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家住长沙(之九):恰同学少年之第一师范精华

发表日期:2012-08-26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5D 景区:第一师范 长沙 点击数: 投票数:

        第一师范就在我家附近,女儿也就读过一师附小,再加上对主席的敬仰,是以第一师范是我去得很多的地方。

        第一师范的历史非常的悠久。其前身为南宋时期张栻创办的城南书院,1903年始立为湖南师范馆。1912年和1914年相继改为湖南公立第一师范学校和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解放后更名为湖南省第一师范学校。2000年3月升格为普通高等师范专科学校。2008年4月升格为普通高等师范本科院校,并更名为湖南第一师范学院。建筑为砖木结构,坐东朝西。由师范部和附属小学部两大建筑群组成,平房与二层楼房有机结合,栋栋之间或有走廊,或由亭楼连接,形成四合院落。

        第一师范有“千年学府、百年师范”的美誉。这里群星灿烂,名人辈出。一是中国共产党的摇篮:如“一大”代表毛泽东、何叔衡、李达,蔡和森、李维汉、徐特立、杨昌济、谢觉哉、周谷城、田汉、任弼时。二是创建共和的孵化器,如中华民国开国元勋黄兴,“难酬蹈海亦英雄”的民主革命家陈天华。三是“唯楚有才,于斯为盛”的中兴基地,清代中兴名臣曾国藩、左宗棠、胡林翼。当年一代伟人毛泽东在此求学、工作八个春秋,这些走廊上一定有他的足迹。


       
第一师范的前身是城南书院,是南宋的张浚、张栻父子创建的。张栻一生虽官至右文殿修撰,但最使他此生得意的还是在妙高峰下创建城南书院的日子。虽然右文殿修撰,俸禄待遇不错,但哪有在城南书院研习儒家经籍那么惬意自在呢?


         其实,城南书院的创建者应是张栻的父亲张浚。张浚定居长沙时,便将妙高峰处的私家花园命名为“城南书院”。这座书院是片偌大的私宅,曾有屋宇三十一所、基地园土二十六处。并有监院、讲堂、书院六斋。在张栻所作的这首《三月七日城南书院偶成》的诗中,我们可领略到这里当年的景致:
 
                积雨欣始霁,清和在兹时。
                 林叶既敷荣,禽声亦群怡。
                 呜泉来不穷,湖风起沦漪。
                 西山卷余云,逾觉秀色滋。
                 层层丛绿间,爱渡松柏姿。
                 青青初不改,似与幽人期。
                 坐久还起步,堤边足逶迤。
                 游鱼伴我行,野鹤向我飞。
                 敢云昔贤志,亦复咏而归。
                 寄言山中友,和我和平诗。

        城南书院优美的环境的确是处传道授业的悠静园子。

         张栻主讲城南书院不久,就因教育方法得当,即“学者之于道,其为有渐,其进有序”,使得学生对张栻的理学思想的承袭也逐渐地深刻领会。这样,张栻的名气也就越来越大了。
         此时,湖南安抚使知潭州的刘珙在重建河西的岳麓书院后,就动心思为岳麓书院四处挖人才,而打起了城南书院主讲张栻的主意。刘珙认定名校更需名人执教的道理,另外他对张栻这位湖湘学派的领袖亦极敬重,于是一番番向朝廷举荐张栻任岳麓书院的主教。
          刘珙重建岳麓书院后,张栻对这位热心教育的官员也非常感服。他在某个晴朗的日子里,带着一帮弟子乘船来到河西,去重建后的岳麓书院参观了一天。这次参观使平日黄昏总爱在妙高峰上远眺落日中晚霞纷披的岳麓山的张栻很有感触。在他后来撰写的《岳麓书院记》中,才有这段文字:“爱其山川之秀,栋宇之安,徘徊不忍去,以为会友讲习,诚莫此地宜也。”也因他对岳麓书院环境的中意,才使得他后来接受刘珙所请,而欣然接受了岳麓书院主教的重任。
         可以这么肯定地说,岳麓书院因张栻任主教,才跻身于宋代四大书院,也因张栻这位名家主持岳麓书院,另一位叫朱熹的理学大师,才不辞千里地跑来长沙与张栻交流学术。其实“朱张会讲”多少有些朱熹来找张栻论理找碴的意味。
          朱熹与张栻正儿八经在岳麓书院会讲前,曾在城南书院内两人就为理学进行了多次模拟的预演赛或表演赛事,然后才进入岳麓书院正式“比赛”。不然的话,“朱张会讲”之后,朱熹不会为城南书院寄来“月榭”的题匾。
          张栻的学问征服了朱熹,于是这场学术交流的盛会才成为中国古代教育史中的佳话,才有着妙高峰下、湘江东岸那个月迷津渡的古渡口——朱张渡,并成为长沙的一处古地名。在朱张渡,还可以看到“朱张会讲”的雕塑。

