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古道疾风,徒走徽杭

发表日期:2012-07-31 摄影器材: 尼康 D90 景区:徽杭古道 点击数: 投票数:
自从尼泊尔自虐归来之后,心里就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心,五年之内再也不爬山了。可每每有机会往高处进军的时候,管他是AAAAA风景区还是荒郊野岭,总是会不自觉地把在尼泊尔体验到的痛苦往事从头再经历一遍。俗话说的好,规则就是用来被打破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下,或者不下这个决心,对于结果还真没什么区别。既然如此,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无法抗争结局,那就闭着眼睛享受过程好了。
 
当然了,闭着眼睛,不是为了去做瞎子。生在信息时代,出发前不做点功课,连做2B青年的资格也没有。
 
这次走的徽杭古道,位于安徽与浙江的交界处,一头在皖南的鱼龙川溪,另一头在浙江临安的永来村,全长21.5公里。皖南自古被称为徽州,北靠黄山,南依天目,生存资源的匮乏,使得当地人民群众在温饱之余,积极地开展了生产自救,自宋朝以来就不断向外寻求发展,一代代的徽州人靠贩运盐、茶、山货,走出了这么一条饱含风霜的经商之路。正所谓“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用人话解释一遍就是说,你丫上辈子没通关就翘了,所以这次把你转世到徽州去专心打怪练级,续关模式的难度相比有所下降,只要累计十三四年的经验值就够了,至于之后能不能通关,就取决于你能不能踩遍满山的狗屎了。



在出发前,私以为,还有两点值得一说。这其一,岁月真是把杀猪刀,除了毁容不倦之外,还专挑腿上的肥肉下刀子,让久坐办公室的人们渐渐迈不开步,抬不起腿,挺不起腰。如果平时没有任何体育锻炼,没有体力储备的话,即便这是条标榜为初级菜鸟难度的线路,我还是强烈敦促各位,三思而后行;这其二,说起来也够有趣的,此次出行并非美国大片似的单兵小团体作战,而是由公司组织了80多人的非武装力量,呼啦一下子全赶到了山里,演起了鬼子组团进村扫荡那一出。


苍山翠石,好一个郁郁葱葱;急弯陡坡,真一个难上青天。

出发前的4组一字长蛇阵,还没走到5分钟,就自动拆分成了7、8组各自为战。

进山扫荡前,每个人还细心的发了一根打狗棒,一是用来防身护院,二是用来扫雷。可惜没走两步就被手持相机的我视为累赘给就地掩埋了。如何一边爬山一边手持相机拍照这个世界性难题,经过了多年的研究始终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有机会一定要当面请教荒野求生的~~~~~~~~~~~~~~~~~~~·贝爷~~~~~~~~~~~~~~~·的摄影师。


看着不知哪位仁兄遗弃的鞋底,总给人以丢盔弃甲的错觉。

皖进浙出,如果选择2天行程的话,爬坡总是会出现在每天行程的上半段,所以必须要有充足的心理准备。第一天爬坡的时间基本会在30分钟左右,之后便会进入一马平川的奖励关卡进行回血,时间长达1个多小时,沿途没什么太好的风景,只能拍点小景,玩玩小清新。大部队早已不见了踪影,集团扫荡最终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第一天住宿的地方是山里最大的一个客栈,名字就不说了。去到那里可以选择走盘山的大路,亦或者颠过眼前的这座独木桥继续爬坡抄个近道。我们这一代人,从小就被形容为千军万马闯过独木桥的大学生,时至今日,总算从引申意义回归到了现实意义,实至名归了一把。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即便是抄了近路,到达客栈也已经快伸手不见无名指了,山里果然天黑的快,更奇的是,跑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条齐13高的黑狗,呵呵,敢情它也是我粉丝么?

接下来就开始进入晚宴的ISO流程,除了地点不同以往之外,时间、人物、事件都没有发生根本变化,故而按下不表。万一看官中有当事人,还不幸看到了这篇文章,那么你应该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些什么。


除了此起彼伏的鼾声,一夜无语。凌晨5点多,趁着大boss还在睡觉,终于有机会端着相机在500米范围内自由行一次。昨夜下了一场雨,把我从室外的躺椅赶回了潮湿闷热的寝室,换来了这满满一天空的黑心棉。





昨晚狂欢的产物


如此能见度的天空,在夜晚将会是怎样的精彩啊,有点后悔没带三脚架了。


基本上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涂鸦











刚走出客栈,再次偶遇了昨晚我的“粉丝”,正好狗主人也在,大清早的能找到人说话不容易,索性一屁股坐下让脚丫子歇一会。这是个在村里拥有大大小小3处房产的本地人,之前在上海崇明打了7年工,学得了一身木匠的手艺,把家里人安排妥当之后,毅然回到家乡,经营起了客栈生意。在2011年,他利用积蓄扩建了屋子,一砖一瓦亲力亲为,建起了200多平米的新客房。忙时做做客栈老板,闲时人狗相伴,过着快乐的山居生活。

凭借自己的努力,敢于追寻自己的生活方式,获得生活的眷顾,这本身就是一种成功;而当着陌生人的面,大门敞开,不含一丝怀疑直接伴着狗扬长散步而去,这又是怎样的一份质朴与洒脱。再平凡的人,也总有闪光点给人以触动,让久居大城市的我唏嘘不已。


并非广告,请勿对号入座。


时间不早,匆匆赶回到客栈,用过早餐,再次出发。第二天和第一天如出一辙,没有任何缓冲,上手就是20分钟的集中爬坡。台阶更小,坡度更陡。


如果是傍晚经过这里要特别小心,别看同样的杂草丛生,其实右边是隐藏的山涧,杂草下面没有泥土,特别容易踩空滑下去。

眼前开始豁然开朗,山风如疾,直灌心脾,闷热与疲劳一扫而空,此次徒步的目的地已经遥遥在望了。


终于到达蓝天凹,在往前就是下山的路了,眼前美景也没有辜负两天的奔波之苦。拍了那么多不务正业的片子,终于能上两张像样的风景片了。









小憩片刻,还不见人员到齐,索性再上一段山坡,俯瞰蓝天凹。


疾风知劲草,徽杭显雄心


拍完集体照,迫不及待的一个个就开始下山。


这里的居民大多有砍伐许可证,每年总会砍伐一定数量的树木。如现场所见,一棵3层楼高的树,如果流通到市场里,作价才100多元。山里没有煤气,如果是烧柴取暖需要,那实在无可厚非;如果是为了出口发达国家,牺牲资源换取GDP的虚假繁荣,那就是对子孙后代的极度不负责任了!


黑车在半山腰就开始伏击守候了,此类人群绝对是消费心理学大湿,知道你在什么时刻最需要的是什么。

下山的公路,多销魂的一道弯啊。



“徽杭古道的徒步至此算告一段落了,整个活动经过全体同仁的共同努力,取得了圆满成功。这是一次继往开来、与时俱进的活动;求真务实、谋划发展的活动;更是发扬民主、团结奋进的活动。”——官方总结成词。

“TMD老子活着下山了,走,吃东西去。”——群众语。

关键词:永来村徽杭古道

作者:山顶黑狗兄

《古道疾风,徒走徽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山顶黑狗兄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