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那时花开—滇藏骑行(一)

发表日期:2012-09-20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00D(Rebel XTi) 点击数: 投票数:

     《远方》
    比远方更远的风
    快做我的翅膀
    比长江更长的水
    来引我的方向

    水泥城墙
    背弃过的故乡
    风吹过胸膛
    聚散执着的向往

    我迷失了方向在路上
    极目处云海茫茫
    我遥指着雪山问远方
    路尽头可有梦想!!

    我承认,出发前的某个晚上,当听到这首《国道318--与梦想同行》主题曲时,我湿了眼眶。
    一直以来,我都是一个随波逐流的人,没有人生目标,没有豪情壮志,如果说这是一种性格缺陷,那我想说,我愿意为自己的缺陷买单;我也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有梦想的人,
因为打着梦想旗号来逃避现实的人比比皆是,而我也不确定自己是否就不是其中一个;同样,我觉得自己也不是什么懂得生活的人,我只知道人这一生除了活着还需要点其它什么,而旅行就是我除了活着以外最大的热情所在。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某天某刻,就是这样一个不谙深浅、毫无头绪的傻妞,轻而易举地为自己做了一个决定--骑车去拉萨,实现她当年用鼻孔BS某人的豪言壮语,兑现她再次回到西藏的自我承诺,也满足她借由身体的痛苦来感受一种真实存在的矫情。于是,一个月的时间里,找队友、买单车、入装备,然后再顺着318起始段(上海动物园至东方绿舟)骑了四次来回,就这样,当码表的总公里数刚刚跳过300时,我便踌躇满志地出发了。

   *关于离开
   有人说,离开是为了寻找一条更好的回家路。的确,相对于出发的理由,或许现在的我更需要一个结束的理由,一次对人生某个阶段的梳理和反思。23天的骑行中,高原极致的风光及沿途遭遇的困境曾让我无数次地陷入深思,却始终未能找到想要的答案。一如出发前曾数次质疑自己选择骑行方式进藏的意义何在一样,回程的火车上,我仍旧困惑于那条想要的回家路。当头顶上方的蓝天白云渐行渐远,当反方向人群不再送上扎西德勒,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踏上了回家的路。其实,家一直都在你的身后,你需要的只是转身的勇气。
   或许我们都是孤独的孩子,倔强却又迷惘。我们总是努力地想要挣脱那些强加于身的枷锁,却又不知该去向何方。其实这原本就是一个有缺憾的世界,我们可以失败,可以平凡,只要最后还能被自己感动。离开也罢,回归也好,当借阅了别处的风景和人生后,我们最终需要的是翻越自己内心的藩篱。其实这个家,就是自我,就是我们的心灵世界。

