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我的三大发明

发表日期:2012-10-30 摄影器材: 点击数: 投票数:

 

我的三大发明

  

【题外话】很高兴看到,我在9月底重新上载POCO的《存在-生存-生长(3)》没有再次被系统误解为涉及敏感内容而删除。这证明了我始终是一个安全生产标兵。

 

自从20102月提出“和而有争”概念之后,这两年多来在探索“社会哲学”、建构“和而有争说”的过程中,我有三大发明:人性价值尺、正义路线图、和自由一览表。

 

一、人性价值尺

 

与哲学核心课题(真)非常密切的两个课题早已相对独立为两门学科:伦理学(善)和艺术学(美)。而哲学核心课题本身又分化为两个体系:自然哲学(自然之真)和逻辑学(逻辑之真)。它们几者之间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

20106月,我暂时放下聚焦于逻辑之真的《实在论与先验论——西方哲学之路》(简称《实在论》)的写作——当时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放竟要放两年多——开始钻研美学(以前也曾表面研究过)。用时仅一个月就写出了4万多字的《美学:把人从无趣中解放出来》(简称《美学》),这样的效率在我近年来的工作中是极其罕见的。该短篇文章(我对文章的其中一种分类法:5千字以下称微篇,5万字以下称短篇,5-24万字称中篇,25-49万字称长篇,50万字以上称宏篇)是继我在200311月写成初稿的《〈反抽象哲学引论〉简说》之后的,第二个关于反抽象哲学的全面性小结(凡小结一定是短篇或微篇,视乎它是“全面性”的还是“点睛性”的)。每一次小结都不是停留在既有成果,而恰恰是要通过它实现升华!

在《美学》中实现的第一个升华,是重新解释了“社会”的概念。把它解释为:在狭义上指个人与群体之间的关系,在广义上则是指人与世界——乃至任何主体与客体——之间的关系。由此:所谓自然,便统一在了社会的规定性之中。另一个升华,是在此背景前发明了“人性价值尺”。

它首次把善明确定义为“人性价值”;从另一个角度上说,就是把由人性(主-客体性)所反映出来的世界上的一切存在都技术性地归结为善。

这个善首先是一个伦理学概念,它在起点上指人主体的趋利避害的本能、即尚未获得其自觉的“原善”。人类正是在这样的本能中,开始认识世界上的万事万物:它们也就是由隐含的原善在反映活动中所显现出来的“分善”。但是人们并没有一开始就自觉到这些对象的本质是分善,而是从作为(不是与人有必然联系的)自然客体的角色上,把它们定位为“真”。现在,当我们自觉到原善与分善的内在联系之后,就可以将善上升为泛伦理学的概念:(a)把尚未与人发生显著联系的真称为“总善”,把已经与人发生显著联系的真称为“分善”(所谓“总”,就是说它有权不根据人类单方面的立场去“分”。另一方面,在已经分清楚了高低优劣的意义上,分善也就可以在是其所是的各个位置上被直接简称为“善”、包括从对立立场上称为“恶”);在本质上,前者是由主、客体相反映所显现出来的“人及其自然”,后者是由主、客相反映所显现出来的“人性及其自然”。(b)分善中的每一善,单独来看的话,同时又是超越了高低优劣之分的潜在的“纯善”;当把其它善都暂时隐没、或以之为中心进行聚合(这种处置叫做人性化),做到最好之后,它就是现实的“美”。(c)很显然,不论是总善、分善,还是纯善,都需要一个由主、客体相反映去成就它的过程;只有在做成功了(特指打败了它们的对立面“假”、“恶”、“丑”)之后,才是现实的它们。所以,这三种善最终又归结为“成善”:三者都是在某种程度上显现为“强”的人(或人性、人性化)及其自然,即作为“人性化成的自然”中的主、客体。

那么,难道成功或强就是人性/自然的最终本质(最高善)吗?

