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南湖戈壁一日(中)

发表日期:2012-09-15 摄影器材: 尼康 D700 点击数: 投票数:

       在戈壁中拍照片,这不是第一次,但和三位大家一起拍片子,还是第一次。

       我们到了目的地,夕阳已斜,如果不抓紧就来不及了。大家顾不得颠簸的疲惫,七手八脚卸下设备,各选对象拍了起来。这里没有气壮山河的壮观景象,我拍来拍去,找不到当年在敦煌拍片的感觉,转身看全国已走进盆地相当远了,不知在找什么亮点;老范守着下车时看到的那几个土墩琢磨来端详去,细细品味;三毛跑到沙梁那边不见了踪影。想想,也别请教他们了,自己定吧,就抓紧时间拍些小品吧。静下心来,眼睛里也就看出点有味道的玩意儿。戈壁上被风沙吹蚀的沉积岩,或突兀,或横卧,千姿百态,造型各异。有的像高挑的古典美人,有的像张牙舞爪的怪物,也有憨态可掬的阿公阿婆,各种小动物的象形更是不计其数。我进入状态,一会跪、一会蹲,摸爬滚打一阵子,也就成了土猴。

       太阳沉下了地平线,天光变暗了。回到出发地,三毛正在架帐篷,我们选好位置,把相机架好,要拍戈壁夜景。全国手脚麻利,铺好塑料布,摆上吃食、水果,我们团团围坐,纸杯倒上烧酒,手抓猪蹄儿,趁着戈壁暮色,开怀畅饮,特有味道。酒过三巡,三毛又去架帐篷。我和老沈去摆弄相机,我和他都使用尼康,想设置二次拍摄。天都很暗了也没设置成。我也就罢了,业余的吗,老范老把式了,也一筹莫展。我们只得放弃二次拍摄,改成长曝,也设不上,老范还是有办法,解下鞋带把快门捆上,让相机长时间曝光。我不甘心又鼓捣了半天,还是没有成功,老范解下另一只鞋带把我的相机绑上。

    我们继续喝酒吃肉。  夜色上来了,月牙儿西沉,却满天星斗,银河耀眼,他们就像在你的头上,离你那么近。想起来了,今天是七夕,牛郎织女相会的日子。环顾一下,戈壁上只有4个牛郎,不禁哑然失笑。小风溜着地皮吹来,香肠粘上了沙子,纸杯落下沙子,嘴里也是沙子,赶紧收杯。

       为我们夜景拍摄增添色彩,全国开着4500在戈壁上兜圈子;三毛举着手电围着帐篷画灯影;我和老范继续数星星。我们都没留意,4500的马达声什么时间停了,过上好一阵,全国从暗夜中冒了出来,毫无特别表情的轻声说,车卡住了。我们有一刻没回过闷儿来,看他表情不像出什么大事样儿。后来才清楚,车出事了。我看着营地,三毛和老范跟全国去救车。

        过了40分钟,戈壁上还没有车的动静,我的心里不禁有些发毛。我倒不怕别的,万一车要坏了,方圆七八十公里不见人烟,我们撂在这儿,说不定就人间蒸发了。我耐不住这个想法,用对讲机上的小灯照着脚下的路,循着车灯的方向找了过去。

         车被担在一道岩坎上,右前轮悬了空。在两个千斤顶的支撑下,老范用手电照亮,三毛趴到车底下,用螺丝刀戳那道岩坎。沉积岩本来不结实,可一把小小螺丝刀,对他也解决不了啥问题,每次只戳出个白印。换工兵锹,不行。用千斤顶的撬杠凿,豁下一小片,就再也无动于衷了。大家用工兵锹轮番往岩坎下填沙石,但车一动,车身就又被担住了。大家一筹莫展,准备天亮再动工捞车时,突然想到三个轮子着实地,完全可以用千斤顶支撑倒一下车,把悬空的轮子贴到岩坎上,抹一抹就到上来了。于是照方抓药,果然成功了。

         喜庆之至,回到相机旁,时间已过了两个小时,满以为这次星空照一定拍的不错了,谁知他们三人莫名其妙地谁都没拍上,我为了省电就把相机关掉了。

        风渐起,沙土眯眼,感觉再拍星空可能不会有什么好效果,就钻进帐篷准备睡觉。我因为头天没睡觉,困得不行,和衣而卧。戈壁被晒了一天的高热透过身下的防潮垫、鸭绒被传了上来,一会儿就把人炕得火烧火燎的,想喝点水,却一点都不想动。三毛收拾停当和我用一顶帐篷,他递过一瓶水,算是救了我一驾。这时脑子里只想睡觉,但又无法入眠。耳边是风声忽的一下掀动帐篷,接着沙子唰的一声击中帐篷,紧接着帐篷里就升腾起一片沙尘,充斥你的口腔和鼻腔,躲都没法躲。我用风衣的帽子盖住头,忍着忍着,忍到迷蒙中。似睡非睡之时,感到旁边的帐篷有动静,好像全国和老范都没睡,一会儿出来看看天,嘀嘀咕咕又钻回帐篷,过上一阵子,又出来嘀咕一阵子。直到天光放亮也没停止折腾。原来他两没拍到夜景一直不死心,所以折腾一趟又一趟。

       我把我的相机打开,看到的是一片马赛克。他们三人没拍到夜景,戒示:拍前要给相机换上新电池;我拍成马赛克,戒示:拍后不能马上关机,要让相机把拍到的细节存储完整。据三位行家说:拍两个小时就要存两个小时。

戈壁夜

关键词:戈壁

作者:千年

《南湖戈壁一日(中)》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千年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