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打 藕 煤

发表日期:2012-07-29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00D(Rebel XTi) 点击数: 投票数:

 



藕煤工罗光保04副本

彭国兴摄影并文

 

       城市居民家庭用煤从做煤球到打藕煤,大约兴盛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那时候我还小,家里有第一台手工打藕煤机好像是70年,说是藕煤机,其实就是一个我们叫藕煤模子的东西,金属的,那时候能够弄到这样一个东西很不容易,因为父亲在一家机械厂工作,记得他弄这个东西回来的时候,母亲还为此高兴了好几天。

       藕煤是我们南方的称呼;在北方,它叫蜂窝煤。之所以“南橘北枳”,大约是因为南方多藕而北方多蜂窝吧,在圆柱型煤体内打上一些孔,增大煤的表面积,使煤更能够充分燃烧,据说是那个时代一个不小的发明。家庭有了藕煤,炉子就能够留隔夜火了,不用天天为炉子生火了,藕煤炉子生火也方便,用的引火柴不多。

       我们家里姊妹三个,我上面是两个姐姐,虽然我是男丁,但那个时代我还小,家里做藕煤是一件大事情,主要父亲带着两个姐姐做,母亲忙其他家务,我的任务是等藕煤晒到半干的时候去翻藕煤,把藕煤立起来晒,这个时候,母亲就会带着我拿一根筷子边翻藕煤,边用筷子去戳不通的藕煤眼。到七十代初末,城市家庭慢慢很少做藕煤了,开始从藕煤店买了,也是这个时候,开始有私人从事为居民打藕煤的行当,这些打藕煤的人多是郊区的农民。

        我读中学时为家里打过几次藕煤,那时候好像是特意表现自己长大了,能够为家里分担点事了。打藕煤可不再是每天的作业,家里把半年的煤买回来,我邀上一帮铁哥们,他们也都带来自家的藕煤模子,挑的挑水,和的和煤,然后大家手执藕煤机,哐哐哐哐,一个下午将一大堆散煤,变成一个个排列整齐的藕煤;待到晾干,收起,堆在厨房或者走道的某个角落。母亲总是在这个时候特意为我们做一些好吃,尽管手上虎口处总是打出很多水泡,脱皮,母亲还是猛表扬和鼓励我:做得好,做得好,这号伢子以后逗岳母娘喜欢。

       长大以后,大概是八五年吧,我还真是为后来的岳母娘家打过一次藕煤,岳家只有两个女儿,没有男丁,我找的是岳家的大闺女,岳家住的是机关大院,那天我帮岳母娘买回来500斤散煤,在机关大院的操坪上打藕煤,老婆在一旁帮我提水,打完藕煤,半天就晾干了,我用箢箕一担一担,一部分挑上二楼的岳家,一部分放进楼下杂屋,我做家务不多,不是特别能干,所以闹得动静很大,满机关大院都知道,岳父母好酒好菜招待,这也是实情。后来,后来老婆一直说我好表现,我还跟老婆打趣,说:你家是南下干部,行政级别不低呀,你看,用的打煤工都是本科生呢!

       到八十年后,我们城市的居民自己打藕煤的就不多了,多是请藕煤工,主要是打藕煤更麻烦了,城市发展了,往往要去很远的地方挑黄泥巴。那时候做打藕煤行当的人也多了起来,他们平时拖着一车黄泥巴在居民区转悠招揽生意,他们大都身强力壮,打的藕煤也很紧实,工钱也便宜。

       城市里手工打藕煤的这个行当,不知不觉已经消失十几年了,重新让我想起来,是2009年5月,我在属于益阳的沅江市摄影采风时,发现这个时候居然还有一个专门靠手工打藕煤赚钱的人。

       这个藕煤工叫罗光保,是益阳市张家塞乡人,今年66岁,在沅江街上以帮人家做藕煤等小工为生40多年了。罗爹说起自己做这一行当时告诉我,七十年代初,他被街上的一家亲戚请去家里打藕煤,在亲戚家忙了一天,打了两千多个藕煤,亲戚很客气,请他吃饱了饭,还给了他5元钱,后来亲戚家邻居也请他,都说他的藕煤打得好,这样经常被街上的居民请来打藕煤,就下决心离开农村专门进城做打藕煤这个行当了。他说八十年代的时候,益阳这个行当人最多时有30多个,从为居民买散煤、拖煤、打藕煤、收藕煤和搬运一条龙服务,那时候生意非常好,居民都要提前预约。益阳用机器生产藕煤都有30年多年历史了,但罗光保仍然以质量好工钱低把生意坚持了下来。罗爹告诉我他现在的工钱是做一个藕煤3分半钱,10多年没变了。
  罗爹年轻时一天能做4000多个,现在身体不行了,只能做1000多个了。2009年五一劳动节这天,罗爹为别人做了1081个藕煤,挣了37块8毛钱,不容易!
  以后再没有人会做手工打藕煤这个生意了,罗爹是益阳最后一个。

                                                                                                                                                                2012年7月29日星期日重写于益阳

关键词:益阳人文

作者:芙蓉王

《打 藕 煤》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芙蓉王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