齐貊就不用担心其中夹带的“禁书”会被查获了,很明显这是对已故将官的尊敬,当然齐貊只是利用一下而已。
父亲生前曾说拉姆几乎处处都有监视行动的军官,大多数学生把那当作保护自己的警卫,事实上蜘蛛网是用来捕食的。
齐貊的心中有一个宏伟的计划,要在扎贡星系唯一的军事要地进行,为此非要得到坎普昨天所说的那些麻烦人物的帮助不可,看来今后要做的事还很多呀!
“齐貊同学,纪察部长有事请你去6区3 楼他的办公室一下”英俊的高年级学生部部长坎普对正在核对行李的黑发少女传达上级命令,随后又补充一名私人性的忠告,“昨天告诉你的本校一级麻烦人物奇夫也在那里听候处罚,千万小心别和他沾上关系,不然的话会惹大麻烦的。”
“噢?”少女墨绿色的双眼仿佛缀满了天空的星星闪闪发亮,“那么,我可要小心啦!”
拉姆学院是和大学城一样的地方,整个拉姆星球是学院的地方,但是又分为多个区域。以中心区为军校中枢领导的六区向四周辐射分为生活区、教学区、演习区、娱乐区、航空港的一、二、三、四、五个主要区域。而其间还有许多分散的小型移动区,构成了拉姆星以军事化管理为核心的教育生活一体化的模式,而航空港外广袤的宇宙空间又是天然星际战斗基地每年拉姆学院的4月庆典都有是在这里进行的。
现在,齐貊已坐上学区专列前往6区,似乎只有教学的专递特快才扔有的速度,让周遭军属的生活显得很悠然。
6区是,由无数半失重状态的悬浮建筑构成,显得海市蜃楼一般。
也许是想以这种非主流的建筑来突显自身的高贵的气质吧!齐貊在心里下着评语,对于这种毫无欣赏性可言的建筑鄙视不已。
“请进!”纪察部部长理查德·伍尔夫中尉微笑着示意走进少女坐在一侧沙发上。“齐貊同学,请你稍等……”客气的语调迅速调整。“奇夫这次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啊!那么我就无话可说!”回答着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态,似乎是身经百战的样子。
齐貊惊异的观察着眼前这位少年的美貌,尽管之前从坎普那里听到了许多关于奇夫的传言,但百闻不职一见,奇夫宛若太阳神阿波罗一样英勇的神姿站在部长面前仿佛正在审视自己的臣民一般高傲。
“那么您打算如何处置我呢?尊敬的部长先生!”奇夫轻蔑的语调极度尽嘲讽寻问着。
“你——奇夫将被关禁闭一周,对,不许参加四月军演!”部长用力强调着,仿佛只有用更大的音量才能提高自身的气焰。
突然奇夫用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回应部长,随后是用种邪恶的表情取代一悠然的神色压低嗓音在部长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你……你……竟然……竟然危胁……”部长的脸涨的紫红,断断续续的说不出话来。
“那就这么定了,刚才您说的话我都可以当作‘无话可说’之人听力范围之外。”奇夫抬起身来,修长的身体做了一个完美的回转,目光却停留在了齐貊的身上。
“美丽的齐貊同学吗?待会儿要不要我带你参观一下6区,这里可是奢华至极啊!”奇夫湖蓝的瞳会中散射着夺目的光彩,可是语气还如刚才一般的讽刺至极。
“齐貊同学,我请你来,是希望你能把那些‘禁书’交给校方,以免影响正常的校园生活,明白吗?”部长恢复了刚才的镇定,面对奇夫的观战意图并没有制止,只是继续对少女携带“禁书”一事发难。
少女稍微惊叹了一下,没想到以这种方式仍被查到,看来那些所谓体恤亡兵的言论全都是政治需要,“很抱歉,我不能执行这光荣的任务,这是父亲的遗物,我有权保留。”
对于少女坚毅的回答,并未动摇的部长只是用柔和的仿佛是充满遗憾的语气回应道:“我理解你的心情,毕竟我还是你父亲的校友啊!”
这样荒谬至极的回答,少女用充满火气的口吻说道:“的确是这样的,中尉。在这个国家唯一的军事学院里,我几乎每天都生活在父亲‘校友’的‘关怀’中,真是深感荣幸啊!”
“这个……”正当中尉部长发不出声音之际,在一旁的的奇夫发出克朗的笔“哈……”然后强忍着回答道:“齐貊小姐,您说的完全没错,身为您父亲众多‘校友’之一的我,看来也有义务关照您一下,把您从这污浊的空气中拯救出去。”
“部长先生,对于‘遗物’我想齐貊小姐完全有权力按照自己的想法处理,宪法中似乎可以找得到相关的条款呢。”奇夫话锋一转变成针对部长的言论了。
紧紧咬着嘴唇却一方不发的部长看着奇夫潇洒的抬起一只手敬礼,然后挽着齐貊转身离开。
少女歪着头看向奇夫,穿着同样的黑色军服却与其他人完全不同的华丽气质,在少女心中的初露锋芒完美无暇。
 
