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艳遇丽江

发表日期:2006-01-0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前几年流行乎怕乎?就是谁怕谁?在丽江我知道了什么是乎泡乎?


夜色里的暧昧已经浓的化不开,桌上的啤酒已经是第二打了,我带点醉意对熊说:天知道,我爱新华街!

说新华街你可能不知道,但提丽江酒吧古城酒吧一条街你说不知道,那我就会鄙视你,因为这儿是男人的天堂,也是女人的天堂。

隔着从黑龙潭流出的泉水,我又往对面扔了个秋波,对面的一桌坐着两个美女,吸引我的不是她们又长又黑的头发,我不否认我爱长发飘飘,也不是她们白白嫩嫩的皮肤,要命的是她们喝的东西——竟然是二锅头。知道喝二锅头的女人是什么吗?那就是已经在自己的额头上写了几个大字:是男人,就来吧!


眼光如水,媚眼如丝,女人喝了酒以后的眼神是最可爱的。在对面的美女又叫了两瓶二锅头以后,空气里的骚动更加的剧烈了。

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孤独让人特别的恐惧,如果能够拥抱另一个柔软的身体,这愿望是如此的强烈而清晰。

“出手吧”。我对熊说:“她们旁边的老狼已经忍不住了”。

熊英俊的脸在新华街的灯光里越发的好看,我知道对面美女的眼光都是给他的,这一点我很清醒,我泡妞是靠内涵,熊泡妞是靠脸蛋。

“靠,喝二锅头的女人我搞不定,你知道我酒量的”。熊说到。我狠狠的看了熊一眼,心里说你丫的关键时候就知道撒趟啊你。嘴里说:“没关系,有我呢,我帮你喝”。熊露出为难的神情说:“要不你去,就直接说我酒量不好不敢过去,把我说的越不行越好。”我心里向他扔了一百个鄙视,说:“那好,你等着,我过去对她说完后你要挥挥手。”站起来拎了瓶啤酒我就向她们走了过去。


人生如梦!丽江有一种魔力,一而再的来这儿的人都只是有一个目的,卸下面具。满世界的在古城里抬着头,踩着几百年的青石板瞎逛,别担心有人认识你。不分高低贵贱,有的只是你留不住的时间!

夜幕低垂,点燃灯火,新华街上的人就不止是卸下面具了,简直就是原形毕露。像我,脸上虽然没有写着色狼,但心理真的有种抑制不了的渴望,渴望着有什么能够发生的渴望。

拎着酒瓶的我快走到她们的桌旁了,我注意到高个长发的美女注意到我的到来。“可以认识你们吗?”我直视着长发美女的眼睛说到,故意没看对面短发圆脸的MM,其实我更喜欢她,因为她整夜都只是在安静的喝着酒,不像长发MM那么张扬。

“坐,怎么现在才过来?”长发MM的话简直让我无地自容,差点找个缝钻进去。“把啤酒搁着,来瓶二锅头。”抬手就叫酒吧的小妹拿瓶二锅头给我。我籼籼的挨着她坐下,赶快解释到:“我那哥们早想过来了,就是他酒量不好,不敢过来”。说着朝熊招了招手。熊也恰到好处的朝我们挥了挥手,露出他自认为最迷死人的微笑。

打心眼里我承认熊的笑容的确具有杀伤力,长发MM好不容易把眼光从熊转到我身上,抬起酒瓶和我碰了一下说:“没问题,只要他喝二锅头能够喝赢我,我今晚就听他的。”


“我说的你都相信吗”?高昂问我。高昂问我的时候,我楞住了,记得很早以前也有个人这样问过我,一样的美得让人心碎的眼神。高昂是长发的MM,我喜欢的MM叫诗琪,在我招手把熊叫过来后,高昂人如其名,已经把她们的来历交代完全。

“我说相信你相信吗”?熊有时候还是能吐点有意思的话。

诗琪还是很安静,再叫了几次让熊喝酒被熊拒绝后,高昂不再去看熊英俊的脸了,和我不停的在说话。我看出熊开始着急了,他说什么都被高昂鄙视的堵了回去。“你们对丽江不熟,我熟。住古城要住风景最好的望古楼青年客栈,那儿在半山腰上,看古城的夜景最好了,吃要上大石桥边的河边小吃,那儿的卤鸡脚最够味,玩要……”熊只能去对诗琪说话,还是被高昂给打断了。

“得了吧你,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我们来以前已经在网上查的很清楚了,哪儿好玩哪儿不好玩。你经常去望古楼看它漂亮的老板娘吧?”