 

二、正义路线图

 

在写完《美学》之后,我接着写一个中篇文章《亚里士多德论人的灵魂和德性》(简称《德性》)。“德性”一词,相当于“人性价值”概念的另一种表述:侧重于指人自身的人性价值。

由于翻译上的缘故,在我早期读的书里面,亚里士多德所用的核心概念“努斯”常常被翻译为“理性”,因此他的哲学整体思想也一般被定性为“理性主义”——确切地说,是“形而上学的理性主义”。可是在我后期读的书里面,我才逐渐发现:原来他所说的理性,就是阿那克萨戈拉所说的统领宇宙全体的“自然的大心灵”,也就是苏格拉底所说的每个人应该由之认识他自己的“人的小心灵”;即,“理性”的原意就是或大或小的“心灵”。这使我一方面豁然开朗,另一方面又疑窦丛生;决意要去首次通读一遍亚里士多德有专门章节论述努斯大王的《尼各马可伦理学》(以及其它相关著作):看看他究竟是怎样从伦理学的层面上理解“人的心灵”、又怎样从泛伦理学的层面上理解“自然理性”的!

201085,诞生了“正义路线图”的草图。最初我并没有打算把它用在《德性》中,而是计划在稍后续写《实在论》的最后两题时才详论。可是在《德性》写到一半的时候,我不得不让它提前问世了;当时的名称叫做泛伦理学示意图。



善(总善/分善/纯善/成善)除了在本质上是人性价值之外,还应该有另一个更深刻的本质——它是使人性(事实上也是自然中的一切物性,即广义的主-客体性)之所以能够成其为价值的最终原因——这就是自由。诸善正是在实现自由(目的)途中的局部经验,即“自由经验”。

人类以及其它自然物之所以具有趋利避害的本能,是为了要实现自由的目的;而它们之所以能够现实地走向这个目的——表现为各种原善通过反映活动逐一显现、即创生出分善——是因为自由为了它自己的实现,一早已经把自己的种子、即正义埋在了最初的原善里。我的意思并不是说自由把“作为自己的既得果实的种子”一早埋在了原善里;在这里我用种子作比喻的,实际上是“将来有机会长出果实的自由”。因此,这个正义在最初的时候,只是作为自然里的各种原善(广义的主、客体)之间的反映属性、即结合性/重构性的“本能正义”;是在反映的过程中,它才逐一长出了自由的种种果实,其中包括作为高级种子的人类的“理性正义”。那么现在,让我们从人主体的视角上来看清楚它的演化:(a)在自然里,诸善与正义在逻辑关系上相分离(在时间关系上则本质上合一,表象上可合一可分离):如果说诸善是自然的“身”的话,正义就是自然的“心”;这个心也就是存在于自然万物中的自然合理性(不准确的说法称之为自然理性),它作为“合善”,自发地带领着万物模糊、混乱地走向自由——呈现为种种片面的、即作简单对立的“更高更大的善”。(b)这样的合善及其分善:从偏于客体或集体的角度上说,就是作为万物的“真理(实在)”的存在;从偏于主体或个体的角度上说,就是作为万物的“幸福(感情)”的存在。(c)然后,自然进化到了人身上:本能正义——通过感觉、思维和实践的认识方式,自觉地将主、客体(包括它们表现为个体和集体)层层相结合——上升成了理性正义;这种高级合善,作为被定义为“和而有争:和合相互竞争的双方为一体”的真正正义(反过来说,未能很好地做到这一点的,就只是类似正义),将以其自洽的逻辑带领着万物清晰、统一地走向自由。这种超越了“简单对立”、展现出“繁荣世界”的全面的自由,就是比那种奉行单方取胜的成善要更为高级的“完善”。

这就是说:我们把由人性(主-客体性)所反映出来的世界上的一切存在都原则性地归结为正义,然后又从技术上解释:其中的理性正义——由于它用理性和正义彼此揭示了对方的积极本质,所以也可以被直接简称为“理性”或“正义”——就是“至善”(又名“正善”)。这等于说,虽然在表象上正义是自由的种子,但在本质上自由却是正义的果实:完善和至善是从两条道路上去的同一个顶峰。

 

三、自由一览表

 

20114月完成《德性》初稿之后,我一边修改、一边继续写一系列相关文章。20126月中旬,不期而遇地迎来了第三个关于反抽象哲学的全面性小结:《存在-生存-生长》(简称《生长》)。

