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噪音

发表日期:2012-09-19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没有那种有感而发的浪漫情怀,提笔之时,往往是脑中噪音太吵,难以心静。

就好像有人一直在我耳边念叨,天马行空无边无际的话语,它一时也不会停;而我要做的只是把它念了一遍又一遍的台词默写出来,随着键盘的敲击紧绷的思弦才能渐渐平息。

你恋爱了,很多人恋爱了,我也恋爱了。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那么些名字,不想再听见,却又不能彻底忘记。甚至一个名字的意义,都高于或重或轻的回忆。

好像是去看一场烟火,一场灯会,散场并不等于撕掉门票;或是像一张照片,那是生活里某个值得纪念瞬间的凭据。

有些人的爱情,只是在人群中寻找一种气息。让他疯狂,也让他缄默的气息。他用病入膏肓的热烈,嗜血狂热的耽溺,去爱歇斯底里,纯粹又极端的女人。

这样的绝对,她说,我们也是如此;唯一的不同,是我们懂得何时“到此为止”。

一个转调,她却说,这竟会让她有一丝伤悲,合着羡慕的复杂情绪。

因为在这样的绝对里,她能确定对方的爱情,她能确定这样粉身碎骨的火光四射里,他没有更多精力去思念其他的名字。

我想了一会儿,如果爱情的绝对占有和绝对属于是极端男人和绝对女人的特权,那我也不是没有过。这样想是不是应该有一丝遗憾,或者是欣慰,遗憾自己现在不想要了,欣慰自己现在不想要了。

她消失在他视野里,就跃上他的笔头,落入他的镜头,浮出他的心头。我不禁揣测起这样以爱换爱的国度里,也有值得怀疑的交易,他热爱着,恋慕着,痴迷着,最接近他艺术创作的维纳斯。

一呼一吸之间,都是人类的权宜之计。

我知道我们还年轻,我也知道我们都还是遇上了那么些人,并且在接下来的生命修行里,还会遇上更多的人。

我没有责备任何人回忆的权力,也没有阻止任何人回顾的意义。

我只是有时候觉得,这微妙的杠杆,和平静的轻松,却也并非全然如是。感情有时候是一场猜心的游戏,一场深刻的博弈。太深沉,会变成重负的羁绊;太浮浅,会变成像雾像雨又像风的演技,到散了,都还只是客气的路人。

你有你不知道的事,我必然就有我不知道的事。什么样的平衡才最好,还是平衡本身就不算好。

“如果我现在不能这样去爱,那以后也不会爱了。”其实也并不是如此。

不会爱的人,原来有好多。包括那些爱过的,包括那些没爱过的;包括那些自以为懂得爱的,包括那些确实不懂爱的。

 



作者:阳炎

《噪音》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阳炎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