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南湖戈壁一日(上)

发表日期:2012-09-13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点击数: 投票数:



2012-9-14上传图片



2012-9-14上传图片

       和全国认识已经16年了,认识三毛,也16年了。自打我离开新疆也16年了。期间和全国、三毛的联系,有过,但毕竟有数的几回。16年总想回新疆我们一起玩过的地方看看,虽然无数次到新疆,可终归没能回到自己魂牵梦绕的地方。现在闲了,有时间了,该去了。

       给全国去了电话,他说在阿尔金山拍野生动物,下个星期一定回来陪我到处转转。我熬了一个星期,迫不及待打了飞机赶到哈密,以为梦想成真。结果他又被调去赶趟紧急的差事。于是另外一帮朋友把我发配到伊吾、巴里坤。因为全国21号要回来,所以,在伊吾、巴里坤没敢久留,趟过一次次大酒洗礼之后,我保有全须全尾急忙杀回哈密。此间,我找到三毛的电话,就打给他,告诉我此来的意图。电话中,三毛异常兴奋,一定要陪我进戈壁,完成我的夙愿。此夜我-----无眠。

       第二天,全国仆仆风尘驱车赶回哈密,中午饭吃没吃我不知道,到了哈密他就把4500加满油,装上苏打水,备上一堆干粮,来到我下榻的宾馆。他依然如故,头发长过耳朵,一绺一绺的,脸上还是被强光晒破的一层层皴皮,怎么也没法儿相信这也是蜚声中外的摄影家。他还是默默的,没有什么话,只是几百公里的路让他有些倦意。我有些不忍心,却也不知该如何表达,只是木木看他把摄影设备塞上车。三毛如约而至,带来两顶帐篷、睡袋,水果、猪蹄和馕,还有一位哈密报的摄影大家老范。他依然热情不减当年,也没更多的寒暄,介绍过老范之后,七手八脚就把行装安排妥当。我们几人多年不见,相聚一起不到10分钟,本应有诉不完的衷肠,怎么啥话都没说,就好像昨天刚刚一块吃烤肉、喝辣酒,颠三倒四后又在一块儿了。我的鼻子有些发酸。

       从市里出来,沿312国道行驶一段,转向哈罗公路。哈罗公路,就是哈密到罗布泊的一条新通道。42公里处下道向西进入戈壁。进入戈壁,全国开始大展车技,不论上坡下沟,车开得如同脱缰野马,风驰电掣,比在高速路上不差分毫。我们几个在车里如同被摇的煤球,前仰后合、上下翻滚、东倒西歪。翻肠倒肚的感觉比在迪斯尼坐疯狂老鼠刺激多了。即使这样,全国却打开话匣子,为我们娓娓道来他20年在戈壁中的经历——如何跟勘探队进戈壁,如何救人,如何被救,如何发现干尸,如何联系遇难人家属~~。此时,他脸上的倦色全无,话不少,如数家珍;车速没减。如履平地。我们在前仰后合中,只有应答的份儿,哪还说出完整的话,只是大汗淋漓倒不出手来擦(两手抓着车中能抓住的把手不敢松开;当然还系着安全带。车行戈壁带起滚滚黄尘,不能打开车窗,空调全开,没有任何凉意,只像坐在桑拿房中)。

       到了古河道,眼前一片开阔,巨大的沙丘横亘在河道一侧,远处河岸上排列着雅丹古堡,不比乌尔禾魔鬼城逊色。我们停车放水,趁机透口气。

       离开古河道转向南行。连绵不断沙包中没有道路可循,全国竟然在自家后院一样娴熟地左突右抹,刚冲下一个陡坡,又快速爬上一个高岗;还没等你定睛,车又像飞机一样俯冲下去。连三毛这土生土长的哈密人,也对全国戈壁的熟络赞不绝口。老范虽然是哈密媒体悍将,几十年哈密采访生涯,已居庙堂之高,可谓没有不知之事,然而此番却也是首次经历,他评价说,即使当地导游,未见能像全国这样熟悉戈壁。我们不约而同为全国冠以“戈壁王”之称。

      我们在日落前赶到一个盆地,开阔的盆地边缘散落着形态各异怪岩,这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关键词:戈壁

作者:千年

《南湖戈壁一日(上)》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千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