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蛋白质的暗恋-假想爱

发表日期:2007-07-03 摄影器材: 其它相机 点击数: 投票数:

  很多人不相信我会暗恋,分析我的个性作风全然不是能够做出这么细腻内秀的事情,可我真的做到了,难怪说爱情会叫人盲目,暗恋也算作爱情,属于一个人的爱情。

  我每天都能看见他,有时还能东拉西扯几句,所以我想,即便他永远都明白我的感觉,那我也是开心的。我只希望他能够一直出现,这种要求就能满足我小小的幸福感,快乐可以蔓延一整天。

  我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注意到他并且注视他,不过我很清晰的知道,当我的目光四处寻找只为他的那一刻开始,我确信对他动了情。早在见他第一面时已是动心,仅仅抬头一秒地瞥见他,我懂得这个世界上存在一见钟情。之后的时光我就没离开过他,我的心从没离开过他,牵挂着期盼着等待着,无论何时何地听闻他,莫名的关心。

  我想他从没发现有个女生看到他的身形就有执着又闪烁的眼神,我想他从没发现有个女生听到他的脚步声就会飞快地捋捋刘海,我想他更没有发现有个女生对他是一反常态的含情脉脉,我想这些他都不需要知道。那种感情,被我深深埋在心的最底层,除非长出芦苇,做成哨子,才会吹出“我爱他”。就这样,真的很好。

  生活在这个忙碌不堪的城市,大多数人还是过着单调的生活,复印着前一天,再前一天的日子,直到复印机的墨粉渐渐用光,印出来的图案越来越淡,最后,一张白纸进去,一张白纸出来。心悸,如此这般我迟早会崩溃吗?如果有转机,我会希望是什么?爱情吗?城市里要么卿卿我我要么互相欺瞒的爱情我能容忍吗?如果有选择,那选题是什么呢?没的挑还会不会有的选,没转机还能不能追求不同?

  智齿折磨我很久了,两三个月中突如其来让我不得安生,肿胀,原本可观的脸颊越显气派,巴掌脸也流行了好一阵子了吧,啥时能换我这种face-style呢?请允许我站在“小我”的角度发出“大我”的渴望:请大家一如既往热爱丰满的荷包吧,还有,丰腴的女人!

  秀逗的时候我思考,男人是天生喜欢苗条纤细的女人吗?单论手感,难道排骨精能够引起你们的欲望?惧怕身材富裕的女人是为什么呢?担心她们的胃口贪婪?或者男人们就是喜欢柳腰丰乳的女人,于是纤体丰胸提臀大热,并且一路走俏的趋势可以放眼望去。

  女人身边充斥着太多的假东西,假货,假睫毛,假发,假胸,我们还假装什么?男人身边是否也有假装?生活里有多少假装?社会上有多少假装?乞丐假装凄惨博得路人钱财的同情,商场假装货真价实刺激消费,电影假装独一无二争夺票房,老板假仁假义的剥削员工剩余价值,出版社假惺惺的为身体写作出书,已婚假装未婚骗取额外的激情,处女膜修补术繁忙地假造人们呼唤的处女,势利的结合假装情投意合风光大嫁…

  是不是有人的地方就有假装,只有人的头脑才懂得假装,没有假装是否无法生活,没有假装我们会对周遭绝望吗?那我呢,我在假装什么,假装单身快乐?空荡荡的房间独自对白假装不害怕吗?如果是这样,我对他保持缄默是假装矜持,假装坦然,假装自己的爱吗?暗恋会有真假吗?我表白出来是不是才算真正的爱,埋藏的话就是假想爱?可如果我奋不顾身爱他,他却可能是最不值得爱的?我有所保留的爱他,可能他就是最值得爱的呢?!

  爱情象社会一样残酷,男人象现实一样无情。我选择不划这根爱情的火柴,只是每天拿出火柴来看看,我选择放弃瞬间的光和热,心里有一辈子淡淡的温暖,可以吗?

关键词:暗恋

作者:瓦伦丁

《蛋白质的暗恋-假想爱》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瓦伦丁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