我把头往后缩了缩,看到熊的脸不争气的红了红。我在心里把熊从头到脚的骂了个遍,叫你喝酒你不喝,高昂明摆着想喝醉了给自己一个放纵的理由,你就豁出去喝又会怎么样?女人不醉男人没有机会,这话没说全对,应该是男人女人不一起喝醉,大家都没机会。

“唱的好不好,再来一个要不要?”熊刚想张口对高昂解释,隔壁一桌响起一声京腔,接着转过来一张中年人的脸,白白的很耐看。

对歌是新华街的传统,每天晚上在高朋满座酒过几巡后,酒吧的小妹都会起个开头,让坐不同酒吧的客人相互对歌,如果自己酒吧的客人对歌赢了,酒吧如同中了头彩般的风光。

我们现在坐的酒吧叫小巴黎,刚才唱歌那一桌在河对面的酒吧,他们那桌刚有人唱了首《我的太阳》,中气十足,赢得整条新华街的喝彩后,震住所有的人都安静了几秒钟,这时候我们隔壁的男人突然喊出要不要,吸引了大家的目光。我仔细看了看他,知道此人不简单,因为他这一声叫的正是时候,就像京剧里有重要的主角要在出场前先亮个嗓子,吸引观众的注意力。果不其然,这人在叫了这一声后,对着高昂笑了笑,在高昂也对他报以微笑后,这人开口对我们说:“我叫张林,弓长张,森林的林。”

高昂先看了一眼熊,对张林说:“要不要过来一起坐坐?”我知道今夜一场战争悄然开始了,是一场……男人的战争!


丽江的空气吸进来是自由,呼出去是放纵。新华街上坐着的酒客,骨子里期待的都是一场精神上的放纵,肉体的碰撞在这里就显得俗了些,在这个大前提下,熊就越发的处于劣势了。

张林是典型的北京人,四十几岁的脸保持的白白净净,说起话来有条不紊,要命的是这家伙除了有些文化味,还有点北京人的痞子气,毫不客气的坐过来后,抬手就要了瓶二锅头,笑着对高昂说今晚我陪你醉。

熊仿佛不知道是该拼刺刀的时候了,酒还是一口没喝,光看着张林和高昂聊的高兴了,我对这丫的失望透了顶,偏头和诗琪说话去了。期间为了试试张林的酒量,我和他连干了三大口,看张林眉头都没皱一下,我也放弃了灌他的念头。

夜深了下去,新华街的酒客们散了一半了,张林已经在说他在西藏徒步的经历了,连诗琪也被他瞎编的险情吸引住了。

有些气恼,我说上厕所站起来我就走。诗琪说她也去,这让我心里好受了些!解决完了后我在门口等着诗琪,女人都要慢一些。诗琪出来后我就问她要电话,说明天她们要不走的话就再联系,诗琪给了我她的手机号,说不一定开机。我说没关系,看缘分吧。

还没回到座位就看到高昂隔着桌在吻张林,熊不见了影子。我过去把他们俩分开了,问熊上哪儿啦?

高昂说我们走了后她就问熊和张林谁更喜欢她一点,看俩人都回答很肯定,高昂就把手腕上戴的手链取了下来,扔到了河里,说你们谁下去把它拾起来我就跟谁。

熊还在楞着的时候,张林已经从河里把手链给捞上来了。后面就是我和诗琪看到的那一幕。

熊什么时候走的我也不知道,高昂对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有一丝失望。我也知道她给过熊很多次的机会了。

那一夜我没打电话给熊。后来的日子我也没给诗琪打过电话。男人的自尊受了伤是需要时间来治疗的。只是过了两年,新华街传说有个泡妞高手,他的名字就叫熊!

作者:Ronin

《艳遇丽江》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Ronin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