       

         就这样,城南书院时断时续的坚持着。一大批著名学者,如孙鼎臣、余廷灿、贺熙龄、何绍基、郭嵩焘等走进悬挂着“丽泽风长”的御匾的大门,在这里主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经世之学。这时正处于青年的曾国藩、左宗棠、王闿运、张百熙、李元度等湖湘精英亦在此修藏或就读。


  光绪二十九年(1903),城南书院与湖南师范馆合并,称湖南全省师范学堂,次年改为中路师范学堂,辛亥革命后改为湖南第一师范。城南书院只留下了界碑。

        第一师范仿照日本青山师范学校,整个校园走廊迂回,连结一个个美丽的庭院,庄重典雅,古朴舒适,宁静别致。是一所集东方文化内涵与西方建筑风格于一体的建筑群落。

        也许是学生演出吧,在校园中还保留的一点和风。

       学生都必须着制服和制帽。制帽上也有镌着“师”字的五角星;制服领章上则缀有“第一师范”4字。这也体现了“唤起学生爱校心”的良苦用心。还记得《恰同学少年》中英俊的白色校服吧,很帅的。

        第一师范是座优美且悠静的学校。青墙的庄重中,门窗檐框又浮雕出白色的素洁。

        沿校舍的长廊迂行,时有方形的天井向教室里投去暖暖的阳光。学子们从教室的窗口亦可欣赏到天井里种植的勃勃向上的绿树。在整个校舍的宁静中,有习习和风与读书声同唱而散开的温馨……

     建立在妙高峰城南书院旧址的湖南第一师范,有孔昭绶、张干、杨昌济、徐特立、方维夏、王季范、黎锦熙等出色、进步的先生执掌。而这一阶段的开创者之一是两度任一师校长的湖南民主教育家孔昭绶。孔昭绶,宇竞存,湖南浏阳人,湖南高等师范毕业。曾留学日本东京法政大学。与电视中一样,由于他赞同反袁而遭到汤芗铭的缉捕,被迫出走日本。直到袁世凯死后,汤芗铭被赶出湖南,孔昭绶从日本归国,再次被任命为一师校长。孔昭绶制定了以“知耻”为中心,包括“公诚勤俭”诸内容的校训。所谓“知耻”,就是要使人人知“国家之耻”,以挽救民族危亡为己任。而要挽救民族危亡,就必须使“人人之实力充足,而后国家之实力充足”。他认为,学生在德、智、体方面全面发展就是充实自己的实力,因此,促进学生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就是“根本解决”民族耻辱和民族危机的关键。这就是通往校长室的楼梯。

        “实事求是,不自以为是”。

        毛泽东青年时期在第一师范学习、工作、从事革命活动长达八年之久。毛泽东在一师这段时间的经历,为他后来从事革命活动打下了全面而又坚实的基础。1936年,毛泽东在陕北与美国友人埃德加·斯诺谈话时曾说道:“我在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的生活中,发生的事很多,我的政治思想也在这一时期开始形成。在这里,我也获得了社会活动的最初经验。”在第一师范的操场里,可以看到那尊青年毛泽东的塑像。他在疾走,长衫的衣裾像猎猎飘舞的旗帜;他用坚定的目光注视前方,大有“超汉武秦皇”的风采。

      1949年,毛泽东在北京接见当年的老同学时又讲:“我没有正式进过大学,也没有到国外留学,我的知识,我的学问,是在一师打下的基础。一师是个好学校。”。1950年12月,他为母校提写'第一师范'校名和'要做人民的先生,先做人民的学生'的校训。



        毛泽东读书的8班教室。

        他的座位靠着窗。阳光普照,窗外绿树成荫。

 

       这间是8班自习室。毛泽东每天坐在这个教室里,自修功课,博览群书。早晨,冷水浴后,他来这里晨读;晚上,同学们入寝后,他还借着走廊或茶炉间的微弱灯光看书。平时同学们也总见他手上拿着书,与大家谈读书心得,谈社会问题。他经济拮据,买不起新书,就到古旧书店买折价书,还大量地向老师和同学借阅、借抄。罗学瓒1917年9月26日记载:“余借毛泽东手录西洋伦理学七本,自1日历六月底阅起,于今日阅毕。”这点滴原始记录,可以想象当年毛泽东学习之刻苦艰难。

