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鲁朗—然乌,最美的风光在路上

发表日期:2012-08-26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5月17日(鲁朗-通麦-波密-然乌)

清晨的鲁朗,美得像个童话。

细雨蒙蒙。撑着小伞,走在清冷的空气里。整个村庄都还在沉睡中,四周安静得只剩下虫鸣鸟叫和雨点散落在树叶上的声音。不远处的林海和小村庄在缭绕的雾气中若隐若现,宛如仙境。

曾说过,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不用再工作时,能有一座小木屋,屋后有山,屋前有水,有一大片地,种满我喜欢的花儿。倘若,这便是我的归处。。。



在平措大叔家吃完早餐,就启程前往下一站:波密。如无意外,今晚就能到达然乌湖。

离开扎西岗村,沿路经过林场下的村庄,炊烟袅袅。小桥流水人家,大致也就这个意思吧?

中午时分,经过通麦天险。通麦天险是318国道上最险的一段。因为路面狭窄,地质结构复杂,一到雨季尤其容易出现山体滑坡。这段14公里的险路,就算不塞车,也需要至少两三小时才能通过。据说这段路塞车是经常的事,短则几小时,长则几天都有。最狭窄的地方,只能一车通过,无法会车。迎面的车辆需后退避让,才能逐一通过。所幸我们没有遇到传说中的大塞车。刘师傅开得小心翼翼,车上最闹腾的我和美女博士此刻也大气不敢出,死死抓住扶手,因为车子颠簸得厉害,一不小心,车子一跳,头就撞到车顶。路的左边是悬崖,不时有落石滑落,滚向地面。右面是帕隆藏布江翻腾的江水,让人望而生畏。这段路,不知埋葬了多少人的生命和梦想。就在我们经过的时候,就看到一辆车子侧翻在路边,车子一半架空在悬崖上,车里的人是否安全,我们也无从得知了,只能默默祈祷。

路上随处可见的塌方和落石。。。



直到看见通麦大桥,大家才松了一口气。因为到达通麦大桥,意味着14公里的天险结束了。此时心里有种死里逃生的快感,这不知是我变态的心理作祟,还是旅行的另一种乐趣。挑战的,不止身体,还有心理。

这里是军事禁区,不许拍照,做为一等良民的我们,自然是严格遵守。

经过通麦天险不久,就到了雅鲁藏布大拐弯,这也是墨脱徒步的入口之一。



这条简陋的铁索桥,连接着通向莲花圣地的入口。墨脱,一个在心中无比圣洁的名字,忘了是从何时起,早就在心里埋下了诱惑的种子。希望有一天,能用自己的脚步,去丈量那传说中的绝美与艰险。

川藏线上,不乏勇敢的骑行者。向他们表示由衷的崇拜。


沿着帕隆藏布逆江而上。人们说,波密到然乌这一段,是川藏线的精华。虽没到繁花似锦的时节,逐渐盛开的野花,映衬着山顶未化的白雪和潺潺江水,让一路意境盎然,有点川西的感觉。若是早来一个月,这里该是桃花遍野,应该又是另外一番风情了。

 



十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然乌湖。当一汪明净的湖水映入眼帘,心都仿佛变得澄净起来。不远处的雪山,静静地倒映在湖中,湖面波澜不惊,仿佛一个被时光凝固的少女, 静静地伫立在那里,冷眼旁观着她早已看破的世俗的一切。记得“然乌”在藏语中是“尸骨堆砌的地方”,也是藏东南闻名的水葬湖。此时天色渐暗,天空有些许灰霾,让然乌湖平添了几分肃穆幽寂的感觉。愿在这么静谧的湖水中,所有的灵魂都得以安息。



选择了一间湖畔的旅馆住下。临湖的集体宿舍已经客满,只好要了一个三人间,小小失望。还好推开房间的门,就能看到近在咫尺的雪山。



客栈老板说,这个季节,房间还没有热水供应,因为雪山上的雪还未融化,水资源不充沛。需要热水只能用热水瓶到楼下餐厅打。顿时石化。。。这意味着今晚又没得洗澡了。

更悲催的是,晚上居然停电。这个季节的然乌,夜晚温度最低可接近0度。没有电热毯,只能把所有厚衣服都穿在身上再钻进睡袋了。

 

 

作者:olivia

《鲁朗—然乌,最美的风光在路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olivia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