    *关于骑行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选择骑行这种方式来进藏,更不知道自己这样菜鸟级的骑行新手打哪儿来的勇气竟然将第一次长途挑战就选在了滇藏线。或许,人生本就不需要那么多的理由,就好比你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吗?借用一句被用烂的话--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也不会去做了。偶尔想想,当时还是颇为冲动的,以至于在后来的23天骑行中,几乎每天都过得痛不欲生、苦不堪言:早6点起床,晚8点收工;睁眼就爬坡,闭眼就抽筋;大雨加浓雾,烈日配冰雹;腿疼屁股疼,上吐加下泻。沿途的艰辛似乎在意料之中,却也大大超出了预期,当我在“明天会比今天好”的自我安慰中一步步靠近拉萨时,我知道我也正在贴近一个更真实的自己。如果要问骑行真正给我带来了什么,我想说,那绝对又是一个成长的过程。骑行途中发给友人的几条短信,或许可以为我见证:
    滇藏骑行第5天:今天是骑行以来最辛苦的一天,下雨加大雾,陡坡加烂路,全身都湿透,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当无法再调小车子档位来减轻上坡的难度时,我觉得自己更需要调整的是心中的档位,一种对爬坡的不恐惧和坚信自己能行的信念。就如同生活当中,或许很多时候我们需要调整对生活的期望值来面对那些所谓的困境,对吗?考拉,云南德钦
    滇藏骑行第8天:已经骑了整整一个星期了,今天队伍决定在芒康休整一天。说真的,从来没这么累过,每天醒来都是一次新的挑战,内心也时常在放弃与继续中挣扎游离,但我知道所有的痛苦终将只是一个过程,而我能做的就是在这过程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方式。有些时候真觉得骑行像极了我们的人生:上坡路、下坡路,起伏路,就如同逆境、顺境与常态。或许只有正真看清各种境遇的本质,并学会在每一段过程中找到适合自己的“速度”,你才能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人生,而不是被周遭的环境与内心的欲望所左右。人生苦短,真心希望我的家人朋友都能用一颗平常真诚的心去生活。考拉,西藏芒康
    滇藏骑行第11天:今天的难度比想象中要好,先是连续27公里的爬坡路段,海拔从3000多上升到5008米的东达山垭口,这也是川藏线上2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第一座,当空气越来越稀薄,而上坡的路仍旧看不头时,脑海里总会冒出这样一句话:姐爬的不是坡,是态度。一种坚持到底,勇往直前的精神。哈!其实,每次爬坡,我从不去望山顶,而是专注地盯着脚下的每一段路,一步一脚印,慢慢地,总会接近终点。今天快到垭口的七公里一口气没停,沿途拉爆了不少男同胞,也只是缘于自己设定的目标。现在想想,生活中的自己时常总在做一个被动的接受者,尽管美其名曰“勇于承受”,但那始终不是真正的勇敢。希望未来的自己能够积极地选择生活,而不是被动地去承受生活。考拉,西藏左贡
    滇藏骑行第13天:又是累爆的一天。这两天状态都不太理想,身体的每一块肌肉与关节似乎都在以最猛烈的方式发出抗议,药物的作用也是杯水车薪。今天先是13公里的爬坡翻越至业拉山口,在海拔四千以上全程逆风的感觉很坑爹,象似被人掐着喉咙在爬行,愣是把缓坡爬出了陡坡的感觉。其实,骑行的障碍有很多:陡坡、逆风、高反、烈日。我时常总是困惑于这一个会不会比那一个更痛苦,其实都一样,这就如同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或许只有都经历了,才算是一个完整且不遗憾的人生。考拉,西藏八宿
   

    滇藏骑行第14天:今天路况多为起伏路,对于双膝严重疼痛的我来说,缓上缓下更是一种极致的折磨。今天,也终于领略到了高原气候的诡异与多变,从安久拉下来时,一路逆风,左脸吹着寒风,右脸顶着骄阳,头上还砸着冰雹,但是很幸运,我竟然见到出发前就梦寐以求的彩虹,真的很美。我坚信这是一种运气,是天赐的一种美好,睡前与好友共享。考拉,西藏然乌
    滇藏骑行第21天:这两天沿尼洋河逆流骑行,河水清亮碧绿,真的很美。可是,这两天也创造了我骑行以来最痛苦的经历--上吐下泻,直到现在我还在痛苦地挣扎中。症状应该是昨天下午就出现了,到了晚上就变本加厉,一个小时一次,折腾了一晚上。今早滴米未进便出发了,一路上可谓辛苦万分,最后10公里的时候我都崩溃了,情绪也失控了,当着队友的面就哭了,太难受了,根本就骑不动了。但是,即便这样,我也不允许自己违背当初立下的“不搭车、不推车”原则,虽然有一种方法叫妥协,但还有一种力量叫坚持,还有两天就到拉萨了,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实现用车轮丈量藏地的梦想,为我加油吧。考拉,西藏松多
    的确,骑行的日子真的很辛苦,直到抵达拉萨的那一天,我都还很确信,自己这辈子再也不想骑车了。可是,回来才两个星期我就反悔了,真心想说一句“好怀念骑行的日子啊”。细细想来,骑行,在将我的体力逼向极限时,其实也让我看到了一个既软弱又勇敢,既矛盾又纯粹的自己。而这样一段经历,也会让我在今后迷失于生活时,可以仰天怒吼一句“这世界蛮横又如何,我也曾如此牛叉过”。

