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向东边的小岛问好(1)

发表日期:2012-09-11 摄影器材: 宾得 K10D 景区:舟山 点击数: 投票数:

两年前,坐在舟山海滨公园的长椅上,望着繁忙的货轮和泛黄的海水,第一次听说了东极岛,那片一望无际的蔚蓝。一年前,辞职旅行,收集了满满一叠东极资料,最终因天气原因,还是选择了拉萨。一个月前,朋友旧事重提,说,我们去东极吧,东拉西扯凑上4个人,请好假,安排好行程,订好车票和船票,却在出发前一天纷纷加班或身体不适,原计划的四人又仅剩我一人,不算太意外,旅途中的不确定因素总是难免。当晚整理背包时,一哥们来串门,说是周末没事干,听说我去东极,一拍即合,于是最终两人成行。

此次行程共三天,第一天从杭州出发,至舟山沈家门半升洞码头,转东极轮至东极镇庙子湖岛,再转东福轮至青浜岛;第二天乘东福轮至东福山岛;第三天从东福山返程,至庙子湖回沈家门转车回杭州。



 9月1日-关键词:杭州、沈家门、青浜岛、期待、兴奋、忐忑。

9月1日是周六,东极轮每天有两班,我们预订了下午1:45由沈家门出发的加班船,考虑到也许会堵车的因素,杭州到沈家门预估了五小时,从住处到汽车站预估了两小时,为避开出行高峰,订了最早一班去普陀的大巴,发车时间6:50,这意味着出门得赶上5:00的首班公交,到市区后再转公交到汽车站。于是这天四点半起床洗刷完毕检查一遍行李便直奔公交站。



毕竟是首班车,进城的路走得格外顺畅,车上只有四五个乘客,车载电视的信号还没有切进来,这个时候司机一般会选择自己喜欢的音乐在车厢中播放,于是我们伴随着一部蓝调专辑晃晃悠悠进了城。

进入市中心,天色已渐亮,望着东边的红色霞光,心中揣测着明天这个时候,眼前将会是何种景象,然后不由的闪过一丝兴奋。



到达杭州汽车南站,在自助售票机取了票进候车室,人出奇的少,工作人员都没到齐,一看手表,刚过六点。



接下来,顺利上车,一路经绍兴、宁波,过舟山跨海大桥直奔沈家门普陀汽车站。

钱塘江



海岛上的风车

 

西堠门大桥

舟山跨海大桥(又名舟山大陆连岛工程),起自舟山本岛的329国道鸭蛋山的环岛公路与宁波绕城高速公路和杭州湾大桥相连接。舟山跨海大桥跨4座岛屿,翻9个涵洞,穿2个隧道,2009年12月25日大桥正式通车。上图的西堠门大桥就是其中一段。在大桥通车前进出舟山的途径只有飞机和轮渡。上几张2010年来舟山时拍的跨海大桥。




进入舟山了,这里的路灯挺有意思,灯杆上的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发电机似乎在向我们提醒着,“不用怀疑了,你已经进入了一座被阳光与海风包围的岛城”。

穿过舟山的老城定海区,大巴最终停靠在普陀长途客运中心,沈家门车站、舟山新客站、城北车站指的都是这里。

我们的旅途似乎异常顺利,从杭州到普陀竟然只花了三个多小时(第一次来舟山时,从杭州到定海都花了四个多小时),一看时间才十点多,地图上标注的车站离码头不算太不远,打算走路过去,但向车站保安询问后得知那条线路得穿过一个隧道,建议我们坐公交。想起之前有驴友推荐27路能到码头,不过保安大叔推荐我们坐6路,理由是后者车票便宜一块钱。真是位可爱的好人。



到半升洞码头,时间依然尚早,还不到11点,四处逛逛,不如先把午餐吃了,素来耳闻沈家门海鲜排档宰客严重,不敢进豪华餐馆,偶见角落一破旧小屋,门口写着“海鲜面店”,暗暗揣测这么破的门面都能在此存活下来想必有过人之处,即使宰客应该也不至太离谱,遂夺门而入。



老板和老板娘正在用餐,夫妇两人对着满满一桌的海鲜,见有人进门热情地招呼我们在一旁小桌坐下,“小伙子,来两份海鲜面不?我们可是专业的。”问了价钱,十五一份,还算OK,于是老板娘挽起袖子从水盆里捞出扇贝和鱼虾开始下面,老板则跟我们闲聊起来,“老板,你那一桌全是海里的不?”“是啊,这里全是海,天天吃海鲜,有时想吃河鲜可是买不到,即使有卖也都很贵的。”……



