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口香糖年代第二章四月庆典

发表日期:2007-07-0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二章
 

对搞抗球赛一
 


齐貊看向吃饭的几个人:那尔撒斯吃法优雅,慢条斯理;达龙快速但却有一种享用食物的表情;奇夫更是有一种风流的气韵但速度绝不亚于达龙;凯因斯同样有一座小山似的食物堆,在后面大块朵颐着。
“对抗球赛不是在建校303年的庆典之后被废止了吗?”
“嘘……”那尔撒斯轻轻呼出一口气。“吃饭时间,勿谈此事。”
“哎?”
“因为打完之后的比赛场景实在太过恶心。”奇夫好心的补充道。
这时发现了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向他们看去,齐貊也许是心理因素使然,觉得这群人还真是像一群流氓一样的不良少年。
“那群人就是上回对抗球赛的对手。”
“对啊,达龙这家伙让他们三个人骨折,二个人掉了门牙,最后的替补们再也不想打下去跪在地下求饶。真是**的不英雄。”
“凯因斯,在年轻的小姐面前请注意用语。”奇夫狞笑着说。
“真不愧是女性杀手啊~”
“请注意用词,是女性们忠实的守护者!别是美女。”
正说着,不良少年们已经呈现出“持续靠近中”的状态。
“哼,上次输球是我吃坏了肚子!这次我们再来!”
“手下败将还有脸来挑战吗?!”
“脸皮厚度跟千层饼有一拼呢!”
达龙和奇夫配合默契,一同出口。对方一个似乎是老大的人顿时黑下了脸。
“为了拉姆军校的秩序,我们是正义的一方,打倒黑名单中可耻的可恶人物!”
那尔撒斯轻轻摇了摇头,“所谓正义,不过是为了压迫别人的借口。公元4050年的太平洋混战也是欧太等洲以正义之名挑起,借机强占深海中的巨大矿藏,而近几次和斯巴达的战役也各以正义之师出征,实在是无聊至极的一种有用东西!”
“管他什么借口,总之,明天下午3时在球场见!”
“哼哼,你们一定会输得很惨!”
“等着叫我们爷爷吧!”
几个智障一样的生物离开场地,留下一脸恶心的5个人。
“哎,只能再把铁戈叫来了吧,可是个相当强的好手!”奇夫热心的提议。
“还是菲尔纳特比较好啦。”
“尤因或者帕里斯?”
“怎么会有那么多所谓的小弟啊!难道拉姆全部充斥了你这种人吗?”齐貊大声询问。
“其实,真正说来只有几十人而已嘛。”
“会继续发扬光大了。”
“把没有反叛思想的人变成具有把反叛思想的同志!”达龙气势逼人!
“演出一场感人肺腑的同志爱!”
“奇夫!少恶心正在吃饭人的纤细神精~”
那尔撒斯把话题扯了回来,“还是铁戈吧,可是跟我们合作了多次的默契搭档啊。”
“不用替补?”齐貊好奇的问。
“其实,只要我们中有一个在场,就完全可以掌控全局。”
对抗球其实是一项专门针对格斗技巧而设计的运动,在军队和宪兵队中极为流行。当然,也只是当年。由于对抗球赛中伤亡过多而导致兵力非战斗原因下降而成了上位者们的困扰,于7723年禁止。但仍是私斗时最受欢迎的挑战方式。当年在拉姆上学的齐貊父亲齐云飞中将即是个中高手。更据说是百年难遇的天才。而对抗球实际上也是有战神之称号的达龙的最爱。
对抗球分为两队,每队五人,以10分为一节,共3 节,谁先得到10分谁获胜。球的样子类似于篮球,但质量略重,在一定速度下极具攻击力。使用的方式极为野蛮,只要是格斗术手刃术体术之类的都可以用上,只要能够进球,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所以也不怪非战斗原因伤亡了。更有甚者场下的双方啦啦队自发成为声下替补,往赛场投一些无伤大雅的石子之类,而且还在最终成为一场乱斗。
公元7800年4月6号,齐貊第一次看到了拉姆三剑客的英姿。
每当回忆起这一天,齐貊都不禁感叹:“真是奇妙而疯狂的一天啊。”
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当齐貊与对抗5 人组到达对抗球场时,挑战的筋肉五人组已经到了。
对抗五人组成员包括:金发的奇夫,看起来睿智的那尔撒斯,强壮一根筋的达龙,熊一样的凯因斯和新登场的谜样少年铁戈。
铁戈是蒙古后裔,但他却并不似蒙古人的摔跤选手。他身材短小但极为灵敏,动作迅捷,据说爆发力很强,非常的具有格斗天赋。同样位于黑名单的前几位,平时是个腼腆少年。
对方的筋肉五人组,不用再多过介绍,是身高2米左右只有筋肉强健的弱智男5人组,同时带来大量替补。
“既然,都到了,就开始吧!”达龙边说边做起热身运动。奇夫则和凯因斯轮流做起跳马游戏。
5人组旁若无人,不,对抗五人组。
“哼哼,你们三剑客的死期就是今天。”
“为什么不说明年今日就是我们的祭日呢?”奇夫好心提醒,“那不是更有气势和诗的美感。”
“因为他们蠢嘛,奇夫。”达龙毫不留情一针见血。
此时,裁判走来,吹响了笛声,并高抛起球。
比赛由哪方先攻击取决于谁先抢到抛出去的球。达龙高高跳起,单手抓住了足球大小的对抗球。传统对抗球由小牛皮制成,但现在多用合成皮。