   *关于队友
    曾几何时,我觉得自己早就过了那种不淡定的年龄,抑或是多年的驴行经历已让情感不再那么浓烈。可是,火车开动前,接到阿林给队友们发来的告别短信时,我还是被感动了,而且一塌糊涂。这应该是我此生收到的最长的一条短信,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内心几多感慨。回复的过程持续了好几小时,短信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从未觉得回一条短信有这么困难。站在车厢的连接处,望着窗外缓缓远去的雪山与草原,我不禁思索:或许这世间最美丽的东西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我们可以为自然大美所折服,为金钱权力所雀跃,为名声荣誉所满足,但是,却没有什么比有人分享,有人鼓励,有人共进退更幸福的事了。亲情、爱情、友情,都是人类最宝贵的情感,拥有了它们,我们可以很自豪地向全世界宣布:我是最富有的人!如此算来,我这次真的发大财了,我的九个队友,个个可敬可爱,可圈可点,他们身上虽然有着70、80、90三个不同时代的烙印,内心却有着一种共同的信仰,那就是对生活的热爱,和对梦想的追求。
    威哥:70初生人,由于其性格、职业及年纪上的多方优势,顺理成章当选“那时花开”的队长,一路上更是凭借对自身某种气体的收放自如,得“广州屁王”的美誉,另外,鉴于威哥总能将美丽的语言用通俗的措词来转述,故又得一“淫民教师”的美称,威哥你那关于“深发展”的段子,我已经在用过好几遍了,嘿嘿。不过,话说回来,我们整个队伍能够全部安全抵达目的地,威哥最该记头功,要是没有他的组织力和凝聚力,这样一支七拼八凑,参差不齐的十人队伍竟然就混到了拉萨,真是件很难想像的事。每年骑川藏线人的多如牛毛,但据说最终能全部骑下来的也就一半左右,更别说真正的从头结伴到尾的十人大队伍了,毕竟每个人的体力,信念、想法都不一樣,再加上一些意外,比如车坏了,人摔了,高反了等等,这样的种种你还有什么理由相信一个队伍能保持完整呢?所以,感谢威哥,总在队伍需要时挺身而出,尽管您那身形也不算伟岸,但却是我们的精神支柱。嘿嘿!关于威哥,有太多搞笑的事儿了,比如鲁朗河边的“甩葱门”、翻山途中“醒酒门”,还有他那堪比军令的“开饭”二字,直到现在我都还有点后遗症,面对满桌酒菜时仿佛都还等着他那一声令下,哈。
    考拉:女,80初生人,作为年龄仅次于威哥,但在骑行方面确确实实是个菜鸟的我,除了对队友的感谢之情,就是对上苍的感恩之心,感谢它让我在今夏遇见了这样一群可爱的朋友,并共同完成了一场刻骨铭心的人生之旅。人们常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如此算来,这样一场相识相伴,不知是我和队友们经历了多少个轮回才攒下的缘分。所以,真心感恩!至于本人,由于骑行后半程上呕下泻两天,故被惯于“上海拉肚王”的美名。呵呵,那两天可把我整惨了,人生第一次发现,原来气还可以从嘴里放出来的,哈哈。
    阿林:男,85后,人称“荆门超人林”,是除威哥以外,最值得大伙感谢的一名队员,如果没有他每天冲锋陷阵在最前方,第一个抵达目的地,为我们订好房间,然后再默默等候,可能永远也不会有我们在后方安逸地用龟速前行,或是毫无顾忌地小酢两杯。阿林表面上看虽然腼腆羞涩,实则有着一颗极为丰富且多情的内心,与阿萍的相识相恋,应该算是我们队伍最奇葩的一场战绩了,其实一开始我们也只是乱点鸳鸯谱,怎奈何这绵绵情谊比高原的雨势来得还要迅猛,真是羡煞旁人。听说两人现在进展很顺利,或许正在筹划着下一次的旅行呢,总之,真心祝福这样一对恋人,这样一场爱情,这样一次邂逅,真的很美好。关于阿林,还有一点不得不说,这家伙竟然挂三档爬坡都爬得飞快,再对比旁边的威哥,那一档的踏频差点没让我们都眼花了,每当看到这副场景,我和阿邦都要笑翻,嘿嘿。
    豆子:女,85后,一个豪爽率真的北方女孩,因上坡时很龟速,故混得“济南坡推王”称号。嘿嘿,或许正如豆子自己所言,她除了上坡不行,其它都很行,尤其下坡,那叫一个生猛。可话说回来,那滇藏线上哪天不爬坡啊?嘿嘿,所以,豆子大部分时间都混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是我们却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她,因为威哥说了,只要有人的地方,豆子就能混得下去。的确如此,豆子开朗大方,没心没肺的,跟谁都能扯到一块,抵达八一那天哭得梨花带雨的,坚决要回家,可也就一顿饭的时间就烟消云散了。豆子还是一个极具异性缘的女生,咱这十人队伍里,除了威哥,谁没给他当过护花使者啊,尽管他们最后都放弃了对豆子的守护,嘿嘿。豆子,你骑车的背影很性感,尤其是露出那条“丁”字型的晒痕时,很让跟在后面的男生个个血脉喷张噢。
