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南疆见闻

发表日期:2012-11-06 摄影器材: 宾得 K-5 IIs 点击数: 投票数:


好吧,我承认我喜欢新疆,三年内我已第三次来到这片土地上,对于一个忙碌的上班族来说已经很说明问题了,恐怕有朋友不理解,我也没有能力解释得足够清楚。

我爱新疆的宽广大气,我爱新疆的纯净妩媚,我爱新疆的山美水秀、地貌多样。广、大、美、多,不足以概括新疆所有的特点,只是最吸引我的地方。深秋到新疆看胡杨林是我一直的夙愿,很快,我把愿望变成了把冲动下的行动。总有意外的惊喜,这次也不例外,再次显示新疆的绝不单一。塔里木河畔、大漠胡杨,一望无际的沙海和沙漠上空的骄阳,库车以北色彩斑斓千姿百态的赤砂山,宽阔的库车河河谷,还有著名的库车大峡谷,这些依然给我美的震撼和享受。然而最让我回味和留恋的竟是不经意间的一瞥——217国道旁的阿格村。

 

宁静的世外桃源——阿格乡阿格村

 

一个偶然的因素,天山地区的降雪让我沿着217国道北上去巴音布鲁克的计划泡汤了,却意外地来到一个世外桃源,体验了宁静优美淳朴的山村带给我的惊喜和惬意。阿格村,一个地图上很难找到,网络上信息极少,偏远僻静的小山村。

从天山刮来的大风卷起尘土追送我们向库车返回,因为时间尚早,走到一个岔路时产生拐进去看看的想法。阿格村在217国道北侧的一条岔路上,距焦炭厂不远,路在山谷中,从两山间穿过。拐进去不多远,穿过两排高大杨树搭起的林荫道,左侧是几近干涸的河道,右侧是几间农舍和田地。

飒飒冷风中,我裹在抓绒内胆的冲锋衣中,拉紧拉链,带上手套。走过一段田埂,来到枯枝围起的小院外,院中新疆杨、苹果树、李子树、杏树等各类树种错落有致,在风中摇曳,一地黄叶洒满小院,时而随风势被卷起。李子树的红、黄、绿叶争相挤出柴墙的缝隙,展示自己的万种风情。穿过两段柴墙形成的小径,尽头是石头垒砌院墙的小院。我不想打破这份宁静,就在院外止步了。

房主人是个维族妇女,因为语言不通,交流颇为困难,也无法得知其他家庭成员的情况。主人家漂亮的黑狗看见我这个陌生人隔着柴墙频频举起相机,便狂叫着要扑上来,若非链子拴着,我怎敢如此闲庭信步,安之泰然?

顺着小院外围走过几垄麦田,在一株大柳树和沙枣树下,两头牛和一群羊在安详地吃草,它们旁若无人、安逸享受的样子令人艳羡。它们的主人,一位身穿花衣服裹着头巾的维族妇女竟然在田埂下伴着呼呼的风声而呼呼大睡,虽然她蜷缩在衣服里、裹着头巾,但在这深秋冰凉透骨的大风中睡觉,让我这个久居都市、养尊处优的城里人颇感不可思议。被盛开的鲜花包围着的房舍大概就是这位牧羊女的家,柴墙挡不住那简单淳朴造就的美。旁边绿油油的麦田上两个简易稻草人是用十字形的木架套上衣服和头巾制作而成,简易而有效。

马路西侧的河谷里,收缩到很窄的河道里河水静静流淌,河谷中植物错落,色彩缤纷,美不胜收。一株大柳树旁拴着一头小黑驴,大大的脑袋,粉嘴粉眼白肚皮,四个小银蹄,煞是好看。一群喜鹊在水边树上盘桓着飞上飞下,嘁嘁喳喳,这是它们的地盘。 

下午4点多,天气多云,没有什么光影,应该说不是最好的拍摄条件,但我竟然被吸引在这里很长时间,恋恋不舍。世外桃源般的小村让一切心灵的躁动归于平静。

我惊诧中国山水画的意境竟然存在于现实中。宁静优美而又充满生机的小山村,该怎样赞美你?

我把刘长卿的诗《逢雪宿芙蓉山人》篡改为《遇风过阿格村人》 :日暮苍山近,风过阿格村。柴门闻犬吠,深秋踏访人。

 

美,在路上,美,就在不经意之间。

 

 

向默默工作的护路人致敬 

从库车出发向东南方向经过牙哈,向轮南方向走,我们进入了塔河油田界。

塔河油田是中国第一个古生界海相亿吨级大油田,行走在油田腹地平整的柏油路上,路两旁大片的荒漠、沙地、盐碱地上也充满生机,成片的红柳、梭梭飞快地向后掠过,间或能看到沙漠英雄树胡杨的身影,或有大片的芦苇在路边茂盛地生长,只是不见动物。与北疆的牛羊成群、骏马飞驰、绿草茵茵相比,南疆这一带给人们的只有荒凉感,豪情油然而生。

一望无际的荒漠,不见人烟,油田工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工作。

 

令人感动的是那些护路工人,他们两人一组,拉开数公里的距离,不断清扫公路上沙尘、石子等,为过路的车辆保驾护航,提供路面保障。冬季的寒风中,夏季的骄阳下,都有他们工作的身影,就是在春秋季也要早晚冒着透骨的寒风,中午顶着毒辣的阳光,为车辆的安全默默无闻地工作,与恶劣环境相伴,远离安逸生活,毫无怨言。在这茫茫无际的荒原上,一眼不见尽头的路上,他们的身影既渺小又伟岸,也是这美丽新疆的一道靓丽风景。




我愿意把赞美和祝福送给他们。

 

作者:一山蓝绿

《南疆见闻》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一山蓝绿的POCO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