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蛋白质的暗恋-序

发表日期:2007-07-0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我喜欢赖床,不对,应该说我的坏习惯是赖床,我喜欢这坏习惯并毫不悔改。每每听到老爸咬牙切齿我起晚了且跟他洗漱的时间重叠,仿佛耳边成群的蚊子袭来:“说了你不懂,懂了你也不听,听完你不做,做又做错,错了又不认,认了不改,改了你也不说,你叫我怎么办?”买锅的,如果我选择撞墙,我想我家很久以前就露宿了。

  我逃离可怕的谆谆教导疾步上班。从小就常听相声小品里拿国人的见面语逗乐,中国人见面常打招呼“吃了吗?”,学英语开始就听老师举例,英国人见面常打招呼有关天气,因为英国的首都伦敦是雾都,这个好为“日不落帝国”的国度,重视工业发展,伦敦天空的阴霾跟工业发展速度成为正比,我想。于是操着上流口音的伦敦人出门总带伞,许多电影的场景很能体现这一民俗风情。

  异想天开不着边际的人往往是很聪明的,我不是,我不是在漫游漫想,我在淋雨,朦朦细雨,我没带伞。只要是城市,无论北疆或江南,都摆脱不了人类对大自然造成的大幅度污染,大自然当然要以正当的方式回报人类,其中之一就是气候。我生活在江南,眼看着小时候清澈的蓝天逐渐片染,灰色是中性色,但在天空它是一种可怕的颜色。这个城市的天气预报已经很久都不那么精确了,人们依旧以各种方式接收天气预报,各种原因。我接收天气预报的方式则是听说,每天同事会说朋友会说家长会说,今天没人说起,大概是因为我迫不及待的溜出家门没来得及听到老妈说,哈,没有蚊子就被淋雨,有得必有失,上帝真是有板有眼。

  不错,我的刘海倔强地抵制润发露的滋养,现在却被雨水管制得服服帖帖。我开始很煽情的想,眼泪可以在眼眶内打转,那雨滴是否能够在睫毛上停留,哪怕一秒。我又开始蛋白质地证明我的煽情假设,逻辑学说一个命题的前设是假的,那么无论命题的结果多荒谬古怪,这个命题都是真的。完美的试验证明我煽情的假设的结局仍是假设,那就是如果睫毛够长够翘,那句广告词“美睫飞上云霄”的feel,那么,一滴水能够在睫毛停留一秒,当然,只要你够蛋白质以及你的镜头够精准。我?我不行,我的睫毛很短,不过我想买XXL睫毛膏。

  我一直都非常希望能够拥有动人的睫毛,那是很能给女生提分的要素。其实我太普通,普通的人群里擦肩而过,别人无所谓,我想让他注意到我而不是让他知道我在注意着他,因为我暗恋他。SO,我思量过后坚定地认为眼神可以进行我的阴谋,毕竟老天让我普通的太整体了,心灵的窗户眼睛也难以勾魂摄魄。我把爱情的艰巨任务托付给最静谧亦最好动的睫毛了,她是否能担任我不晓得,我只清楚地知道睫毛膏我会用,仅仅如此。

  OK,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我是谁了?蛋白质女孩,BINGO,倘若你不懂什么是蛋白质,那请认为我是疯子吧,我是你那个认知世界的疯子,并且,疯子正在暗恋。

关键词:暗恋

作者:瓦伦丁

《蛋白质的暗恋-序》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瓦伦丁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