    阿龟:男,85后。江湖人送“宁波懒龟”之绰号。说起阿龟,那真是名副其实的懒,依我观察,除了吃饭和骑车这两件必须做的事外,其它的基本上就用这样一种“龟式”方法来解决:“亲,求吃”,“亲,求带”,“亲,求……”。不过,阿龟也有神速的时候,那就是给自己补胎。先前在书松队伍遭遇的“第一爆”几乎让所有人都手忙脚乱了一番,这让骑行菜鸟的我以为补胎是个多大的体力活和技术活,后来阿龟那次不到15分钟全部搞定让我终于晓得了原来补胎是要看对象的,哈哈。阿龟在吃饭方面也绝非龟类水准,那叫一个快、狠、准,而且战斗力相当之持久,经过他和秋野扫过的盘子基本上就不用怎么洗了,他俩堪称扫盘界的“好基友”。
    秋野:男,85后。秋野应该是全队(包括女生在内)最心细的一个,光药品就打包了整整一个大饭盒,豆子总是很豪迈地感慨秋野比她更适合做女人。关于秋野的故事,我们更多是从豆子嘴里听说的,一开始大家都以为他俩是一对,为此,威哥途中还专门召集“警诫会”提醒那些个喜欢跟豆子嬉笑打闹的小男生死了这条心,哈哈,直到后来有一天秋野用我们都难以置信的速度飞身而过时,我们确定这次秋野真的怒了,自此,豆子身边就少了这么一位细心的护花使者,秋野也从此加入了队伍第一阵营,每天都跑得飞快,哈哈,我说什么来着,细腻的男生绝对属于慢热型!但有一件事,秋野绝对算进入状态快的,那就是吃饭,其功力绝不负于我们送出的“安阳吃货”这一美名,哥们在觉巴山垭口喝着1.5公升装的牛奶时,真是不得不感慨这绝对是个享受型的吃货。秋野,你那小昭寺和色达寺免费的攻略也忒不靠谱,害得姐姐我一大早跟你出去瞎转悠,哈。
    清水:男,90后。清水是本次活动的召集人之一,没出发之前,心里觉着最靠谱的人就是他。在丽江青旅第一次见到清水(和其它队友)时,我当时就有一种认命的感觉,本姑奶奶这多年的长线旅行中,咋碰到的男生都是嘎“秀气型”捏,嘿嘿。清水是骑行爱好者,一路上他领骑时的那些手势,让我觉得他很酷。最牛叉的是人家骑得是小折叠车,滇藏线上一路还跑得飞快,更绝的是当我们在烂路上真正“颠脏”前行时,这哥们竟然凭借小折的灵巧轻盈直接在路崖上(上面是水泥的)爬起坡来,让我们好生嫉妒。不过,从左贡出来后的那次摔车,貌似也让我们阴暗的内心得到了一丝满足,这小折在烂路上的表现还是很坑爹的。清水还被大伙冠以“绍兴闷骚男”之称,尽管得此殊荣,清水却是货真价实的“清纯”男,在波密那晚非不好意思跟豆子挨着睡,愣是把原本拼在一块的床板拉开5公分才作罢。哈哈!关于清水,最让队友们津津乐道的事情莫过于在米拉山口与某中年妇女的一场“肉博战”,哈哈,你们都懂的!
    立新:男,90后。“衢州毒王”,大伙给徐同学起这外号可真不是瞎掰。容许那一晚,又冷又饿的我们围着火炉烤火时,徐同学提议要烤一下他的袜子,大伙没表示反对,主要是不知道这双袜子制造的气味足以让我们窒息,嘿嘿,自此,威哥就退居二线,毒王的称号只能拱手让出,心不甘情不愿地当起屁王了。在我看来,徐斐同学其实是一个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他会很直接地说出自己的不满,就连天不怕地不怕的豆子都畏他三分,但是徐同学又是个很热心义气的人,帮人修车、断后收尾等工作一样也没少干。关于徐同学,还有一个重要的优点经常让我和阿萍自惭形秽--这孩子也忒勤快了,只要有清洗的条件,我看他一直都在忙忙碌碌地洗洗晒晒。我和阿萍对此总结:这是个敢穿白裤子骑行滇藏线的男生,必须的啊!徐斐,谢谢你的葡萄,这是今夏吃过的最甜最好吃的葡萄。
    阿邦:男,90后。因为一路上爆胎次数多达近二十次,还曾有过一日三爆的记录,故得“温州爆胎小王子”的称号。此外,阿邦还摘得“淫娃”头衔一枚,没错,小子艳福不浅,一路上凭借年纪小的优势经常可以混进女生队伍,陪聊陪玩陪睡的“勾当”一样没少干过,惹得其它小伙只能羡慕嫉妒恨,哈。话说回来,此番本人能够顺完成滇藏行,阿邦绝对是我需要感谢的人,感谢他一直默默无闻地骑在我身后,感谢他从不计较我那变化无常的骑行速度;感谢他毫无怨言地接受我在前方制造的鼻涕及各种气体,感谢他对我各种状态的接纳和包容。总之,感谢有这样一个朋友,愿意与我分享这一路的欢笑和泪水。其实,有时候想想,感动或许不需要源于多大的壮举,一起共进退,一起同分享,就是一种最大的鼓励和支持。阿邦小朋友,你觉得考拉阿姨说得对吗?嘿嘿
    阿萍:女,90后。阿萍是我们队伍中年龄最小的一个成员,也是我最为佩服的一个小妹妹。她的勇敢坚强、她的天真浪漫、她的善解人意……总之,阿萍身上的种种品质,完全颠覆了我对90后的想像与偏见。一个19岁的女孩,利用暑期骑车去西藏,沿途遭遇(唯一)同伴因故离开,却始终未曾放弃,而她那套学生党的骑行装备也让她付出了比其它人更多的艰辛。每次爬坡,总能看见阿萍那痛苦扭动着的身躯,其左右摇摆之幅度仿佛都要将整个318国道占满,呵呵。其实,阿萍是我们在香格里拉捡来的一名队员,或许这是一段早就注定的缘份,尤其对于途中互生情愫的她和阿林来说,这绝对是场美丽的恩典,要知道,许多人一生都梦寐以求的两次冲动(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就这么容易被他们实现了。所以,阿萍,真心祝福你!关于阿萍,最好笑的就是她那H和L不分的湖南普通话,什么“流lai”(牛奶)、“鸟一鸟”(聊一聊)等词汇,笑翻一片。