           五  第一次合作
 
自拉姆星成为军事学院的基地以来,已有成千上万本书在这里焚毁,凡是拥有自由言论的,反国家的、先进思潮、揭露当世黑暗的统统落入“禁书”之流,当然这是对民主国家所倡导的自由平行完全相悖的行为。
齐貊假借父亲之名的图书自然是这一类,为了更好的学习和利用,少女几乎绞尽脑汁,年轻的奇夫大胆的建议组成一只反校联盟——禁书协会。
“可是,军事学校里到底会有多少人会真心入会呢?”齐貊担心的是几百年的“优良”传统已将人民的反抗意志消灭殆尽了。
“即使是苏旦王那样残酷的人,他的宏妃依然与他人有染,这一点你完全不必担心!”以这样的比喻断言的奇夫,看来空有神一样美丽的容貌却没有圣洁的心。
有着一头太阳般耀眼的金发少年奇夫在几天后带来了他的亲信军团,达龙和那乐撒斯,这三个人被称为拉姆三剑客,三个人的容貌都如同神明一般,又有各自不同的才能,加上三个人都剑术超娇群,才会有如此雅号。
“你好,齐貊小姐,同样是身为你父亲的校友,我也颇有义务帮助你共同打击这可恶的专治势力,这是骑士应有的风度。”三剑客之中以英勇著称的达龙向少女屈膝致意宛若宫廷骑士一般优雅。
“果然是公主殿下的魅力,不然这暴力的家伙竟会效仿骑士护航,可惜言辞毫无优美可言,真是玷污先祖。”奇夫闪着蓝色的眼睛,揶逾着达龙。
“没有羞耻心的人活得果然很自在,自称是王子来拯救世间女性的家伙,难道你色狼的本性又难以抑制了?需要我来帮忙吗?”丝毫不觉尴尬的达龙回应道。
“混蛋!”奇夫抽出音波枪对准达龙说,“我要把‘我是混蛋’这句话留在你的大脑里,让你回响一个月,祈祷吧!”
“傻瓜*2,不好意思,齐!可以这样称呼吗?”那尔撒斯简短的下了定论,不顾两位美少年的毒辣目光,径自和齐貊攀谈有关“禁书”协会的事项。
“接下来的四月庆典正是好机会,军事对抗赛是会把我们这些令人头痛的家伙编在一起的,那样掌握了进一步的权力,我们就可以大干一场啦!”
“喂!那尔撒斯,那明明是我和达龙的想法,竟然作这种事真令人不耻!”奇夫用力拍了拍达龙的肩,表示这对开战不久又合解的人达成共识。
“没错,别装作一副成竹在胸的神态,你这个伪善的盗贼!全宇宙的海水也熄不灭我对你的怒火。”达龙在一旁应和着。
“那么,我根本就觉得这是毫无建设性可言的想法,你们喜欢的话就随便吧!不过我最讨厌那种狼狈之徒,你们两个的尾巴怎么会在男人面前也露出来呢?我现在要和齐去查书,不过这似乎对于文字盲而言,吸引力为零呢?果然是野兽啊!”发完感慨就和齐貊一周消失了。
“岂有此理!那尔撒斯的嘴巴是不是用下水道的空气熏出来的,太可恶了。”达龙在一旁气得直跺脚。
“嗯!没错,不过看书这件事嘛!”奇夫和达龙互望了一会儿,一起露出鄙弃的神色朝玄关走去。
 