自然现在是对抗五人组控球,只见达龙把球传给奇夫,同时大力踹向对方一个满脸麻子的家伙。那个麻子横飞出去并撞向正带球突破的奇夫。
“不美形的人物是没有活在世界上的意义的!”边叫着,边挥出左拳打在了麻子左眼眶上,麻子又飞了出去,撞上了与铁戈对抗的同伴甲。
此时奇夫已把球传给了身处前线的凯因斯,他轻盈地挪动着脚步于两个夹击他的筋肉男中一窜而过,两个筋肉男因为用力过猛而互相撞在一起。奇夫在瞬间已经挡住了准备攻击凯因斯的筋肉男A。凯因斯转身起跳,在那尔撒斯的掩护下轻松扣篮。
裁判在场边吹起哨子,开场二分钟,对抗五人组领先一分!
之后和比赛,简直是对抗五人组的格斗技术表演大会,齐貊在声边看得目瞪口呆。
铁戈作为蒙古人的后裔,完全发挥出祖先剽悍的作风,他高高跃起先抬腿扫向一个对手的脑袋,对方顿时喷血晕倒,而后在没有下落前挥拳击中夹击那尔撒斯的筋肉男中的一个,对方的左肩大概是骨折了,总之他让两个恶心的筋肉男重伤下声,对方不得不换人了。
那尔撒斯带球穿过了恶斗中的达龙+筋肉男A合,奇夫+麻子组合,凯因斯+筋肉男B组合,在无人防守的篮下轻轻的色手,又进一球。而恶斗正在持续中。
当那尔撒斯带球准备再投一球时,一个不怕死的筋肉男出拳打向了那尔撒斯端整的脸:“小白脸!去死吧!”
那尔撒斯平生最厌恶别人管他叫“小白脸”。只见他轻轻的皱了一下眉头,眼睛并没有朝向袭向他的硬拳,轻巧的向后侧了一下头,对方拳头挥空,留下了身体上的巨大空间供那尔撒斯艺术地挥洒。对方瞬时后住了胃部,酸性的胃液从口中涌出,已然是痛昏了过去,那,那尔撒斯脚踩在对手的肚子上,脸上露出恶意的笑,用手又投出了一道完美的弧线。
三分,短短6分钟,这支对抗五人组已经夺得了三分,让对方四人下声,简直,完全是一声一边倒的争斗。达龙五人正生龙活虎的完全掌控了全局。6分钟,按奇夫的话说:“我还没热身好啦!”
齐貊默默的站在场边,不是不想喊,而是已经瞠目结舌到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了。
比赛持续进行中,铁戈与凯因斯两强配合,双剑合璧。凯因斯双手十指交握,铁戈抱球跳到凯因斯的手上,凯因斯用力一垫,铁戈从中声跳向篮筐,在空中投球,球在篮筐边缘惊心胆寒的转了三圈,精准的落入了篮筐内。不光是齐貊,连对手也震惊于这一巧妙的配合,而铁戈在下落时“正巧”踩中了筋肉男不知是几号的脑袋。就这样筋肉男五人组最初的五个号称最强阵容全部下场。
开赛八分钟,反派人物已经全部换人。而场外已经开始不安分了。也是哦,面对节节惨败,可以保持冷静的人恐怕只有怪胎们了。
突然筋肉男A抬起头,“混蛋!别得意!你们的死期到了!”虽然说话人因为满脸的伤痕而显得很没有气势,不过那种垂死挣扎疯狂语调依旧引起了人们的注意。
“呵呵,死期吗?你们,还是我的?别老是重复这么没有创意的话,连名字都没有的小卒!”金发王子对着肌肉男做了一个“cut”的动作。
一瞬间,强烈的颤栗袭卷了筋肉男A的全身,不过他并未因此停下自己疯狂的举动,“哼,等一会儿就让你知道厉害,提坦大人,请您教训他们吧!”说罢,那们被称谓堤坦大人的家伙,踏着花岗岩砌成的球场,从一群“筋肉”堆里走出来,脚下发出似乎要把花岗岩震碎的巨大声音。
身高近乎两米半,深色的运动外套几乎被膨胀的肌肉撑破,本来深而粗犷的面部轮廓,因为两支肥大兽类手掌的不断摩挲显现出一种令人恶心的朱红色。
“那、那、那家伙是什么东西啊?”连一向英勇的蒙古族后裔都发了惊恐的询问声。
而奇夫则直接发出了“我才不要跟那么恶心的东西打架”的宣言。
“是这样啊!那个什么什么大人的仿佛是你的同类,上去打个招呼吧,达龙!”反倒是那尔撒斯一脸事不关己的样子就把责任推给了达龙。
刚刚还在震惊怎么怪物管理处不看好那家伙的达龙听到那尔撒斯的讽刺,立马杀过去:“混蛋!我是多么英俊的人啊!你看那个非人类,我们哪能有相似之处嘛!”
“不同吗?真没看出来,可都有是怪兽等级的,有什么分别!”甩了甩满头华丽的金发,奇夫又在达龙正在流血的自尊心上插了把刀。
“啊!”瞬间暴走的达龙扯住奇夫的衣领,狂吼道,“说什么风凉话!你怎么不上啊!”
“那个……我不是说过不要和那个家伙打了吗?”奇夫推开过于“亲近”的达龙,用手指弹落身上的灰尘,微笑着回答,“我的双手是用来保护人间一切美丽的女子的,所以绝对不能被玷污,所以达龙,不要管我们啦!你自己去死吧!”
“哈哈!你们见到了吧!堤坦大人是大地母亲之子,站在神明面前你们这些渺小的家伙还不俯顶膜拜,自求多福!“筋肉男A的脸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过度打伤而显现出奇异的红光,就像刚出锅的红烧肉过度油腻。
 

关键词:私人戏谈仅供娱乐

作者:叛逆的鲁鲁修

《口香糖年代第二章四月庆典》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叛逆的鲁鲁修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