原先只是想写一个微篇,即用反抽象哲学的原理来阐释存在、生存、和生长三者之间的关系。可是没有想到写着写着就发现,其实可以倒过来:通过一个短篇,用存在-生存-生长的原理来全面概述反抽象哲学!结果,我在《德性》中所期许的将来要去建设的一种名为“泛伦理学”的新认识论体系(目前还在《实在论》中建设着的,则属于一种“泛逻辑学”的认识论体系。这两种体系——在赋予我的解释后——也可以用传统说法分别称为“伦理哲学”和“逻辑哲学”),在此时诞生了它的第一个模型。

78月间,作为这个体系的结晶的“自由一览表”创制成功。



它以逻辑的经纬,首次把生存、生长于自然中的“真---强尺度”、与“善-真理-幸福-正义-自由路线”整合为一体;从另一个角度上说,就是把由人性(主-客体性)所反映出来的世界上的一切存在都半原则性地归结为自由(因为自由本身包含了自己的对立面“消极自由”)。

这个自由,是自然/人性(即统一于我作出了哲学解释的社会概念下的“人性中的自然”和“自然中的人性”)的根本目的。正是由它定义了逻辑。逻辑(原名“逻各斯”),是世界为了实现自由的根本目的而源源不断地创生的实物(实物逻各斯)、尤其是规律(非实物逻各斯);也就是世界在奔向自由途中所产生的种种特殊目的及其过程的展开体系,特指作为自然骄子的人类用以认识万物/参与竞赛的方法论。因此,可以从三级构架上去理解这个贯穿宇宙全体的逻辑(对于所谓时间与逻辑统一的命题:首先不应理解为“时间关系是逻辑关系的外化”,而应理解为“n+1层逻辑是对n层逻辑的概括、即升级”;然后可以从不同意义上去解释“层”的含义,并由此定义时间):(a)第一层(n+2层),目的与过程相分。作为目的,它必然要表现为一个个连续的“场景”(即由实物或非实物“景象”所显示的目的的具体到达);从场景中可以分析归纳出正在演绎场景的“原则”和“技术”。作为过程,它被我区分为“全体和局部”、“整体和部分”、“实体和属性”、“上层和基础”等四个重要层面。(b)第二层(n+1层),目的与过程在相分后合一,表现为处在“持有”和“发展”规定性中的“价值”规定性,它们三位一体。作为目的,积极自由将把价值带往神圣的乐园,消极自由(某种因小善失大善、或因低善失高善的自由)将把价值引向黑暗的魔窟;即,“神”和“魔”是两种自由的形象代表。作为过程,场景分为可以相互转换的“主角”和“配角”,原则分为“好的灵魂”和“坏的灵魂”(前者实现自由,后者不充分实现自由或实现消极自由),技术分为既相互支持又相互抑制的“骨骼”和“皮囊”。(c)第三层(n层),价值从最普遍、但除此特征性之外没有其它特征性的“存在”开始演绎自身,在目的与过程的经纬交织中,具体展现为拥有丰富特征性的“自由的诸典型形态”。最后,一切都归结到“正义”上:逻辑就是正义——从“本能正义”(所谓逻各斯)到“理性正义”(所谓努斯)。

透过这三项发明,我这两年多来——建基于之前二十多年的深耕厚积——探索社会哲学/建构和而有争说(由之统筹哲学各部类以及科学大家庭)的成果,获得了简洁的精彩呈现。在《生长》之后,《实在论》将获得更善、更美、更强的生长。

 

2012.10.16

有诗为证——

 

大发明家

 

四十四岁生日近,

翻箱倒柜数家珍。

没房没车没银两,

无妻无子无官身。

少上飞机越苍穹,

未下邮轮抱海神。

三大发明能传世,

自吹自擂谢师门。

 

2012.10.16

 

   【附言】大发明家虽然没有实物房子,但是有豪华的非实物房子:比如,“自由一览表”就是我的房子——里面有许多个房间(其中有些是“好的”、有些是“坏的”)——是我所正在建设、包括批判的参天大厦。

关键词:社会哲学人性价值尺正义路线图自由一览表和而有争说

作者:祥歌

《我的三大发明》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祥歌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