        这间是8班寝室。毛泽东曾躲在床上看书,油灯引燃被盖,烧坏了学友的几个床铺,他仍无“悔改”之心,第二天又把油灯置上了床头。当时,同学们并没有埋怨他与恼怒他,有钱的倒迅速为他添置了蚊帐和被盖。

        这位从小爱读书的青年首先是无限度的读书,他的那个宽脑门是永远装不满的书库。他在这里五年半的求学期间,写的读书笔记有一网篮。现今留下的唯一的那本计47页,前11页里抄的是《离骚》和《九歌》,后36页则是修身和国文的听课笔记,涉及面有先秦哲学、楚辞、汉赋、史记、汉书、唐宋古文、宋明理学,还有拿破仑、凯撒等外国人物的经历,也有自己的读书心得。在后来的生活中,他多次讲自己十分喜欢《韩昌黎全集》、《资治通鉴》、《读史方舆纪要》等书,都是他在第一师范时读得滚瓜烂熟的。图书馆和阅报室是“菜园子”中的“菜园子”,他每天必去,“吃”得肚子饱饱的方才离开。


        到后山,往上走,见到一口古井,标牌上写明此为唯一留存至今的原物,当年毛泽东曾用井中的水冲凉。毛泽东在一师求学时,却很注重身体锻炼,每天起床,他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这里进行冷水浴。他先用水桶打水上来,浸湿毛巾,开始擦洗全身,擦一阵,淋一阵,直到全身发红发热为止。每次进行二三十分钟,由夏至冬,从不间断,哪怕地冻天寒,大雪纷飞,这里总有他的身影。毛泽东认为,冷水浴足以练习猛烈与无畏,又足以练习敢为。由此可见他超乎常人的毅力与勇敢。

        大礼堂。当时担任学友会总务兼教育研究部部长的毛泽东,常在这里组织学友们讨论时事,讲演文学,锻炼身体。

        这幅油画,绘的是毛泽东讲演时的情景。  

      学校的后山叫“妙高峰。峰上有个个亭子名叫“君子亭”,是为了纪念1915年毛泽东率众修建运动场而修建的。青年毛泽东常邀同学去那里散步,谈时事,交流学习心得体会。

          文革时期建的火炬楼,当过图书馆,还有学生宿舍。毛泽东在这个时期被请上了神坛。

        毛泽东是1918年从一师毕业的,毕业后他并未离开一师,于1920年夏被聘为第一师范附属小学的主事。第一师范附属小学就在第一师范的校内。哈哈,还是我女儿的学校。

       这年是毛泽东繁忙的一年,他完成了人生中两件重大的事情,一是成立了湖南共产主义小组,二是在一师附小简陋的教员宿舍中与杨开慧结为夫妻。毛泽东与杨开慧的宿舍:

        一师附小非常的漂亮。曲折回廊,四合院结构,空间感很强。


       1921年初,毛泽东建立长沙社会主义青年团,6月29日与何叔衡赴上海出席中共一大,回长后就忙着创办湖南自修大学。10月10日,毛泽东任中共湖南支部书记、中共湘区区委书记。同学们谁也不知道,为他们上语文课的毛先生,已经是中国共产党的湘区区委书记。由于毛泽东该干的事太多太重了,1922年冬他主动辞去了一师附小的主事,此职则由何叔衡接任。从此,毛泽东从一师这座革命摇篮中走出,成为了一位职业的革命家。

        我到第一师范是非常多的。有一年长沙难得有雪,拍了雪中的一师。与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师范并不纯粹是一个纪念馆,现在还在,还是一个很不错的师范学校。这里是她的城南校区。

        这是新校区的照片,也非常漂亮,风格基本一致。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正是第一师范的写照。

        个人认为,到长沙一定要到第一师范看看。不仅仅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缘故,而是这里有一种青春的“恰同学少年”的文化。最后,用第一师范的校歌结束:“衡山西,岳麓东,城南讲学峙其中。人可铸,金可熔,丽泽绍高峰。多才自惜夸雄风,学子努力,蔚为万夫雄。 ”

 


 

此作品来自于活动 我的私家摄影地图 关键词:家住长沙恰同学少年第一师范毛泽东张栻

作者:阿钟

《家住长沙(之九):恰同学少年之第一师范》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钟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