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导航介绍,点击查看

这是一条叫“秋天”的路(三)

发表日期:2012-11-08 摄影器材: 佳能 EOS 40D 景区:伊犁禾木 喀纳斯 点击数: 投票数:
    一直到今天,闭起眼想起那个叫禾木的小村子,心里所有涌动的烦恼都会一下子平静下来。那一个清晨,看着太阳在禾木背后的山坡上慢慢升起,连哈出的气都会被时间缓慢下来,凝固在眼前。云缝间透出的阳光更像一只温暖的大手,慢慢的抚过树林,让树梢挂满金黄,用指尖轻敲在木屋上,唤醒牧民开始一天的劳作,烟囱里升起青烟,窗上的白霜渐渐消去,木圈里的牛羊挣扎的睁开眼睛,公鸡跳到木桩子上,来一声鸡啼响彻山谷,这样的一天美好到连空气都像穿上了新衣服一样。



    禾木,已经有许多的排行榜把它称作中国最美的乡村,是一个还没去到就已经在想象中无限美好着的地方,如果非要说人生没有终点,那么,总有那么几个目的地不容错过,禾木就是其中之一。进入禾木有两条路,一条是公路,一条是山路,这么一个神圣的地方,如果搭半小时大巴就轻轻松松进去了那该是有多无味,于是,我选择了徒步山路。用脚印来丈量大地,用眼睛来记录,用流干的汗和无力的双腿来调味润色。




    天初亮,蒙古包外的风呼呼作响,总有一些从门缝里透进来的风像贞子的头发一样在我脸上刷来刷去,我从半冷半惊中醒过来,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感觉挂了层厚霜一样,旁边的男男女女横七竖八的裹在被子里,他们比我聪明多了,除了两颗鼻孔,别的都看不见。这一夜之后,大家就兵分三路了,有去可可托海的,有砍柴砍累了要坐车的,就剩我、黎荔、阿珺和四川帅哥小卢一共四个人要徒步进禾木,由于路程遥远我们需要尽早启程,只是要我通过分析鼻孔来找出这三人确实有难度,不过在我煮了一包红烧牛肉面之后,大家都醒了。
 



 
    在一个无敌明媚的天气里,我们出发了。似乎来了新疆之后,我们总爱没事走着磨鞋子玩,在喀纳斯,有时候走几公里连人影都看不见但是却像在逛公园一样。路很好走,一直的缓坡上和缓坡下,路上唯一的一座桥叫布拉勒汉桥,同时它也是禾木的景区大门,售卖门票。我们沿着路从山腰下到了河谷底下,一路上远远看见那美丽的喀纳斯河早就吊足了我的胃口,一下到河谷底下挨着河边包就地一扔我就挽起裤脚往水里趟,很快一脚没踩稳水就没过了腰。河水的颜色往往由里面所含的矿物质决定,而喀纳斯河的河水就如碧玉般,一点点的奶白和一点点的天蓝。河水就一直哗啦啦的往下游淌,我爱极了这水流的声音,在过布拉勒汉桥之前我找了个树荫靠着个木桩,把目光锁定在河水上,这是一副叫“喀纳斯”的桌面,把CPU切换到怠速,等着暖暖的太阳慢慢把裤子晒干。 
 






    买了门票,过了河,后面的路就一直沿着河边走了。在林子里走,常常会错觉在油画里,这位酷爱黄色的大师一点都没吝啬涂料,不管是抬头低头还是远望近看,无一不金黄,每一个转角,总会有让大家尖叫的美景。我门好不容易的爬到山坡顶上,高处微风飒爽,本来的放松一刻万万没想到会成为自己的经典一刻:突然而来的大风吹过,身边的白桦树抖了下身子,便下起了一场叫做秋天的“雨”,叶子在空中划出一条条美妙的弧线,我们都变成了孩子,张大了手想要去抓住这从天而降的幸福,说不清是被绊倒了还是被迷醉了,我倒在了草地上等待着这些金色的叶子把我一层层盖住。睁眼的时候这个世界美到恍如梦境,闭上眼的时候又会觉得如此的世界少看一眼便是可惜。这场雨到后来不知道下了多久,待我清醒过来的时候也已夕阳西下,我们耗尽了体力,却加满了心情。 
 




    足足走了十二个小时,我们胜利到达禾木村,老人家和青蛙早就到这订好客栈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十五的明月在树梢后悄悄升起,这是一个特别的中秋节,我们这些半个月前还不认识的人聚到了这里,把老板给的一块月饼切成了六块。有时候,满足不一定要得到许多,那些恰到好处的馈赠,虽然只有塞满一嘴的微笑却让人倍加珍惜。





    第二天,连日出的方向都还看不出来的时候我们便起床了,有一些早起是不需要响第二遍闹铃的,在计划好的时间里,大家都生怕错过了什么,整个禾木村最黄金的时间便是那日出的一刻。我几乎是最后一拨到达观景台的人了,我到的时候,整个山坡都找不到好的落脚的地方,远远看像一个巨大的香炉,一个个人杵在那,哈着气,缭绕升起。
 








    天边开始微亮,禾木村在眼前慢慢清晰起来,像那种扯开帷幕的感觉,这是图瓦人在不经意之间创造的一件惊世的艺术品,却不被任何人拥有,于是乎,身边的各种相机开始运作起来,安静的只剩下快门的声音和几声压抑不住的感叹,我自然不能免俗。或许,这种感觉就叫幸福吧,我的幸福是随意的摆弄相机,在每次按下快门后都是一张唯美的大片,而图瓦人的幸福则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房子自己盖,牛羊自己养,酿自家的酒大碗大碗的喝到酩酊。在这里,有一帮远道而来的人们通过围观真幸福的图瓦人来获得那不值一提的伪幸福。
 




    在禾木的日子里似乎一切都放慢了,吃饱睡足后就到林子里散步,找块没有羊便便的地方躺下,数着身边落下的跳着芭蕾的黄叶,琢磨着牛顿被苹果砸到脑壳的感觉,如果那叫做地球的万有引力,那么我现在是在天堂了吧,轻轻的吹一口气,把落在眼前的叶子吹向天,它越飘越高,越飘越远,有一种命运叫叶落归根,有一种人生叫远走天涯。
 


    黄到不能再黄的秋天游记到此告一段落!接下来要讲那个五年前的故事了《那一夜,我在贡嘎》。

关键词:禾木喀纳斯

作者:开小花

《这是一条叫“秋天”的路(三)》


下一篇:没有了

最 新:
没有其它新的作品了

更多开小花的POCO作品...

评论