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杨桥老街,残垣断瓦的那一见!

发表日期:2007-07-0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那是个周末的午后,驾车来到一个偏僻的镇郊,貌似武进跟宜兴拼合的地方,至于武进跟宜兴是否毗邻,我挠耳不清,只晓得一路寻着自己不太肯定选对的方向而来,正所谓选日不如撞日,路也能依次而行吧,呸呸呸,路可不能撞,童言无忌,百无禁忌啊!!!

  不知从哪道听途说这个勉强有条老街便是古镇的名字叫做杨桥,途中也是经过多位当地的居民指点羊肠牛肚道才找对方位来的。常州人想跟无锡人合作把这里就地改造成如今很火的水乡,也算是深挖狠掘了一番旅游资源吧,这才引得我前来私人观摩下江南第七水乡是否能够炼成?

  前看后瞅地停车在一座平日里灰砖土墙节庆日百姓们才去供奉的寺庙对面,风水上拍寺庙可能是不吉利的,而且那座连名字都过目就忘的寺庙实在只有一个形容词适合,“破败”。虽然还有新砌的大理石碑,姑且认为那是大理石的吧,上面刻有镇上,哦,或许是个村,村上许多私营单位、学校等乐善好施的记名记录,我猜这就是香油钱吧,添上了香油钱请菩萨保佑,阿弥陀佛!!!

  微弱的阳光照射在一条条参差不齐的老弄堂里,略微有些可以描画的出的往事旧景。老爸喃喃的批评这里的风物怎能筹建出如同周庄乌镇名乡美镇啊...的确,除了某座桥头被一位热心的老伯指出有块清雍正年间立文的壁碑之外,似乎极难找出可以大话的源远流长了,并且我发现那块碑象是后人重新拓上去的,碑文上的字都很浅淡,跟无锡清明桥的宝贵差太远了。老妈则对一家正在生产布袋的作坊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这兴趣是带有她年轻时在纺织厂的回忆来的吧。老妈显得十分专业的指点我那是老式织布机,那梭子那排线什么的。我可以翻出来的记忆是,小学时候常去老妈纺织厂的图书馆,不消一年就看遍了几大排书架上的武侠书,那是绝对能用囫囵吞枣来概括的。借完书就跑到生产车间,上百台机器用震耳欲聋的工作噪音欢迎光临,现在我想到我的嗓门儿或许就是那时候培养成的。车间里每个人说话都非常大声,非常大声还不一定能听得到,我想那种轰天的噪音跟建筑工地上夯土差不多强大。现在我跟我妈说话还是很大声的,上大学那会舍友都胆战心惊地听我跟妈妈通电话,挂完电话她们就小心地问我是不是跟家人吵架了,我笑。

  我站定在一家理发屋门口冒充学者端详着,老师傅笑着问我是不是只在电视里见过这种形式的理发了,我点头。我幼时那会儿的理发店已经是白瓷装修的了,男的多理发女的多烫发,我常盯着那些成品发型偷笑,高高的刘海纹丝不动,鲁迅先生是不是有篇文字中写到过有关头发的?《藤野先生》?“高高耸起的...一座富士山”?不过那是暗讽的。十几年发型不知流行过多少款了,哪怕以往那种怒发冲冠的现在只有秀场上才能见到了。

  抬头拍下那个五角星的门头,那个房子或许是以前工农组织、共青团啥子的办公用的吧,杜撰一下,无聊呗...

  老街渐渐失去老的资本了,许多住户出租户都装上了防盗门窗,剩余那些木门木板的屋子大多是年纪大的老人守着,还有凿穿残余的房子。不谈风景,“路不拾遗”算不算是古老的美?城市中高楼林立华美绝伦,钢筋铁骨雷打不动,国庆去北京车览三环时慨叹鳞次栉比耀眼夺目的建筑楼群,可仍爱慕胡同四合院木梁高槛的那份底气,后悔没找辆自行车穿梭其中...

  杨桥外的村口另外一个方向就能到“天一度假村”了,好像说是哪个领导人的儿子投资建的,灰瓦方头的有点会堂似的感觉,要么领导都喜欢那模样的。后花园散散步挺雅的...  

关键词:杨桥周末出游

作者:瓦伦丁

《杨桥老街,残垣断瓦的那一见!》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瓦伦丁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