        这就是我的队友,我们的名字叫“那时花开”,我们的口号是“那时花开,我们来过”。

  今年的夏天仿佛很短暂,又仿佛很漫长。我想,无论快慢与否,皆因有了这样一场经历,这样一次远行。我也知道,所有看过的风景和遇到的人,终将会被锁进记忆的匣子。那些在旅途中无数个重要的小事,或许假以时日便会在忙碌中被风干,而生活仍在继续。但我也相信,我一定会在某些阳光晴好的午后,想起这段骑行在路上的日子,想起“那时花开”的每一位队友,然后轻轻道一句――“那时花开,我们来过”。
(未完,待续)





终于抵达拉萨,布达拉前留念



白马雪山,云南境内最艰苦的一天行程。其实那天我很牛叉


香格里拉,旷野中的一群猥琐男





骑友之家,郑重为车队起名“那时花开”,在此留下属于我们的涂鸦



然乌湖,这张照片爆丑,难道是因为我没带帽子?



拉乌山,这张很美



然乌湖,一切的艰辛在这里都有了正当的理由



他们在踩豆子,哈哈



没有我,因为我在拍照嘛



香格里拉途中小憩,酥油茶和糌粑很给力,每人15元却很坑爹



骑友之家,与老板娘合影。老板娘求宣传,有木有



虎跳峡



雄古观景台,可以远眺金沙江




如上




雄古观景台



牌子后面就是西藏了,这是云南和西藏交界处



什么冰川来着,不记得了



梅里雪山,有木有。看不见哪



脚下有条金沙江,看见没



要离开了,大伙签名留念。集体穿着这行头,即使在拉萨也很招摇



队伍的三朵金花。米拉山口,川藏线上第二座海拔超过5000米的高山。翻过它,就直奔拉萨啦


鲁朗河边,喝酒聊天



我们在河里撒野



马上就要水战了,哈



最后来张臭美照

 







 

 

作者:koala

《那时花开—滇藏骑行(一)》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koala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