           六  四月的信仰


每年一度的庆典活动,在四月初就已拉开帷幕,整个拉姆星都忙于这项工作。
由扎贡总司令官特下命令,希望能复原7643年的经典战役达米会战,于是拉姆星的基地长官下令由全部落5——20岁之间学员组成当年的联邦军和斯巴达军,新的人员名单将在4月1日的校大会上向全体学员公布。
很顺利的,那尔撒斯(据说是全校的第一智者)成为司令官副官一职,而其他的人员依次是令校方头痛的人物。
“不出所料,看来我们真的要当反叛军啦!”达龙一副诡计得逞的神态。
“但是,史实上达米会战不是联邦军以40 万人胜过了斯巴达百万雄兵吗?”齐貊担心的询问的。
“噢?那是决对的‘闹剧’明白吗?”面对质问那尔撒斯很坦然的回答,“如果不是敌方统帅是个绝顶的蠢材,战略上根本不会存在意外的!所以,我们……”
奇夫打断了那尔撒斯的话回答说:“一定会输,因为坐在指挥习上的是银河有史以来最愚蠢的人!”
“不好意思,分他常常喜欢拿自己的情况来说别人。”那尔撒斯笑着接过奇夫的话,“喂,出门前又被人放鸽子了,怎么这样闲?”
少年突然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今天莉莉雅·芭丝思要给我开庆祝会,真为难啊!这么受欢迎都不知如何是好啦!”
面对一脸得意的奇夫,栗发少年感慨的说了一句:“阿门!愿上帝宽恕这只野兽的罪过,毕竟那是他的本性嘛!”
一只脚已经踏出玄关的少年,张牙舞爪的扑了回来……
夜晚的拉姆,只有二区最高层的图书馆还有些许微光,在200层的露台上,美丽的黑发少女和英雄少年一起凝视夜空。
少年缓缓开口:“我出生时,母亲就难产而亡,十岁时父亲阵亡,在这里9年的生活如果没有奇夫、达龙还有老馆长的协助,恐怕真的要成为宇宙第一傻瓜了。”
齐貊凝望了那尔撒斯良久,少年忧伤的神态第一次让人觉得他也需要别人的帮助。“十岁那年,父亲早晚也会牺牲的孩子,未来只有拉姆,所以我也是在十岁起就过着近乎和你们一样的生活,更可怕的是随时都在等待父亲的死讯一样,每一次分出征我都想一切就快结束了。”
少女的面容在月光的照映下宛如大理石浮雕一般,庄重而典雅。栗发少年叹息着!不管怎么说一开始就知道真相,而无能为力的人,生活还真是可悲啊!
“这也许就是我们命运吧!”
“什么时候,我们阿喀琉斯王,也发出伤春悲秋的无奈啦!”
“身为司令官阁下,竟然学起吟游诗人,真是酸呀!”
黑发少年达龙发出嘲弄的笑声而跟在他身后金发的美少年奇夫也大声的讽刺着。
那尔撒斯没有反驳,四个人并排坐在露台上,遥望星空。
“未来就在我们手中。”
少女轻声却坚定的说,没有人回应她,但在每个人的心中都默默铭记了这句话。
四月的信仰悄悄播种……

 

关键词:私人戏谈仅供娱乐

作者:叛逆的鲁鲁修

《口香糖年代》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叛逆的鲁鲁修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