吃完面条,在码头四处逛逛,看船家等客、卸货、晒太阳,看女人和小孩们整理渔网,看大船小船进进出出。


时间差不多了,去候船厅,码头上的空间明显不够用,东极的候船厅是额外搭出的一间简易棚。

目测游客不多。

东极远离舟山本岛,距沈家门45公里,坐船需要两小时,平时一天一班,周末两班,分为上中下三类舱位,价格从100-150不等,我们买的是下舱,反正打算全程呆在甲板上,什么座位不重要。

这就是东极轮,我们能看到的这两层是中舱和上舱,下舱在船底,进去坐过一会儿,收不到手机信号,估计应该在海平面以下了。

开船啦,感受着轰鸣的马达和泛起的浪花,过会儿身边的海水会慢慢变得清澈吧?只是越积越厚的云层让人有些担心。

离开码头没多久遇见了返航的早班船,两艘船相互鸣笛示意,甲板上的船员呼喊着向对面挥手,两边游客也跟着招手起哄。

一小时后,海水稍稍清澈了些,后边不知什么时候围上来一群海鸥,跟了好长一段路。



又过了二十分钟,穿过头顶的阴霾,净土出现了,这样的场景无需太多注释,直接看图吧。



下午3:43,东极轮准点在东极镇的行政中心庙子湖岛靠岸,大部分游客在这里下船,这里是东极开发得最为完善的岛屿。

在乘客上岸的同时,另一艘稍小的客轮靠到了东极轮船舷的另一侧,我们则与另外一部分人员直接从船舷登上了那艘小客轮——东福轮。东福轮承载着东极的岛间(庙子湖-青浜岛-东福山)交通任务。东福轮出发,船员们鸣笛挥手。

东福轮离开不久,东极轮也开始返航回沈家门。

东福轮到青浜岛下船的竟然只有我们两人,站在空旷的码头上,没有人围上来问我们要不要住房子要不要买海鲜要不要吃晚餐,望着那一船人缓缓离开,突然意识到,莫非我们真被丢在一个孤岛了?!

青浜岛有很多石头房子,沿着礁石一层层网上叠,因此又称海上布达拉宫。但这边有人居住的房子却很少,在岛上走了小半圈,目测这庞大的建筑群中,真正住人的只有靠近码头的几十户,更多的房子已是破败不堪,房子里、屋顶上、道路中野草野花郁郁葱葱,阳光透过房顶的窟窿照进屋中,时不时传出几声虫鸣,除此一片死寂。如果让我用四个字来描述这个岛的第一印象,那便是”鬼气森森“。

眼看天色渐暗,我们决定先扎好帐篷再去当地人家找点吃的,物色了个靠东的废弃露台,就这里啦。事实上岛上也有一些渔家客栈,不过为了方便看日出,我们还是决定扎营。由于这里到处是废弃的房子,所以,要找块营地完全是件轻而易举的事,只要你胆子够大。

等我们扎好帐篷收拾好东西,天色又暗了不少。走了一段,折回去拿电筒。

由于我们在东边,看不到日落,不过就当时的那个心情别说看日落了,最期望的就是安全度过这一晚,赶紧离开这鬼地方。真没想到这边会荒凉到如此地步,似乎连淡水和食物都没有着落。

当我们折回码头附近的人群聚集区这份忐忑才有所缓解。由于居民很少,这里没有餐馆,只找到个卖百货的小店,老板娘普通话不错,沟通不成问题,说明来意后,她下厨给我们炒了两份蛋炒饭,放了个榨菜蛋花汤,又煮了份刚从海里弄上来的贝类,问她这叫什么,老板娘笑笑说她不知道用普通话怎么说,方言的发音听上去像”猫娘“。(后来到东福山,才知道这叫淡菜)。问起这边的空房子,老板娘说,大部分人都搬去了沈家门,这边交通太不方便,小孩读书都得回舟山本岛,到了冬天这边的大部分人也都会离开,留下的都是老人。吃饱喝足老板娘象征性地收了20块,得知我们住帐篷,还让我们在她家先把脸和脚洗了,吩咐说我们扎营的那边人比较少,晚上注意安全,有什么问题再去找她。

与老板娘道别,打着手电往回走,穿出七拐八歪的小巷子,这大晚上的倒也不觉得太黑,哥们突然大喊一声”哇!“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一轮硕大的圆月正从正东方的海平面升起,赶紧一路跑回去支起三脚架,看它慢慢钻入云层。

你好,东边的小岛!

关键词:海岛

作者:阿鼎

《向东边的小岛问好(1)》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阿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